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绝世武圣全文免费阅读_绝世武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绝世武圣

状态:已更新123.8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7-06 22:35:08

简介:  何谓武道?  淬体调息,开穴通窍。  人之窍,沟通天地,言引风雨雷电,眼破九天黄泉,耳听天地神语,鼻纳三界神气,超凡胎,延生寿,凝天地之脉,命数皆可改,武道入圣,方能亘古永存,而我刑天,便要做那入圣逆命之人。  一个卑微少年,一个神秘紫葫,一段武者成圣之路。  …

绝世武圣免费阅读

绝世武圣免费阅读第一章 瓦匠的儿子

  清晨,瓦金村下了一场雨。

  就如同往常一样,刑天起的很早,看着外面雨水落在屋檐青瓦上溅起的水花,刑天活动了一下还有些酸痛的手臂,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将炉火生着,洗干净稻米,麻利的张罗了一顿早饭。

  直到炉火上的砂锅里翻滚着冒出了一股股热气,鼻子里可以闻到米香的时候,外面的小雨才稀稀拉拉逐渐转停,而此刻,天还未完全转亮。

  “小天,跟你说过很多次了,这早饭我来做就好了!”一个中年人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儿子依旧向往常一样早早将饭菜做好,却是叹了口气,语气中透着一丝疼爱。

  他是刑远山,刑天的父亲,也是瓦金村有名的瓦匠。

  瓦金村周围土质优良,最适合烧制瓦片,琉金瓦,玉瓦、铁纹瓦、琉璃瓦,砖瓦,泥瓦,即便是在整个大赵王朝,这里都是建筑用瓦的出产地,据说,就是皇族王室修建府邸,也是由此处进贡。不过乡野山间,低贱瓦匠,无论是商贾官府还是平民百姓都不怎么看得起,所以瓦匠辛苦,但收入却是极少,也就勉强能糊口而已。

  “爹,快趁热吃吧,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做一些还不是应该的!”刑天嘿嘿一笑,盛了一碗饭递了过去。

  刑远山伸手捋了捋下巴上乱糟糟的胡须,就着碗边喝了一口米粥,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刑天,问道:“昨晚你又练拳了吧?”

  刑天也是端起一碗,吹了吹热气,然后斩钉截铁的道:“在这世上,万般皆下品,唯武独尊,只有练武方能出人头地,所以这拳自然是要练的。”

  “哎,你爹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那个时候我也是成天练拳,淬炼身体,幻想着有一天可以通过武试出人头地,结果呢,连续四年武试都没有通过,到头来还不是做了瓦匠!”刑远山夹了一筷子咸菜,却是吃的津津有味。

  “我知道很难,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行不行!”刑天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却是异常的倔强。

  刑远山想了想,盯着刑天道:“爹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可习武需要天赋资质,你体质从小就弱,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这是先天缺陷,连村里的教武师傅也说过,像你这种体质,根本不可能通过武试。只是你小子性子执拗,从十二岁开始你就每年都去参加武试,但结果是没有一次通过,对你来说,何止是难啊,今年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算算日子,应该还有三个月时间就是武试的日子了吧?”

  “恩!”刑天嘟囔了一句,语气里透着一丝紧迫。

  “那,三个月之后,你若是通不过武试,就跟着爹学烧瓦的手艺吧,虽然不能飞黄腾达,但好歹饿不死!”刑远山说道,只是此刻的刑天闷头喝着米粥,却是不打算再说话了。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知道儿子的性格,也是开始专心吃饭。

  爷俩吃了早饭,刑远山扛着工具向自己的瓦场走去,他每天做的事就是烧制瓦片,这是他们的唯一生活来源。

  至于刑天则是收拾好碗筷,然后独自走到院子当中,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五虎少阳拳’的起手式。

  这套拳法共有九重,刑天苦练了数年,却刚刚练到第四重。而按照村中武馆里那个师傅所说,想要通过武试,怎么也得练到第七重,可以做到‘开碑碎石’才可以。

  假如将这门功夫练到最高的第九重,达到这个境界,就叫做‘淬体’。武者习武,淬体是第一步,如果淬体不成,之后的一切皆为妄谈。而在村子里,刑天唯一见过淬体成功的,便只有教授他们的那个武馆师傅。

  具体的武学境界刑天并不知道,在这偏僻的瓦金村里,甚至是周边的几个村子里,真正能达到淬体境界并且通过武试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而就算是淬体成功,在武学一途上也只是婴童学步,而淬体之后,更加高深的境界在这村子里更是没有人清楚,也自然没有人和刑天来说。所以在刑天看来,能达到淬体境界,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就见刑天出拳如风,一套拳打的既有章法,也有力度,很快,一套拳打完,刑天已经是额头见汗,呼吸也是有些粗重。

  “体质不行,那就多打几遍,至少勤能补拙!”刑天心道,却是休息了几息,继续练了起来。

  这一套五虎少阳拳刑天足足打了四遍才停了下来,而此刻,他已经是汗如泉涌,呼吸急促,肌肉乏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刑天这一次只是休息了多了片刻,等到稍微缓和一点,却是再次摆出起手式,继续修炼。

  院外的角落,走了没多远又折返回来的刑远山看着院子里苦练拳法的少年,却是一脸心疼。

  “这孩子,明知不可为,却还是要去做,只可惜造化弄人,先天不足,体质孱弱,只是一味苦练又怎么能弥补回来?想要改善体质,还得需要良药进补才行啊!”刑远山一脸苦闷,他只是一介瓦匠,对于练武,他是没有办法帮上儿子。

  不过这一次看到刑天如此努力,他还是咬了咬牙,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小袋碎银子捏了捏,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然后向村口走去。

  此刻,村子里其他人家才陆续起床,屋顶逐渐冒出渺渺炊烟。

  又打了两遍五虎少阳拳的刑天此刻是真的精疲力竭,这五虎少阳拳虽然是低级‘淬体’拳法,但它的‘淬体’效果却也是不凡,一套拳打下来浑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都可以练到,而刑天一招一式都是做的无比认真,就算是教拳的师傅在场也绝对调不出半分瑕疵,所以拳法所带来的淬体效果是相当明显。

  只是,刑天体质先天不足,常人打一遍拳法所带来的效果,对于刑天来说,就得练两遍、三遍甚至四遍、五遍,否则根本难以跟上别人的进度,只是‘武试’本就是一种考试,正常人谁不是勤学苦练?即便是刻苦练习尚且通过率不足两成,就不用说刑天这种先天不足的人了。

  打完了拳,刑天回到屋子里擦干净身子,然后便是安静的坐在一张桌子前,提笔蘸墨,在一张纸上作画。

  这是刑天的爱好之一,也是他放松的一种方法。因为体弱多病,刑天三岁尚无法像正常儿童一般行走,但那个时候,却是已经可以握着笔开始勾勒他所见到的一切,小到花鸟鱼虫,大到山川海岳,这十几年来他几乎都画过,虽然没有名师指点,完全是靠自己摸索,但刑天这一手画技却是一枝独秀。

  “如果通不过武试,而且也不愿意跟爹一样当瓦匠,说不定你还能成为一名画匠!”这便是刑远山最经常说的话。

  对此刑天十分不以为然,无论是刑远山还是刑天都不知道真正的画匠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画匠有着怎样的社会地位,更不知道画匠还能赚钱。乡下人,见识短,对于刑天来说,这只是一个打法烦闷心情的一种途径,当然,他对此也颇为喜欢。

  除此之外,刑天倒是没有想过其他的。

  提笔轻挪,点缀横划,时而浓墨,时而轻泼,浓淡相间,笔锋交错,完全是不燥不焦,恰到好处。随着时间的推移,刑天的呼吸慢慢由之前的急促变的轻缓,似乎整个人也融入到笔锋当中,汇入那一层纸张之上。

  最后一笔,刑天执笔的手腕抬起,然后将竹笔放在一旁,而纸上也出现了一副雨后青竹图。

  雨是瓦金村刚刚下的雨,竹是种在院角落里种的青竹。可以说是栩栩如生,意境自在,一种洒脱和挺拔跃然纸上,将青竹那种孤傲和挺拔以及在风雨当中那种倔强写意的淋漓精致。

  风,吹不折,雨,压不垮,似乎,这青竹,便是他刑天。再大的风雨,也无所畏惧。

  刑天自己欣赏了片刻,却是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画已成,刑天也恢复了一些体力,心情也好了很多。

  抬头看了看天色,却是将纸收好,然后去炉子那里用炭灰封火,只留一点红色的木炭在里面,这样可以将火源保持多半天而不灭。随后刑天锁上了院门,带了一些干粮向村东走去。

  那里是村子里唯一的武堂所在,基本上村子里十二到十五岁的孩子都会在这个时间去武堂学拳,当然,这是要交钱的,一个月六十文钱,对于刑天来说,那可以在村头饭馆里买整整六大碗鱼肉,算是一笔巨款了。

  村子里有钱人不多,但是这笔钱村子里却没有人省,因为只要能通过武试,至少都可以在村子里当一名教武师傅,一个学生一个月收六十文钱,十个学生那就是六百文,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而这只是通过武试后的最低成就,如果资质好,将来进入大门派,大武宗,那可是真正的飞黄腾达,即便是在大赵王朝,封侯拜相也不再话下。

  所以刑天才道,学武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顺着雨后稍微有些泥泞的村间小道,刑天很快到达了一个大院门口,这院落明显要比寻常人家阔气,竟然是青砖青瓦,门高一丈一,梁木正中挂着一块匾,上书‘学武堂’。这字迹龙飞凤舞,更兼雄壮有力,不过在刑天看来,却是卖弄的成分居多,还不如自己写得好看。

  门口石砖上坐着一个老头,眼睛半闭半合,脸上的皱纹如条条沟壑,却是看不出年纪,但想来绝对已过天命之年。

  刑天走到这里,却是照例给这老头行了一礼。

  学武堂中人皆知这老头,但这老头从不说话,只是负责守门,所以得了一个绰号叫做‘老哑’,平时无人尊重,更没人理会。不过刑天每次来都会对这老哑行礼,只是因为每次刑天练拳到很晚,都是比其他学生晚走许多,这老头也只能等在这里,却没半句怨言,因此刑天心里过意不去,也因为其父从小教导要懂得礼数,因此这规矩倒是养成了习惯。

  那老哑半句不吭,似乎是在打盹,刑天也不在意,行礼之后便抬腿走进了学武堂。

  学武堂此刻已经有一些刻苦的学生来此练功,或习拳,或举重炼体,一副朝气蓬勃之象。

  只是这个时候,几个学生见到刑天,却是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戏谑和不屑的神色,几步走了过来,当头一个少年冲着刑天喊道:“喂,小废物,你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像你这种人,只配回家和泥当瓦匠。”

  “是啊,是啊,先天体虚,气血不足,还练个屁的武,还是趁早滚回去的好!”在那个少年身后,几个人也是冷笑着说道。

  “许江!”刑天看着最前面那个少年,却是皱起了眉头,眼中泛出一股怒容。

  许江,瓦金村乡绅许锦之子,先天体质优等,又因其家境富庶,后天食补跟得上,再加上勤学苦练,已经是将五虎少阳拳练到第六重,据说不日将会突破第七重,到时候便可以‘开碑碎石’,可以说是瓦金村同龄人中最有希望通过武试的人。他身后的都是村子里一些瓦工的儿子,只是因为在许锦的瓦场做工,自然是以许江马首是鞍。倒是刑天的父亲邢远山,一直不同意将自家祖传的瓦场卖给许锦,所以处处受到对方针对,做出的瓦片销路不好不说,就连小一辈也是经常受到排挤和欺负。这倒是因为刑远山的瓦场传了三代,名号在十里八乡颇为有名,所以才会被许家惦记上,算是怀璧其罪吧。

  对于这种人,刑天虽然心中十分气恼,但却不打算和对方有什么冲突。他牢牢记得老爹说过的话,在外,一切要忍,有些小事,没必要和人计较。

  想到这里,刑天压下心中的怒火,理也不理对方便向里面走去,只是很快,身后就传来一句非常恶毒的话语。

  “废物,跟你那废物老爹一个德行,就你们这样的泥腿子还想出人头地,做梦吧!”

  ……

  (茄子新书开张,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