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主角何疏年顾砚小说重生娇妻在上,八零老公脸红了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何疏年顾砚的小说《重生娇妻在上,八零老公脸红了》,主要讲述了:“可是,我也不能总拿你的东西。”何疏年坐直身子。她不想亏欠任何人。“你帮我阿婆看病,还帮她治疗眼疾,我就送你几个馒头,鸡蛋,还有一本书,你心中就过意不去了吗?你就想着这是我给你的诊金,不行吗?”顾砚的…

主角何疏年顾砚小说重生娇妻在上,八零老公脸红了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在上,八零老公脸红了》免费试读第56章 文绉绉

“可是,我也不能总拿你的东西。”何疏年坐直身子。

她不想亏欠任何人。

“你帮我阿婆看病,还帮她治疗眼疾,我就送你几个馒头,鸡蛋,还有一本书,你心中就过意不去了吗?

你就想着这是我给你的诊金,不行吗?”

顾砚的眸光借着火苗的光亮,就这样看着面前的女孩。

这个年纪的顾砚,自尊心极强。

刚刚何疏年手中那一块钱,彻底击垮他心中的防线。

“好。”何疏年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她将钱放进口袋。

她倏然想起什么,从书包之中掏出《创业史》,看向顾砚,“这本书是我在县图书馆借的,我觉得也许对你有帮助。”

她知道他日后会有怎样的成就。

多看看书,也许可以让他少走一些弯路。

顾砚挑眉,“我初中没毕业,能看懂书里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吗?”

何疏年怔在原地,她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惊天消息一般。

怎么可能?

印象之中的顾砚,在后世可是经常去一些大学演讲。

他的英文水平更是让她一个博士生自愧不如。

电视之中的他,博学多才,侃侃而谈。

股票,财经,基金走向,他都能分析的头头是道。

怎么可能看不懂书里的内容?

那后世的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得到那样的成就?

“你不懂的可以问我。”何疏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她随口一说,没有想到顾砚却当真了。

“好。”他唇角微微勾起,一双眸子黑白分明。

“我现在没有地方放,先放在你那里吧,回去在给我。”顾砚将书再次推到她面前。

何疏年接过书,收了起来。

“你先过来烤烤火吧,外面的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顾砚再次将一些干柴放入火盆之中。

原本火势已经变小,此时再次燃烧起来。

何疏年望着外面的狂风,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

她伸出手在火炉上继续烤火。

火盆里的火苗驱逐着门外的严寒,拷在身上,暖烘烘的。

她别过头看向他,“你也过来烤烤火吧,身上也都湿了。”她声音很淡。

“我身体结实着呢,这点雨算不上什么。”顾砚只是朝着她靠近了一些。

何疏年挑眉,“反正我一人也是烤火,不如一起。”

“也好。”顾砚与她面对面坐着。

火焰一时烤红了她的脸颊,那一双滢滢水目,就好像是一汪秋水,顾砚望着她,眸光炙热,就好像是一道烈火。

感受着身边那一抹烫人的温度,何疏年低下头,继续烤火。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两人都沉默着。

“你们什么时候开学哩?”顾砚开口,打破沉寂的氛围。

“早着哩,过了十五之后。”

顾砚用土话和她交流,她自然也就以同样的方式和他聊天。

何疏年想了想,最终说出口,“顾砚,你要不和我一起上学吧。”

上学不是唯一的出路,在农村,这些穷苦的家庭之中,上学显然就是这唯一的道路。

顾砚眸光一怔,“还是算了,我不是那块料。最近手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他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何疏年。

如果不是她,想必他也不会艰难的迈出这一步。

何疏年一只手在烤火,另一只手托腮,“你最近在忙什么事情呢?”

她上次在黑市的时候,就看到他穿戴整齐,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处理。

和后世那个功成名就的顾砚颇为接近。

“我在倒卖一些东西。”顾砚丝毫不避讳的说道。

他漆黑的眸光在火焰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

这和何疏年预想的有些接近。

他一定也通过这些交易赚了一些钱,上次她去顾砚家吃饭的时候,明显看出他给家里面添置了不少东西。

而且那顿饭,他也破费了不少。

“你就不担心我去举报你,在我面前直接说出这样的话?”何疏年唇角噙着浅笑,开玩笑的口吻。

“你如果举报我,我一定会虚心接受批评。”他淡淡的吐露着。

眸光定格在她那微微勾起的唇畔,是那样的炙热,毫不掩饰。

何疏年收回眸光,她看向一边。

没有人能够抵抗住他那如火一般热烈的目光,就好像要把人吞噬了一般。

“我打听到其他地方已经开始分田到户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咱们这里也可以了,我想着现在多挣一些钱,到时候多买几块山头。

可以种植一些果树,也可以发展畜牧业。”

顾砚将他的想法侃侃说来。

何疏年在听了他的想法之后,打心眼里面佩服。

即便她再活一世,也没有顾砚这样的头脑。

他竟是有这样的先见之明。

何疏年微微颔首,“这是一个好主意,过几年政策放宽了,你可以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她终于相信一句古话,是金子总会发光,是龙就会腾飞,哪怕暂时会被搁浅。

顾砚终究会成为不凡之人。

“你支持我?”顾砚就好像是被打足气的皮球一般,信心十足。

尤其在听到何疏年说出支持他的话,好像无论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想尽办法克服。

这是他的精神支柱。

“你这个想法很好。”何疏年点头,“那本书,你回去之后好好的研究研究,也许会对你有帮助。”

她指了指旁边的《创业史》。

“下次我去县图书馆的时候,在帮你借几本《西方经济学》,你都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看看西方那些国家的人是怎么创业的。”何疏年将额前的碎发拢在一边。

他点点头。

“这本书,你很喜欢?全英文的,讲了什么?”顾砚指了指一边的简爱。

那天在黑市,他看着她将这本书拿起又放下,不知道心里多么纠结。

在她离开之后,他跑到摊位,将那本书买下来。

既然她喜欢,他就想亲自送给她。

这也是为什么,在刚刚何疏年给他钱的时候,他会十分愤怒。

不仅仅是因为年少的自尊心,还有他对她的爱。

“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位坚强的女孩追求自由与幸福的事情。”何疏年倏然想起了什么,她眸光看向顾砚。

“这部小说的男主大了女主将近二十岁,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和女主在一起吗?”她问道,想要听听他的想法。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