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鬼嫁之相府有鬼全文免费阅读_鬼嫁之相府有鬼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鬼嫁之相府有鬼

状态:已更新24.6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06 18:34:00

简介:  一场大火,累他容貌尽毁,成为不良于行的残废,人不人鬼不鬼宿疾加身;也累她成为视钱如命满身铜臭的“奸商”。  重遇她之前,澹台璧唯一的目的便是为风云家九族昭雪,而她至穿越以来,便对“他”有山盟海誓――富可敌国,拥金山银海,买他为夫。  怎料,一夜惊变,她竟已为人妇?  不过,你以为戚晓蛮戚大小姐会就此屈服?那么――  你就答对了!  堂堂相府,有权有势,依照戚大小姐雁过拔毛的…

鬼嫁之相府有鬼免费阅读

鬼嫁之相府有鬼免费阅读第一章 为难

  兰陵大陆三分天下:戍、刖、沅。

  而兰陵大陆之所以呈现如今,三足鼎立局势,概因三国均有麒麟之才。

  才思敏捷朝堂上

  料事如神军中行

  不良于行人如玉

  澹台丞相戍无双

  ――

  “混账!这世上竟有如此流氓之人?”??一声娇斥至一精细雅致府邸小院传出,听这声音,便能想象屋内女子此时的模样定然是粉面怒火。

  “哎呀,小姐!咱们快些去瞧瞧吧!您看看,咱们戚家商行都让人欺负到门口了,您怎么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呢?”

  依旧是方才那女声,又急又气的催促着。

  “啪”

  一声“轰”的巨响,接着噼噼啪啪的一阵木块砸落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合着一连串娇喝冷斥:“哼!没用的东西!戍国谁人不知我家小姐向来是只进不出?这些狗胆包天的家伙!哼!竟然想要从咱们戚家嘴里讹银子!我戚婕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泼皮无赖竟敢在本小姐的地盘上动土!哼!”

  繁荣喧嚣的戍国京都人满为患。来来往往的贩夫走卒不一而足,目之所及比比皆是的,各类商品、杂耍、叫卖更是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称奇不已。午时一刻,艳阳高照,长安街上最大的戚家丝绸行门前却是鸦雀无声,全无平日里的客似云来。商行之内,主事掌柜、小二们更是个个噤若寒蝉,敢怒不敢言。

  桌椅板凳横七竖八的乱扔着,干净光滑的地面还扔了一地的丝绸、锦缎。本该五颜六色、缤纷炫目的丝绸锦缎上,此时却被扔满了瓜子壳,甚至还飞渐了茶杯碎片。“嗑嘣”磕瓜子清脆的声音,悠哉悠哉的咀嚼声。罪魁祸首丝毫没有一点不安,仿佛砸了别人的店是理所当然。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不敢大声说话,却纷纷小声的议论着。

  “诶!也不知戚家如何得罪了这小霸王澹台桀,看来这次戚家是要遭殃了。”

  “澹台桀?他很厉害吗?他有戚家大小姐厉害吗?”一个毛头小孩奇道。

  “哎呀!你这孩子,快些住口吧!”孩子的爹赶紧捂住孩子的嘴巴,甚至还不安的四处瞄了一瞄,直到确定安全了之后,才悄声对孩子解释道:“可不敢这么说啊,孩子!那澹台桀据说可是澹台丞相的远亲,至来京都就一直无恶不作,咱们这些平头百姓哪里惹得起他啊!想那戚家大小姐也定然不敢去招惹他,定会息事宁人,咱们还是对那澹台桀敬而远之比较好。”

  “恩。洪秀才说的也是在理。不过老夫倒是认为戚家大小姐定然不会在此事上这么轻易认怂!想那戚家大小姐出了名的只进不出爱钱如命,又怎会……”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一衣着考究的老先生笑得意味深长道。

  “唉!澹台丞相公正廉明,怎么就有一个这样的远亲啊!咱们老百姓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说的也是!不过,老夫却是不相信澹台丞相会一直姑息此人。”

  “唉……但愿吧……”

  洪秀才和老夫子的对话,引得周围了解戚家大小姐和澹台丞相为人的百姓,频频点头,连连称是。

  “啪”

  已经午时三刻了。久久的等待,商行中端坐的澹台桀总算忍不下去了。他狠狠抓起架子上呈列的,一只精美的青花瓷往地面狠狠一掷,拉长了脖子就乱吼乱叫开来:“人呢?还要本少爷等多久?戚家没人了吗?到底要劳资等多久?快点叫戚晓蛮给本少爷出来,这一商行的破布麻衣竟然还好意思标榜丝绸锦缎,本少爷明日就让丞相府的人过来把这儿给封了”

  “哟,本小姐道是谁这么大阵势大闹我戚家商行呢!原来就只是一只乱吠的狂犬啊!这谁家的畜牲没管好啊?哼,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要封了我戚家商行,简直是痴人说梦!”突如其来的女声,打断了澹台桀的嘶吼咆哮。围观百姓和澹台桀纷纷将视线往大街上瞧去。

  澹台桀内心恼怒不已。他没有想到有人在知道了他澹台桀名字之后,竟然还敢这样对他明嘲暗讽大放厥词,竟丝毫没有像其他商行、酒家一般对他卑躬屈膝、低声讨好。

  澹台桀傲慢抬头危险眯眼,瞪向声音来处,只见一片刺目绚烂的艳阳之下,乌压压的人群如同潮水般至两边分开,一身形娇小曲线玲珑的鹅黄色身影逐渐逼近,明明身形并不高大挺拔的女人,却似乎自有一股凛冽的气势,这气势令澹台桀心惊不已。还没看清楚女子的容颜,澹台桀的身子已经自发的绷紧,腿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直到腿部触碰到了坚固的物体,他才像是有了安全感般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方一放松紧绷的心,将他动静收入眼底的围观百姓们,开始纷纷鄙夷他,那对他嗤之以鼻的难听之言一字不落的落入他的耳朵里,什么难听的都来了。众口铄金,这么多人,澹台桀即便是天皇劳资也没办法全部除去,而这样的憋屈,恰恰是澹台桀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忍受不了了。

  骤然抬头,澹台桀麻着胆子往前一站,健壮的虎躯一震,冲着进来的鹅黄色身影大喝道:“忒!哪里来的黄毛丫头?竟然敢在本少爷面前大放厥词,还敢辱骂本少爷,简直是找死!”侧脸冲身侧的家丁狠狠一脚,接着一通乱骂乱吼:“狗奴才!愣着干嘛呢?将这臭丫头给本少爷绑了!哼!今儿个本少爷要好好教训这个死丫头,让你们这些不懂事的刁民看看清楚,我戍国究竟是谁家天下!给本少爷打,给本少爷狠狠的打!”

  黄衫少女怒目而视,正待反抗,却不知为何伸出的手软软垂了下去,片刻,便被两个随从侍卫反扭住双臂。不过,即便受制于人,黄衫少女那浑身上下的凛然之气也丝毫不受影响。

  “啪!啪!”

  围观的百姓被这突如其来的两记耳光震慑住了,纷纷惊讶的四处查看。捂着脸犹如见了鬼一般,方才还无法无天的澹台桀这会儿懵了。?他嘴巴还大张着维持着说话的大吼大叫样,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掌掴了两巴掌。他怎么也料想不到,从他嘴里吩咐给黄衫少女的两巴掌,为什么会落到了他的脸上。

  他周围离得最近的,便是他自己的两个押解着黄衫少女的两个随从侍卫,以及商行掌柜的和一个小二。那两个随侍此时身形僵硬,手还高高的抬着,犹如被点了穴。那商行的掌柜和小二若是有本事,也不会在他一番放肆的举动之后,再出手。

  如此说来,现场根本没有人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掌掴他,甚至还能在令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隐匿。

  那么……?

  面部的麻木之后,便是火辣辣的疼痛,左脸颊如同充气的孔明灯迅速肿胀起来,骇人非常。捂着自己的脸,疼痛之后,脑筋已经清醒一些的澹台桀,那对阴翳的眼珠开始滴溜溜地打量着围观的百姓,脑海里开始权衡利弊。迅雷不及掩耳的两巴掌,以暗中人的身手完全可以杀了他,可是他却只是挨了两巴掌……说明,这两巴掌就只是一个警告。

  顶着一张红肿的脸,澹台桀提高音量朝人群礼貌的拱拱手,温和笑道:“在下乃丞相府澹台桀,兄长乃戍国当今丞相澹台璧。路过的不知是哪路英雄好汉,请尊驾现身相见,澹台桀有何冒犯之处,愿当面告”

  不得不说澹台桀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听澹台桀那个“罪”字话音未落,戚家商行对面常宁楼上飞跃下一道湖蓝色身影。

  “冒犯倒是说不上,告罪亦是不敢当。戚家商行打开门做生意,信誉向来有口皆碑。今日竟惹得澹台公子这般恼怒,实在是戚晓蛮的过错。”

  那自称戚晓蛮的女子,她的声音不紧不慢温和如水,可是,就是这样轻柔如风的嗓音,却引得围观众人一阵喧哗议论。

  “呀!是戚家大小姐!戚家大小姐来了!”

  “这下好了!看那恶霸还有何招数!”

  “对啊!对啊!戚家大小姐武功盖世,看这澹台桀如何还能嚣张!”

  “……”

  人群还在议论纷纷,澹台桀眼看着那湖蓝色的身影前一刻还在五十步之外,眨眼间便已经到了眼前,待到看清戚晓蛮的模样之后,澹台桀恍惚了。

  有礼的冲澹台桀抚抚身子,戚晓蛮温言笑道:“戚家商行与婢女戚婕方才有何怠慢澹台少爷之处,戚晓蛮这儿给澹台少爷赔罪了。”澹台桀愣愣的伸手去扶她,戚晓蛮却已自行起身。接着她一甩袖袍,倏然转身冲围观百姓拱拱手,话锋也变得咄咄逼人:“乡亲们方才俱都听得清清楚楚,澹台少爷动不动便要封了我戚家商行!不仅如此,澹台少爷还大言不惭,暗指这戍国是他澹台家天下!如此谋逆之言竟随口捏来!”

  曲指两下将澹台桀的随侍放倒,戚晓蛮冲脸色苍白的澹台桀微笑着,厉声喝到:“别说你澹台桀代表不了澹台家,即便可以代表澹台家,戚晓蛮作为身为戍国子民,今日斩杀你这大逆不道之徒亦是名正言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