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全章节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封念魏圳,主要讲述了:胡常被前来调查的人员带走了,他却依旧一脸苍白,因为刚才看到的范玲玲,就是六年前他撞到的那个人。他曾祈祷过,希望那几个人真的救下了那女孩,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巴掌,范玲玲死了。他要被带走之前,又停下…

完整版《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全章节阅读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免费试读第20章 带娃

胡常被前来调查的人员带走了,他却依旧一脸苍白,因为刚才看到的范玲玲,就是六年前他撞到的那个人。他曾祈祷过,希望那几个人真的救下了那女孩,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巴掌,范玲玲死了。

他要被带走之前,又停下脚步,望了封念手里的黑雨伞一眼,“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

封念点了点头,“我会帮你把话带到。”

或许是放在胡常心里六年的包袱终于放下了,他脸上竟露出了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

回到租住的房屋,封念见到屋里的情景,一个纸人正捂着脸逗婴孩笑,一个纸人在收拾换下来的纸尿裤,女鬼则在冲奶粉。婴孩被逗得哈哈大笑,还时不时伸出手拽一拽纸人,就连封念都有些于心不忍,担心纸人被拽坏了。

婴孩见到范玲玲后,不禁松开了拽着纸人的手,高举着胖乎乎的小手,想要范玲玲抱它。

范玲玲一言不发,伸手拉着孩子的手。或许是母子连心,它低落的情绪传递给了孩子,孩子瘪了瘪嘴,似要哭出声来。

“已经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当年的真相,送你和孩子去转生。”今日封念带范玲玲去了胡常那里,便是带着想要看看它能否回忆起生前记忆的心思,只是没想到却让它记起了被胡常驾驶的车辆撞倒的事情。

封念的话,让范玲玲挤出了笑容,它已经死了,孩子不能随它一样一直在人世间呆着,它要庆幸能遇到封念,愿意许下帮助它们转生的承诺,它是不该奢求太多,只是心里头还有些难受。

封念知道,一时之间,范玲玲无法接受它被胡常撞倒的事实,“他让我跟你说句对不起;因果循环,他也一样。”

胡常的儿子,一星期前因为心脏衰竭离世,胡常的妻子受不住刺激,从楼顶一跃而下。胡常成了孤家寡人,他一直等着,便是为了偿还六年前撞到范玲玲的事情,他终是受到了报应。

女鬼将冲泡好的、温度适中的牛奶递给了范玲玲,示意它喂给婴孩。婴孩喝完大半瓶的牛奶后,沉重的眼皮上下打架,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范玲玲哄睡了孩子后,女鬼和两个纸人终于放松了下来,它们没有想到,为了桌上的零食,它们居然还要学习带娃技能。更可恨的是,它们今天根本就没时间好好地享受那些零食,只顾着带娃了。这年头,当个鬼(纸人)也不容易。

趁着孩子睡过去了,它们拉起范玲玲,继续昨天的剧本杀。

封念由着它们闹去了,一来正好让范玲玲放松一下,二来也当是女鬼和纸人照看孩子的奖励吧。

现在摆在面前的,就是六年前带走范玲玲的那几个人到底是谁,听胡常的描述,那几个人并不像是翁家村的人,反倒像是一群打手。范玲玲到底得罪了谁,照胡常的描述,当是它应该是被人追赶,一时慌乱逃到了小径上,才会被胡常撞到。那之后呢,范玲玲又被带去了哪里?

尊城大厦。

这栋尊城的标志性建筑物,高达一百层,是魏氏集团的办公楼,最顶层是魏圳办公的地方。

魏圳被称为魏爷,是因为魏氏集团占据了尊城大部分的房地产,旅游,金融等;而魏圳又是魏氏集团的主事人。年纪不到三十岁,却对各项产业的发展有些独特的见解,更是尊城内不少女孩心目中的理想结婚对象。

“魏先生,余先生和前台预约了,想要和您见面。”

助理严升将前台的预约告诉了魏圳,他拿捏不准魏圳是否愿意见上余昧强一面。

“不见。”魏圳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居然不见,魏氏集团可是会损失几千万的生意。”陈宇川推门而入,他是魏圳的发小,没事的时候经常会来尊城大厦晃悠,魏氏集团的人早已见怪不怪了,也没人会拦着他。

余昧强,六年前从一名寂寂无名的小老板,慢慢成为掌管尊城运输业的大企业家。他的事业运很强,从来没有做过亏本的生意。

魏圳抬头望了陈宇川一眼后,又继续认真处理着眼前的事务,几千万而已,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不想自己恶心。

陈宇川见魏圳没回应,思索了片刻后,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该不会是嫌余昧强长得太丑,不想和他合作吧。”

严升也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那余昧强一脸横肉,笑起来脸颊还会抖动,肚子大得比六个月的孕肚还大,眯眯眼,一脸精明的模样。只是自家老板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拒绝和尊城最大的运输业龙头见面,是不是太任性了一些。没想到魏爷还是个妥妥的颜控。

魏圳将面前的文件合上,用玩味的口吻说道,“魏氏集团即将有自己的运输产业,又何须与他人合作?”

陈宇川的下巴差点惊掉了,魏圳这是为了不想见到让他觉得讨厌的人,立即就下决定要进入运输业,用什么词形容合适来着,任性,对,就是任性。

见到助理严升还愣在原地,魏圳理了理衣袖处的皱褶,“还不去通知各部门开会?”

“是,我立刻就去。”严升忙不迭地离开了办公室,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很忙啊。

————

自从胡常的事情过后,范玲玲连续两天就这么窝在封念的家里头,每日和女鬼、纸人玩剧本杀,哄哄孩子,日子过得轻松又恰意。反倒是封念,则忙得脚不沾地。她一直在寻找着能盛放范玲玲孩子的物件。

要送范玲玲离开,同时就需要送孩子离开,虽然这孩子是阴胎,可范玲玲却母性很重,绝不可能丢下这阴胎独自转生,阴胎阴性极重,普通的物件根本就无法承受阴胎。就在封念犯难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

她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外站着的人是香婆婆。

“香婆婆,您来了,快进来。”她笑着将香婆婆迎了进来。

原本正玩剧本杀玩得激烈的女鬼等,并没有在意有其他人的到来,因为它们知道没有普通人能看得到它们,却不曾想到,香婆婆开口的第一句话,让它们停了下来,齐齐将目光投向了香婆婆。

“小念,你家里头鬼有点多啊。”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