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穿越在三国全文免费阅读_穿越在三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穿越在三国

状态:已更新48.5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2-08 06:51:05

简介:  穿越,多么古老的一个话题,终于,轮到我们的主角杨羽同学了,他在一场大雾中行走,当大雾消散之后,竟然发现,他来到了后汉三国时期了,甚至,还捡到了一个小女娃娃。三国,我来了,可,我要做些什么呢?…

穿越在三国免费阅读

穿越在三国免费阅读第一章 初临贵地

  “这是在干吗,拍电影么,怎么没有见摄像机,这些演员也太敬业了吧,这么冰冷的天气,竟然都卧在雪地里,这雪,不会是假的吧?”

  杨羽随手取了一些雪来看,很冷,而且熔化了,这竟然是真的雪,“这,这这是怎么了,我的手,我的手怎么这么小了,我的脸,我的衣服。”

  当杨恒在看雪的时候,惊叫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变的很小了,还有,自己差点绊倒,低头一看,自己什么时间穿了长袍了,还有,那裤子,就连**也都落到了脚腕上,还有,自己穿的那皮鞋还叫鞋么,这明显是两条小船么。

  “啪,”杨羽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痛,牙齿都给拍松了,还不是一般的痛,”杨恒自言自语道,不过,他还不确认这是不是在做梦,那就跳跳看看吧,如果是做梦的话,一般说来,要么是跳不动,要么是会飞起来。

  “扑通,”他摔了一个狗吃屎,“哎呀,我的门牙,也松动了,还有,我的手,竟然给划破了,看来,好像还是在做梦,不然,作为一个孩子来说,不会跳这么高的。

  好吧,继续观察,掏掏口袋,手机在里面,拨号看看,不用拨号了,没有任何的信号,那就看看时间吧,一七六年十一月十日,这是,一七六年,看来还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是一七六年呢。

  继续掏口袋,一个打火机,啪,打着火,把手指往上一放,”痛,痛,痛死我了,做梦会有这么痛么,难道这是真的不成。慢慢的他冷静了下来。

  看看周围,这是经过了一场战争,还是一场劫掠,满地的尸体,满地的鲜血,满地的杂物,还有两匹断腿的马匹,正在哀鸣着。

  “爹爹,爹爹,你醒醒呀,芍药听话,不会闹你的,呜呜,呜呜,爹爹,爹爹。”一个看起来有三四岁大的女娃趴在一具尸体上哭泣着。

  好吧,这是真实的,自己穿越了,自己竟然很苦逼的穿越了,而且竟然穿越成了孩子,前面自己在干什么来着,不过是在凌晨在大雾中行走,这走着走着就穿越了,有比这个还逗逼的么,在一场普通的大雾中走竟然穿越了。

  自己可是一个苦逼的写手,为了那可怜的全勤奖,在早上起来因为那些可恨的废物的电工,竟然用了一白天,一夜晚的时间都没有把电力修好,自己只好背着手提电脑去邻村借网使用,竟然,竟然穿越了。

  “啊,对了,电脑,电脑,在哪里呢,在,在,在。”就是本来是到屁股的电脑,竟然拖在地上了,这个好说,把背带紧起来,背好。

  裤子,没法穿了,脱下来,折叠起来,塞进电脑包里好了,腰带,腰带留着,扎在腰中,不错,原来的上衣变成了一件很好的长袍,还带束腰的,就是里面是真空的,没办法,小裤裤穿不了了,太大了,真空就真空吧,也许,在村子里面能够找到针线,可以修改一番衣服。

  鞋子,阿米豆腐,罪过罪过,扯过死人身上的衣服,把脚缠绕一番,勉强塞进鞋子里面,好了,鞋子能够穿了。

  好吧,谁让自己心软呢,先捡个小妹妹再说。“小妹妹,就叫什么,跟大哥哥说说。”杨羽化身为狼外婆了,啊,呸呸,什么狼外婆,我是**好不好,“呜呜,我叫芍药,我要爹爹,爹爹为什么不醒呢。”

  杨羽仔细的观察面前的这具尸体,也就是芍药的爹爹,他是怎么死的呢,他竟然是被人从背后砍了一刀,而死,而且是卧着死的,而芍药的脚还在他的身子底下呢,原来,他是在保护自己的女儿,而被人砍死的,多么一个伟大的父亲呀,不过,如果没有杨羽的话,他就是再伟大,芍药也是活不了的,明显,这就是一个三岁的娃娃么。

  “来,芍药,哥哥给你糖吃,爹爹睡着了,不要吵醒他好不好,哥哥先把你抱出来。”说着话,杨羽翻动着死者的尸体,把芍药给拔了出来,“罪过,罪过,不是我想动你,而是我要救你的女儿,如果你有灵魂的话,你可不要来找我,你要去找那些杀死你的人报仇。”

  杨羽嘟囔着,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糖块来。这是先前他在掏火机的时候,摸到的,口袋里面竟然有几块糖果,记起来了,这是早上因为走的急,没有吃饭,就在口袋里面装了几块糖果来充饥的。

  “嗯,大哥哥好甜,芍药不会吵醒爹爹的。”好吧,大哥哥真的好甜,不过,大哥哥可不能吃。

  看着芍药不哭了,杨羽也就松了一口气,可这个地方,不是久待的地方,穿越回去,没有大雾,怎么穿回去,要不,等几天,等有大雾再试试不成,自然,这也是可以的,不过,这里这么多的死人,还是离开这里的好,等有了大雾再回来好了,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吃饭穿衣。

  “罪过,罪过,阿米豆腐。”杨恒嘟囔着,开始了他的寻宝过程,高粱米,凑了一小口袋,有二十斤左右,小米,十斤左右,布匹,几块碎步,竹简,几串,为啥是几串呢,这都是被人翻过的,自然,这些竹简也都拆开了,还有,几张皮质的写有字的东西,明显这不是纸张的,上面的字体,竟然不是繁体字,这是,隶书,好吧,隶书就隶书吧,说不定有用呢,牌子,两块,不知干甚么的上面也是写有字,同样是隶书。瓦罐一个完整的,木碗,找了三个。

  “阿米豆腐,罪过罪过,老兄,为了你的女儿,我还是要搜你的身的。”杨羽再次碰触芍药的爹爹的尸体,不过这次是搜身。“大哥哥,不要吵醒爹爹。”“嗯,嗯不吵醒爹爹,大哥哥看看爹爹身上有什么。”好吧,一个布卷,不对,这是一个皮卷,有字,同样是隶书,收了,铜钱,几枚。

  “阿米豆腐,搜身大业看来还要进行呀。”为了生存,杨羽继续他的搜身大业,把现场的尸体搜了一个遍,共搜出来二十多个铜板。

  离开,怎么离开,步行么,看那两匹马不错,虽然断了腿,不过,它们在干什么,竟然用伤腿在蹭一些草。

  “马老兄,安静,安静,让我来给你扎上伤口,以后我们就是个伴了。”什么伴,杨羽可是惦记着什么时候,杀马吃肉呢。

  他从电脑包的底部抽出了一把匕首来,这把匕首可是他行走江湖寻找灵感的武器呢,幸亏早上没有卸下来,现在正好用上了,先砍了几个木棍,然后再从哪些尸体身上寻找到几根腰带,就这样把马匹的断腿给接了起来,并给绑扎完毕。

  “怎么你们认为这个草能够疗伤不成,好吧,好吧,你们要忍着痛哈,我再给你们敷草药。”杨羽把马所认定的几种草给剁碎了,并用石头给敲成膏状,然后把两匹马的断腿解开,再次绑扎好了,“好了,马兄,我们走吧,芍药,来,骑到马上来。”

  “我要等爹爹醒来。”“醒来。”杨羽哭笑了一声,“他不会醒了。”“难道,他跟娘亲一样,不醒了么。”“是啊,我们走吧,让爹爹在这里睡吧,不要吵醒他。”“嗯。”芍药似懂非懂的答应着,看来她经过了她的娘亲的死亡,这才朦胧之中好像明白了什么,在杨羽的脱扶之下,上了马背,两人两马离开了这个现场。

  不过,杨羽不会离开太远,他还惦记着经常回来看看,有大雾的时候,还想着再穿回去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