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卓玓寒寻小说《今昔酒垆:酒神大人这世又被撩了》在线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今昔酒垆:酒神大人这世又被撩了 是著名作者玉糖萝的最新佳作,主角是卓玓寒寻。书中主要讲述了: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卓玓磨了磨牙——这混账!果然是在耍我。但此时她倒不气了,倚着门框冷笑道:“笋子,在我来之前,你在干吗?”笋子道:“睡觉。”“那员工守则第三条是什么?”笋子面色坦然:“睡你麻痹起来嗨。……

卓玓寒寻小说《今昔酒垆:酒神大人这世又被撩了》在线阅读

《今昔酒垆:酒神大人这世又被撩了》 免费试读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卓玓磨了磨牙——这混账!果然是在耍我。

但此时她倒不气了,倚着门框冷笑道:“笋子,在我来之前,你在干吗?”

笋子道:“睡觉。”

“那员工守则第三条是什么?”

笋子面色坦然:“睡你麻痹起来嗨。”

卓玓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看了会,见他面不改色、无动于衷,似乎丝毫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内涵是什么?

好吧,不管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卓玓投降了。

一言难尽地挥了挥手,卓玓无奈道:“行,我不睡了,但我总得收拾收拾吧?

你先去干活,我收拾好行李就来。”

说完,又要关门。

可笋子却杵在门口一动不动。

“你还想干吗?”卓玓不悦蹙眉。

笋子木然侧过身,抬手指了指楼下,说道:“有客人来了。”

“客人?”卓玓愕然,“我们还没营业呢,你和客人解释下,明日再来。”

笋子双手交叠在腹部,一本正经说道:“员工守则第四条:穷鬼没有选择的权利。”

卓玓:……

好吧,她穷。

整了整衣服,顺了顺头发,下楼接客。

来客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子。

穿着极其正式。

黑色的三粒扣西装,内搭白色衬衣,系制式领带,显得身姿挺拔、成熟干练。

她气质高洁,浑身透着一股凛然正气。

只是那张脸,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

“您好!您是这儿的主人?”女子礼貌而又充满歉意地说道,“很抱歉,没经过您允许就进来。”

卓玓笑了笑,道:“没关系,我们虽然明天才营业,但进门就是客,您需要什么样的酒和我说。”

卓玓一边说着一边指引客人来到那张老榆木长桌前坐下。

“酒?”来客再次看了看这里的陈设,在看到桌上的酒瓶和半杯酒后笑了。

“竟然是酒香!我是寻着这香气到这的。

平时我滴酒不沾,这次竟被酒引到这儿,还真是奇妙。”

卓玓取来一只小小的玻璃杯,为来客斟满酒,含笑道:“既然如此,也算是奇缘,那就请您品评一下这酒如何。”

来客举杯,放于鼻下轻嗅:“真得好香,而且是我喜欢的腊梅香。”

随即抬眼看到酒瓶上贴着“雪知”二字,便问:“老板,这酒叫雪知酒吗?”

卓玓柔声说道:“梅花知雪寒,雪知梅花香。梅与雪相守相知,两者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美景,故取名雪知。

这酒俗名腊梅酒,是将腊梅、冰糖加入白酒中酿制而成。”

来客嘴角微扬,浅笑说道:“果真是腊梅酒,这可真是巧了,我最喜欢梅花。”

一边说着一边欣赏着手中精美的玻璃酒杯,惊叹道:“这杯子也是赏心悦目,让人一见倾心。”

卓玓介绍道:“这杯名为初雪。

杯身有不规则的冰凌纹理,如初雪后层层叠叠的冰凌,由此得名。

有梅无雪不精神,初雪杯配雪知酒,才好并作十分春。”

“美器配美酒,杯衬酒、酒衬心,听得我迫不及待要尝一尝了。”来客听得卓玓一番话,忍不住浅抿了一口。

酒入喉间,回味甘甜,令人欲罢不能。

来客轻轻啧舌,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卓玓举杯同饮。

然后为来客倒上第二杯,并随口问道:“请问客人贵姓?”

来客道:“免贵姓梅,你可以叫我寒英。”

卓玓笑了:“您还真是与这腊梅酒有缘,姓为梅字,名含梅意,我就叫您梅姐吧。”

梅寒英点点头道:“嗯,好。不知老板如何称呼?”

卓玓道:“我不是老板,我只是这里的店长,您可以叫我阿玓。”

“好,那这杯酒就敬阿玓你如此精湛的酿酒技艺。”梅寒英举杯敬卓玓。

卓玓举杯相碰,解释道:“今日这酒并非是我所酿,故而这杯酒就算你我一同敬那酿酒之人吧。”

梅寒英点头称好。

两杯酒下肚,卓玓只觉满足。

拿起酒瓶正欲给梅寒英倒上第三杯,就见笋子忽然走了过来。

笋子也不说话,只是朝着两人微微鞠躬行了礼,然后径直走到边柜前,点燃了那只如意紫铜香炉。

“我只知道闻香品茗,雅有逸韵,没想到喝酒也能如此雅致。”梅寒英眉眼弯弯,表情柔和,语调温婉,很有亲和力。

但不知为何,即便两杯酒下肚,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如纸。

“酒香引路,炉香引梦,一杯酒、一炷香,道不尽的人间五味。

梅姐,这第三杯酒敬您。”

话一说完,卓玓自个儿先愣了愣。

这段话她脱口而出,似乎是说了无数遍。

难道这是她深存于记忆里的话?

没等她想明白,就见梅寒英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卓玓下意识地跟着喝尽杯中酒。

脑海中慢慢有一些奇怪的图像出现,卓玓感到一阵阵晕眩。

放下杯子轻揉太阳穴,想要缓解这种不适感。

可这丝毫没有作用。

卓玓只觉眼皮子越来越重,身子却越来越轻,不一会儿就觉整个人漂浮起来。

如同浮在云端越飘越高,周遭的一切渐渐虚无。

就在似醒非醒间,只觉身子猛地往下一沉,如同失重般快速坠落,卓玓倏地睁开眼。

眼前的景致已不是她刚刚所在的今昔酒垆,像是住宅楼的楼道。

卓玓秀眉微蹙,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刚刚才和梅寒英在酒垆喝酒,怎么突然到了这?这又是哪?

就在这时,楼道内有一住户打开了门。

卓玓看见穿着深色风衣的梅寒英匆匆走了出来。

还没等卓玓反应过来,就见门后又闪出一小女孩。

小女孩约莫三岁,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娇俏可爱。

“妈妈……不要走。”小女孩扯着妈妈的后衣摆,眼泪汪汪地恳求着。

梅寒英转过身,蹲下来将孩子搂进怀里,温柔地安慰道:“妈妈下班就回来。

小希乖,快回床上去,不然感冒病菌会来欺负小希。”

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虽然满眼的依依不舍,但还是由着爸爸将她从妈妈怀里抱起。

当然她不忘再三叮嘱自己的妈妈,下班一定要早点回来,她等着妈妈给她讲故事。

梅寒英微笑着保证,她一定会早点回来,给她讲故事。

告别了孩子和家人,梅寒英转身朝着电梯快步走去。

小说《今昔酒垆:酒神大人这世又被撩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