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傅月容平阳王小说《重生后被我被死对头宠翻了》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白萝卜的新作《重生后被我被死对头宠翻了》 ,这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书,主角是傅月容平阳王。书中主要讲述了:守着沈远山,神色呆滞。见傅月容过来,才回过神。“月容,你听娘说。”李悦华伸手想去拉傅月容,被一把甩开,“说什么?再给我洗脑,让我无私奉献嫁给誉王,不,现在是清河郡王了。替你跟你的好女儿,还有奸….……

傅月容平阳王小说《重生后被我被死对头宠翻了》在线阅读

《重生后被我被死对头宠翻了》 免费试读

守着沈远山,神色呆滞。见傅月容过来,才回过神。

“月容,你听娘说。”

李悦华伸手想去拉傅月容,被一把甩开,“说什么?再给我洗脑,让我无私奉献嫁给誉王,不,现在是清河郡王了。替你跟你的好女儿,还有奸……夫铺路!”

“月容,不是这样的。”

李悦华想去拉傅月容的手,可他们都被铁链捆住,动弹不得。

“月容,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亲娘啊。”

李悦华看着傅月容冷漠的眼神,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我娘?你只是傅青羽的娘,跟我有什么关系?”

想起前世,李悦华就算是死,也不愿给她一个正眼,“别在我这摆谱,我嫌恶心。”

明明是六月的天,傅月容却觉得无比寒冷。

“哈哈。”

李悦华突然笑了起来,抓着铁链的手大力晃动,“我恶心,我能有你爹恶心吗?你要不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

傅月容静静的看着,李悦华越发疯癫,“你眼中那个正直英武的爹,何尝不是个阴险小人。”

“阴险小人。”

傅月容忍着想撕碎李悦华的心,“父亲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挖出来给你,可你在做什么?他是你的棋子,我跟哥哥也是你的棋子。这么多年,就算是喂条狗也喂熟了。”

“那都是他在赎罪。”

李悦华甩动着铁链,发出的声响在空空的屋内回荡。

“赎罪。”

傅月容一把手打过去,李悦华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丝,“父亲凭什么赎罪,你与沈远山青梅竹马,从小定下姻缘。沈家谋反,李家怎么拦也拦不住你,非要嫁给他,跟他一起死。

那个时候,李家都打算放弃你了,生怕被你连累,是父亲站出来,胡诌你有了他的孩子,拿他的军功,在陛下面前留住你的命。

父亲拿他的命在救你,甚至不惜得罪傅家所有人。可你呢?你都做了些什么?别跟我说你当年有难处,父亲难道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嫁给他了?并没有。”

“不,就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他,远山不会被发现。”

李悦华勉力挣扎,“只要成事,远山就不会死。”

“废太子残暴无道,百姓哀声哉道,对傅家百般算计。父亲不扶持新帝,难道跟你们一样去死吗?”

见李悦容想捂住耳朵,傅月容一把扯开,“李悦华,你跟沈远山所谓的深情,令人恶心。若真有这么深情,他当年逃出去了,为什么不带你走?看着你被所有人指责辱骂。”

傅月容越说越想杀人,“你是不是想说,是父亲害了沈家,只是为了逼你嫁给他?你想想这些话对得上吗?父亲年少成名,十几岁就已经是少年将军,名震四方,谁见了他,不说他一句坦荡英武。”

“他有什么必要,用自己的命,去赌你嫁给他?你真当自己是什么绝世佳人啊,谁都想抢。父亲是喜欢你,从小就喜欢。可沈家没出事前,他有过半点逾矩的地方吗?没有!”

“若你真的那么爱沈远山,怎么不跟着一起去死,接受了父亲的法子。父亲为了你,险些得罪陛下。落到你嘴里,却成了恶心的算计。”

说不清是心虚还是害怕,直往后躲。

傅月容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掰开她的手,逼着她听,“你是怎么回报父亲的?成亲之后对父亲不假辞色。时隔多年,老情人相见,又勾搭在一起,还怀了他的孩子。”

“你别这样对你娘。”

沈远山的伤,有人简单包扎过,可傅沛的人,哪里是好惹的,下手极其黑。

他现在只能躺着,身体越来越虚。

勉强清醒过来,挣扎着朝李悦华伸手。

“好啊,那我跟你算些账。”

看到沈远山,傅月容的恨意更深了。

前世李悦华病死,沈废太子被抓。沈远山却变成了内应,高调出现在宇文雍身边,处处针对她,与她唱反调。

偏偏傅青羽每次都恰好哭诉,为沈远山求情。她一次次心软放过他。

结果最后,害死了傅家满门。

傅月容从怀里掏出匕首,在沈远山的脸上比划,最终一刀一刀划过去,鲜血四溅。

“啊!”

李悦华被吓得,一开始在哭,后来三魂七魄都丢了。

傅月容淡定收手,“你放心,我才不会杀了他。他对父亲来说还有用,抓到废太子,又是一桩功劳。”

而且,生不如死,才是对他最好的折磨。

傅沛对傅月容的行为,并没有多大感触,淡定叫人简单收拾了下,就把沈远山送进了宫。

至于李悦华,傅沛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傅家人口简单,傅老夫人生了两子,老二一家在外当官。

如今傅家就他们一大家子,捅破真相,势必要告知傅老夫人。

傅老夫人年轻时跟着上战场,也是个英姿飒爽的就豪气女人。但年纪始终大了,经不起这么大的噩耗折腾。

可若不说,傅沛如今也没法忍受李悦华。

“病逝吧。”

傅月容见傅沛左右为难,提议道,“否则傅家所有人,都会因为她成为笑话。”

傅沛艰难的点头,“好,就听你的。这件事,就别告诉你大哥了。”

“嗯。”

傅月容本就没打算说,一个人难受就够了,没必要再把大哥牵连进来。

父女俩刚商量好怎么处置李悦华,灌了药把人送回府。

“秋水,照顾好她。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半点,死的就不止是你了。”

傅月容都不用过多威胁,秋水也不敢乱说。

她是家生子,父母兄嫂都在府里。

傅月容把一个药瓶丢给秋水,“每日晚上服一次,一个月就好。”

已经服过一次药的李悦华,此刻神志涣散。

秋水乖乖应下,暗自哭泣,后悔没能早些拦下李悦华,这样自己也不至于死。

可如今走到这一步,她没得选。

才喂了几天药,傅沛突然回府,让傅月容停手。

“沈远山嘴硬,怎么都撬不出来。陛下吩咐,不能让她死了。”

傅沛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现在又出了这等事,他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那不如,把夏姨接过来。”

傅月容一说出这个人,傅沛赶紧摇头,“不行,让她来做什么。”

“李悦华那般对你,你难道还要守着她一辈子?”

小说《重生后被我被死对头宠翻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