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开局武大郎,势要绿了西门庆武植潘金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武大郎,势要绿了西门庆 是网络作者清渠一苇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主角是武植潘金莲。书中主要讲述了:既然有人卖鸡蛋灌饼,武植心想,是不是新招的那几个伙计,把业务拓展到西市了?然后武植又摇摇头。不可能,现在他家附近的生意这么火爆,不可能来西市的。那就是……有人看到自家生意这么好,跟风一起做。抄袭假冒!……

开局武大郎,势要绿了西门庆武植潘金莲小说免费阅读

《开局武大郎,势要绿了西门庆》 免费试读

既然有人卖鸡蛋灌饼,武植心想,是不是新招的那几个伙计,把业务拓展到西市了?

然后武植又摇摇头。

不可能,现在他家附近的生意这么火爆,不可能来西市的。

那就是……有人看到自家生意这么好,跟风一起做。

抄袭假冒!

武植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仿品了。

沿着声音的方向走,不多时,果然看到前面有个摊子,上面还有个招牌,写着鸡蛋灌饼四个大字。

武植瞅了瞅摊子,上面有些面饼,一旁放着鸡蛋、菜叶、调料等东西。

摊子前有两个人在忙活,也有些顾客在买,只不过没有东市卖的火爆。

看到这一幕,武植笑了。

想要做鸡蛋灌饼没那么简单,最起码揉面的力道和时间都有讲究,还有要用平底锅之类的。

如果有的地方出现差错,味道肯定会差一些。

不过武植也没有生气,毕竟在什么时候,只要一个行业火了,立马会冒出大量的仿品。

市场竞争很正常。

再说,现在武植已经靠鸡蛋灌饼挣了第一桶金,打算转行了。

此时店铺有父子两个人,儿子张保挠了挠头,一脸苦闷的道:“爹,这咋回事,为啥没人来买咱们的鸡蛋灌饼?”

老爹张本田安慰道:“急个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咱们的手艺还不行,再练练,估计来的人就多了。”

张保摇头道:“不对劲啊,你看那个矮矬穷武大郎,没用几天就研究出来了,为啥咱们研究不出来?”

张本田道:“谁知道呢。”

张保不服道:“爹,要我说啊,咱们干脆去他家当个伙计,等偷学到技术后,再出来自己单干。”

老爹张本田眼前一亮,忍不住道:“这个法子好,咱可以试试。”

张保又道:“听说他娶的那些小娘子挺漂亮的,说不定还有机会勾搭上……”

正说着,张保抬头一看,顿时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娘子,站在摊子前。

顿时,张保挪不开眼睛,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喂,我说,这个鸡蛋灌饼怎么卖啊?”

这时,张保听到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往下一瞅,这才看到比摊子高一点点的武植。

“武……武老板?”

武植长得那么有特点,四短身材,奇丑无比。

张保一眼就认出来,顿时脸色有些尴尬。

他们现在卖的鸡蛋灌饼,正是从武大郎那里偷师学来的。

现在被抓个现行,场面确实有点尬。

然后张保又偷偷看了一眼潘金莲……果然,贼漂亮,不知道武大郎怎么这么好运气。

“你们也在卖鸡蛋灌饼啊。”武植问道。

“我看武兄卖鸡蛋灌饼挺挣钱的,就想着,也靠鸡蛋灌饼挣点钱……不过话又说过来,这鸡蛋灌饼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唉,差点就在我手里失传了。”张保叹道。

“对,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我们可不是偷师。”张本田也赶忙道。

武植笑笑,道:“那行,来个鸡蛋灌饼。”

“好嘞。”张保拿个鸡蛋灌饼递了过去。

武植咬了一口,怎么说呢……

味道还说得过去。

但是和自己做的鸡蛋灌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首先在揉面上,揉的时间太短了,导致没有嚼劲。还有酱料,很不正宗,抹在鸡蛋灌饼上面有种怪怪的味道。

怪不得生意不是很好。

张保看武大郎这么低,身边还站着个俏娘子,不禁胆肥了几分,笑道:“武兄弟,我这鸡蛋灌饼做的怎么样?要不交流交流制作经验?”

张保满脸横肉,在这条街上就是个小混混,以前没少做坏事。

他就是看武植卖鸡蛋灌饼挣了钱,这才起了歪心思。

闻言,武植看了两个傻货一眼。

心想,难不成他们脑子被驴踢了?当着自己的面要秘方?

要知道这个时代,凡是有手艺的人,都把自己的秘方看的死死的。

“武兄弟,就算不交流经验,点评两句总行吧?”张保嘿嘿一笑,俯视着武植,抖了两下满是肌肉的肩膀。

一旁的潘金莲赶忙拉了拉武植。

武植拍了拍潘金莲,示意不要紧张。

然后看着秀肌肉的张保,心中微微一动,犹豫道:“说实在的,做生意嘛,正常竞争是常有的事情……”

闻言,张保竖起大拇指,笑道:“武老板大气!”

武植笑笑,又道:“反正我卖的鸡蛋灌饼也卖不到西市,大家一起发财也行。不过你们做的味道……有点不正宗。”

听到这话,张保忙不迭的道:“要不……武老板拿出秘方,大家分享分享?”

武植脸上露出挣扎之色,良久道:“分享也不是不行,但是这好歹是我挣钱的法门,你们总不能一句话,就让我掏出秘方吧?”

一旁的潘金莲急了,连忙拉住武植,低声道:“大郎,咱们要是把秘方卖了,以后靠什么挣钱?”

张保眼睛一亮,颇有些激动,难不成这武大郎是个傻蛋?

还真说不准,看武大郎这四短身材,很明显就是智商发育不良嘛。

俗称脑残。

张保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道:“武兄弟,我保证,绝不把秘方外传。另外,武兄弟只要分享出来,咱家绝对不会让武兄弟吃亏,随便你开个价!”

武植伸出一根手指头。

“十两?”张保试探的问道。

武植白了一眼道:“一千两。”

张保差点吐出一口血,一千两,逗鬼的吧?

他要是有一千两,还至于在这苦哈哈的卖鸡蛋灌饼?

早就在乡下置几十亩田地,当个土财主了。

张保意兴阑珊,摆摆手,道:“别在这忽悠了。”

武植摇摇头,道:“买卖嘛,听你买的,听我卖的,可以还价啊。”

张保道:“我还价,怕你不答应啊。”

武植:“没事,大胆的还价吧。”

张保想了想,试探的问道:“两百两?”

“好,卖了!”武植一拍摊子,当场同意。

张保有点目瞪口呆,这武植也太干脆了吧,自己不会中了什么圈套吧,便小心翼翼的问道:“两百两,买的可是你制作鸡蛋灌饼的独家秘法。”

“我知道。”武植点点头,道:“反正我也忙不过来,西市的生意交给你,我也能赚点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张保心里算了一下,要是真的拿到鸡蛋灌饼的独家秘法后,一天少说也能赚大半贯银子,这样的话,也就是大半年,就把本钱全赚回来了。

“好,你可不能反悔。”张保当即拿出宣纸和毛笔,歪歪扭扭写下协议。

小说《开局武大郎,势要绿了西门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