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剩女不哭全文免费阅读_剩女不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剩女不哭

状态:已更新33.9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2-10 10:37:05

简介:结婚五年的丈夫出轨,挺着孕肚的小三逼宫,28岁的洛菲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节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幸亏上天关了一扇门,却也给洛菲开了几扇窗户,离婚后的洛菲遇上温柔体贴的肌肉男医生,盛世美颜的万人迷小鲜肉,傲慢骄纵的天才设计师……还有儒雅温润的陌生男人。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是最爱只会有一个,真爱也只会有一次,难得真爱出现,洛菲绝不放手。除了洛菲,还有另外三个大龄剩女的求爱日常,恋爱零经…

剩女不哭免费阅读

剩女不哭免费阅读第一章 失婚的女人

  终于,这辈子最难熬的一天来到了……洛菲重重地叹了口气。

  洛菲,今年28岁。

  在洛菲18岁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28岁会是这样的——没有存款,没有爱情,没有工作,没有任何值得让她高兴的事情,只有一个看不到光明的未来和一段失败的婚姻。

  洛菲不该是这样的。

  在今天之前,洛菲一直是人生赢家。

  从小到大,无论是班长,中队长,大队长,学生会会长……乃至是班花,校花,只要是任何能够“手握重权”的“职位”都是洛菲的囊中物。

  什么时候开始,洛菲穷得只剩下一个看不到光明的未来?

  什么时候开始,洛菲寂寞得只剩下一段失败的婚姻?

  一切要追究到5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洛菲闪婚嫁给了富二代王子贤……原本以为,这是灰姑娘童话故事的开始,没想到开始的不是童话故事,而是家庭伦理剧。

  结婚这5年里,洛菲每天要面对的是“溏心风暴”式的家族生活,每天生活的重心都是争家产,争权力,争宠爱。

  王子贤的父亲王雷是F市出名的暴发户,正是因为王雷小时候曾经吃过苦,暴发之后的王雷最注重的就是吃喝玩乐和面子工程,也正因如此,王雷有两个王太太。

  王子贤是王雷和大王太太所生的儿子,若是放在古代就是嫡长子了,但是现代社会单凭一个“嫡长子”根本无法争取最多的家产,毕竟小王太太也给王雷生了两个儿子,于是乎,“嫡孙”变成了争家产的重点,偏偏背负这个“重点”的洛菲不争气,结婚5年无所出……

  于是,在5年后的某天,王子贤的秘书孟妮挺着她的孕肚找上了门,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打碎了洛菲所有的童话故事和伦理剧,洛菲被拉回了比伦理剧更加残酷的现实。

  虽然王子贤稍作挽留,但是孟妮腹中的孩子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王子贤的父母更是为快要抱孙的事实乐得合不拢嘴。

  洛菲能做什么?离开,是她唯一的选择。

  强装洒脱地签下离婚协议之后,洛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律师事务所,她希望她的背影是坚决无伤痕的,但是她沉重的双腿已经出卖了她,她迈的每一步都是如此的痛苦。

  她害怕从今之后无法再相信爱情,她害怕从今之后再也找不到让她开怀大笑的理由……

  带着沉重的无力感,拖着她那如同千斤重的小小行李箱,牵着她和王子贤曾经一起养着的小狗圆圆,洛菲离开了她曾经生活了5年的地方。

  以后的生活,以后的路,洛菲必须一个人,默默地走……

  一台不怎么值钱的白色小车,就是洛菲分得的全部财产,并不是王子贤吝啬,而是洛菲不想要再多,当然,就算洛菲想要,孟妮和王雷也绝对不会给洛菲多一分钱。

  感触良多地启动了汽车,一路上的风景对洛菲来说是那么的熟悉,但是,从今往后,这一切也将会变得陌生了。

  洛菲来到新租来的公寓。

  二十多平的小公寓是洛菲在F市唯一能承担的住所了,把拉箱里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看着空荡荡的公寓……洛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空荡的公寓如同洛菲心中寂寞的黑洞,永远都无法填满。

  时光匆匆不复返,青春一去只剩空嗟叹。

  5年婚姻,恍然一梦,一切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只是洛菲已经不再年轻,她的心也不再完整……

  许久,洛菲伸手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婚姻和爱情抛弃了洛菲,唯一庆幸的是,洛菲还有朋友。在离婚这种“普天同庆”的大日子里,洛菲三个骨灰级的闺蜜表示,要和洛菲好好“庆祝”一番。

  洛菲努力地振作起来,她打开衣柜,看着衣柜里那几身孤单的衣服。

  虽说,洛菲在念书的时候是校花,但是,在结婚的这五年里,若是告诉别人洛菲是校花,那恐怕只是笑话了。

  王子贤的父亲王雷除了是一名暴发户,还是一个专制无比的暴君。

  王雷爱面子,但是王雷也只爱他自己的面子。王雷不喜欢女人化妆,不喜欢女人娇柔,更不喜欢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而王子贤是个万事听从父亲的“孝子”,作为儿媳妇的洛菲也只能遵从王雷的喜好了。

  其实不化妆对洛菲来说真不算什么,毕竟洛菲长得好看,她不化妆也比电视上大部分的女明星都漂亮。但是,在化妆技术堪比易容术的现今社会,在过去五年里,洛菲没有烫染过一次头发,也没有穿过一条合身的连衣裙,这就真的是太over了……或者,这也是王子贤出轨的原因之一吧。

  一阵无法自控的自怨自艾和妄自菲薄后,洛菲拿起了衣柜角落里尘封的一件黑色小洋装,洛菲决定要给自己最好的开始。

  染发就算了,毕竟洛菲那头乌黑亮泽的如云秀发也是挺漂亮的,但是化妆,总是需要的。

  远离化妆咨询许久的洛菲没有把握能画好一个浓妆,于是洛菲化了个淡妆。不得不说,洛菲的淡妆已足够迷人了。

  穿上贴身的黑色小洋装,换上性感的细跟高跟鞋,看着镜中的自己,洛菲淡淡一笑,她在心中告诉自己:忘记伤痛吧,从今晚起,她要给自己第一个漂亮的人生!

  ****

  聚会地点是一家叫提拉米苏的餐酒吧。

  所谓餐酒吧说,穿了就是有格调的、能吃晚饭的清吧。

  提拉米苏的装修格调很独特,灯光暧昧却不昏暗,光线足够让人拍出漂亮的照片发朋友圈,摆设也足够高大上让人装高逼格。

  洛菲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努力地在脸上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虽然今天的她已经不是往日的她,虽然今天的她已经成为了大龄失婚女,但是她不希望她看上去是沮丧和害怕的,就算是在最亲的朋友姐妹面前,也不行……

  刚走进提拉米苏,洛菲就看到她那群亲爱的闺蜜们身着盛装地对她招着手。

  “菲菲,这里!”第一个看到的是夏雁。

  夏雁,28岁,高傲的狮子座。

  夏雁个子不高,性格孤傲,在一家甲级设计院从事建筑设计工作,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建筑设计师。夏雁目前单身,虽然夏雁个性高傲,但是深入了解后,你会发现夏雁其实是一个很居家的小女人。但是,现在的男人都是只看表面的肤浅之人,哪里有人会花时间深挖女人的内在美?

  “菲菲,你今晚好漂亮啊!感觉很久没有看到你这么漂亮的样子了!”说话的是贾怡。

  贾怡,29岁,反复无常的双子座。

  贾怡是一名电脑工程师,是一枚大龄迷妹,也是一位奇葩中的奇葩。贾怡是典型的双子座,她的性格时而开朗,时而孤僻,她的外表看上去单纯憨厚,实际上却是一名撩汉高手。但是,说实在的,贾怡所撩的汉都是洛菲无法理解的类型,对此,只能说贾怡品味独特了……贾怡虽然年近三十,但是还爱追星,无论韩星港星泰星,只要稍有点姿色的“肉”,贾怡都追。几个月前,贾怡嫁给了一个性格比她还要古怪的编程员蒙杉。虽说负负得正,但是贾怡的性格怕是无法能改了。

  “菲菲,路上塞车了吗?迟到这么多可不像你的作风哦!”

  申雪晴,28岁,原则性极强的天秤座。

  申雪晴是出生在富贵之家的千金大小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怕是没有人相信那么低调的一个人是千金小姐。大学毕业之后,申雪晴名正言顺地到家里的企业帮忙去了。申雪晴是一个极度有原则性又不肯服软的固执女人,而固执的女人是男人最害怕的生物,所以,每当说起申雪晴的感情状况,大家一致的反应是摇头——因为28岁“高龄”的申雪晴是零恋爱经验的固执“老”处女。现在想想,洛菲还是挺欣赏申雪晴的固执的,如果当初洛菲也固执一点,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成为下堂妇的下场了?

  “来很久了吗?Sorry啊,车位很难找!”洛菲,是看似开朗,内心孤单的非典型闷骚摩羯座。

  “我们都点餐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加的,今天我们请客。”说着,夏雁把餐牌和餐单递给洛菲。

  洛菲接过餐单看了一眼,吓呆了,“这是喂猪的节奏吗?点这么多,我们哪里吃得完?”

  “这里多了很多新菜式,不多点些,怎么知道哪个比较好吃?”申雪晴不是懂得说谎的人,洛菲也不是容易被蒙骗的人,她们点这么多菜,必然为了方便洛菲化悲愤为食量吧……她们没有说出口的OS,洛菲都明白,但是洛菲不愿意多谈。

  洛菲轻描淡写地笑着说:“就算是想试菜也不用点这么多吧?万一吓到隔壁桌的人怎么办?……而且,我可没打算用我的身材来祭奠一段失败的婚姻。”一会儿菜都上齐了,这里恐怕连插针的地方都没有了,洛菲赶紧招手让服务生把餐牌撤走。

  “菲菲,你这身材岂是一顿两顿就能摧毁的?哪像我,胖了这么多……”贾怡不满地捏着她身上的肥肉,大学时候,贾怡的体重和洛菲差不多,但是大学一毕业,贾怡就开始疯狂发胖,如今贾怡160的身高加上135的体重……确实有点圆润。

  “你幸福嘛,当然会胖点的!”今晚的洛菲是仁慈的,别看洛菲看上去文静淡如水,但是她对这三个闺蜜说话,从来都是一针见血,见血封喉的,也唯有今晚能让洛菲嘴上留情了。

  贾怡嘀咕着说:“你这样说话我多不习惯啊,我还是宁愿你直接说我胖……菲菲,你是不是还在为离婚的事情伤心啊……”

  “贾怡!”夏雁和申雪晴异口同声地制止贾怡的口没遮拦,贾怡最不懂得的就是人情世故和审时度势,夏雁和申雪晴她们这一叫把贾怡吓得举起双手,弃械投降。

  洛菲淡淡一笑,虽然嘴角的弧度极微,但也牵扯到洛菲心中那个仍在滴血的伤口。

  洛菲说:“你们不要为难贾怡了,你们想说的,不想说的,已经说出口的,还没说出口的,我都明白……”

  夏雁叹了口气,她伸手握着洛菲的手,说:“菲菲,不管以后怎样,我们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申雪晴伸手握住了洛菲的另外一只手,说:“菲菲,不要怕,我自己一个人过了28年,不也好好的吗?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前面一定会有最好的男人等着你的!”

  贾怡伸出手却找不到洛菲能握的第三只手,贾怡说:“菲菲,你能把脚放在桌面上吗?不然这戏我没法演下去了!”

  洛菲忍不住笑了,在这个时候还能让洛菲笑的,也只有贾怡了。

  贾怡没心没肺地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对着洛菲,笑着说:“菲,你笑得这么美,难道还怕没有男人要吗?我只怕你恢复自由身之后,江湖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了,来!我们干一杯,我们祝那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有***我们祝那个瞎了眼的混蛋喜当爹!”

  申雪晴不满地问:“贾怡,你这话是不是说反了?我们为什么要祝福那对狗男女啊?”

  贾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的这是反话和网络用语!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说过!我说申雪晴,你啊,有空不要老沉迷在小说和动漫上,有空多去网上走走、逛逛、泡泡、增值、增广见闻,不然你很快就会和社会脱轨的!”

  申雪晴嗤之以鼻,“我宁愿脱轨,也不要增值成为第二个你!”

  夏雁插嘴说:“雪晴不是要努力不脱轨,而是该努力脱单、脱光!”

  “对!”贾怡豪迈一吼,惹来了提拉米苏其他客人的瞩目,贾怡毫不介意地大声说着,“为了庆祝菲菲摆脱那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臭男人,为了预祝申雪晴脱单、脱光光!我们干杯!”

  贾怡没心没肺地笑着举起了酒杯,夏雁也捧场地笑着举起了酒杯,申雪晴脸绿耳红地瞪着贾怡就是不肯和她们干这一杯,此刻,洛菲笑了。

  在这样寂寞的夜里,在这个痛苦锥心的日子中,洛菲很庆幸身边还有这样一群闹腾热情的好朋友……是她们让洛菲不用一味地沉沦在苦海中,是她们让洛菲相信,从今往后……还是会有快乐和笑容的。

  洛菲笑了,申雪晴脸上的红和绿都转变成浓浓的笑。

  洛菲一笑,便是晴天。

  申雪晴配合地举起酒杯,说:“为了菲菲的倾城一笑,我干了!”

  洛菲也举起了酒杯,“谢谢你们……为了你们,也为了我自己,我一定会好好振作的……”洛菲忍不住地哽咽着,但是她告诉过自己,不能哭,绝对绝对不能哭,于是,洛菲昂头把红酒连同喉咙那团酸涩一吞而尽。

  夏雁、申雪晴和贾怡默默地陪着酒,今夜,无论洛菲想喝多少,她们都奉陪。

  于是,在点的菜还没有上到一半的时候,洛菲已经醉晕过去了。

  申雪晴、贾怡和夏雁看着醉趴在饭桌上的洛菲,就算是醉晕过去了,洛菲还是不愿意让眼角的泪轻易往下流……洛菲看似柔弱却有着无法攻破的倔强,这些她们哪会不知道?

  她们此刻宁愿看到洛菲哭,也不愿意看到洛菲一直强忍着。

  她们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眼泪是止痛药,哭着哭着,心就不那么痛了,只可惜,洛菲宁愿强忍痛楚,也不愿意用眼泪为自己疗伤。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