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立轮回全文免费阅读_重立轮回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重立轮回

状态:已更新30.2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12-21 23:46:22

简介:  阴界森罗殿转轮王座下执事方尘,在修炼天鬼入梦诀失败后,自星罗宗一名不起眼的三级锻工身上复活。  沧桑千年,六道轮回崩塌无序,阳界阴界已经面目全非。  天地之间,又有梦境之地及神元幻境出现。  重立轮回,使这方天地重新恢复秩序,便是方尘的职责。…

重立轮回免费阅读

重立轮回免费阅读第一章 锻工

  这是一个方圆百丈大小的湖泊,深绿色的湖水在夕阳的光芒下闪烁着粼粼波光,湖边之处生着无数茂密的芦苇。

  哗啦一声,一道人影自湖泊中央冒出头来,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那人影先是朝四面看了看,然后朝着湖边快速划起水来。没过多久,那人湿淋淋地爬上岸来,却是一名十六七岁的瘦削少年,只不过,少年眸中透着和他年龄不相称的锐利和沉稳。

  少年立在湖边,随手一搓,便有一团红色火苗出现在他指尖。他手指一弹,那火苗便飞快在他身躯表面游走了起来。几息之内,他那一身湿淋淋的布衣已经被烘烤地干透,但却没有任何一处被烧破。

  湖边树丛中,突然有人发出“咦”地一声。

  少年一侧头,喝道:“什么人?”

  一名身着粉色衣裙的美艳女子走了出来,好奇地看着方尘,说道:“你叫方尘吧,我记得你,你是前年进宗门的三级锻工,你们那一批人里面,你是最年轻的。”

  她抿了抿粉红色的小嘴,说道:“你的地火诀已经修炼到练气二层啦?不错嘛,御火的手段很有一套。”

  少年方尘脸上表情变得和缓了些,他从记忆深处找到了这粉衣女子的信息,星罗宗内门弟子易初晓,修为练气八层。前年自己被从江边村带到星罗宗的时候,便是易初晓带着自己这一群人在星罗宗外围参观的。因为容貌美艳兼之温柔可亲,易初晓是星罗宗诸多锻工们心中的女神,据说很多内门弟子也喜欢她。

  “原来是易师姐!”方尘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说道:“我是两个月前踏入练气二层的。”

  “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易初晓叹了口气,她知道,方尘这样被招入星罗宗做锻工的人,虽然名义上来看,是被招收进了修仙宗门,实际上却只能得到最低劣的功法以及最少的修炼资源,绝大多数锻工都在繁忙的劳碌中终了一生。

  只不过,宗门制度就是如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况且,她也知道,若非是方尘这样的锻工乃至地位更低的植工们辛勤劳作,他们这些内门弟子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修炼资源。

  “这个给你!”易初晓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只小瓶丢了过来,说道:“这是一阶聚气丹,应该足够让你修炼到炼气三层了。好好努力,争取成为正式弟子,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

  说着,她点了点头,径自回头而去。

  在她看来,方尘能够这么快踏入练气二层,而且拥有这样的御火手段,无论资质还是天赋都还算是不错的,因此她才会提点一下方尘,也算是结个善缘。

  “多谢你了易师姐!”

  方尘大声说道。

  待到易初晓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后,方尘把那小瓶打开来,便看到里面放着二三十颗圆滚滚的绿色丹药,透着一股扑鼻的清香。

  方尘随意看了两眼,嘀咕道:“材料还可以,不过炼制手段一般,勉强算是中品吧。”

  要是换了三日前,方尘得到这一瓶丹药,必定欣喜若狂。只是此时,方尘体内的,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出身农村的三品锻工了。

  作为森罗殿转轮王手下第一执事,方尘主司转轮六桥,掌控着森罗殿前往六道的唯一固定通道,可以用权势滔天来形容。只是某一日,转轮王突然令他闭关修炼森罗殿第一禁法天鬼入梦诀。对于转轮王的命令,他没有任何拒绝的能力。虽然明知道这个命令来的有些蹊跷,他还是踏入了九阴池,开始修炼这据说自森罗殿立殿以来从来就没人修炼成功的法门。

  然后他毫无意外地修炼失败,魂魄碎裂,化为梦景中一只最普通的梦魇,浑浑噩噩地渡过了不知道多少年。

  再次醒转之时,他便已经附身在和他同名的被人沉入湖底的少年方尘身上了。少年方尘的许多记忆,都已经随着死亡而消散。好在少年方尘经历简单,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丹药炼制成功后,按照其品相,可以分成极上中下四类,每一类的灵力蕴含量大概相差两成。能够炼制出中品丹药的修士,已经可以称为炼丹师了。然而昔日方尘所使用的丹药,都是世间最顶级的炼丹宗师所炼制,最差的也是上品丹药,难怪他会对这丹药颇有微词了。

  他也知道,此时身份不同往常,这一瓶丹药对此时的他来说,算是弥足珍贵。

  他收了小瓶,快步向前走去。

  穿过树林,又走过一条长长的山路,前方便是一个两三丈宽窄的山洞,洞顶上写着一个“七”字。

  这是星罗宗七号锻造坊,是方尘平时干活的地方。

  他立在洞口犹豫了下,踏进去之时,但见一名黑衣青年正盘膝坐在侧面石室当中。

  方尘一眼就看出,这黑衣青年居然有练气五层的修为。

  “方尘?你怎么才来?”黑衣青年见到方尘,哼道:“好几天没来了,你小子再不好好干活,就等着被赶回家去吧。”

  方尘冷冰冰地望了他一眼,黑衣青年心中一凉,如同被一瓢冷水自头顶上浇下来一般,竟是手足僵硬,出声不得。

  下一刻,他便已经恢复了正常,再仔细看时,却发现方尘眸中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光芒,看上去一副老实憨厚之状,正是他印象中方尘的样子。

  “胡总管,我这就去干活!”方尘朝这胡总管施了个礼,然后匆匆走进了山洞。

  胡总管愣了一愣,揉了揉眼睛,嘀咕道:“难道是我看错了?”

  他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于是便不再多想,继续闭目修炼起来。

  却说方尘踏入这山洞,沿着倾斜的洞穴朝下走了十几丈,拐了个弯,便有一股蕴含着硫磺气息的热气扑面而来。

  前方是一个方圆六七丈的石室,地面上百来个拳头大小的孔洞中正喷射着橘红色的火焰,三四十名赤裸着上身的汉子正将一柄柄刀剑粗坯放在孔洞上方,用锤子一下下锻打着。

  这是用特殊的方式将地下深处的地火引上来,以较为温和的方式形成火焰,用来锻造之用。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工作,若非是身有修为之人,很难抵受得了狂躁的火系灵力侵袭。

  方尘走进这石室,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左侧一名精瘦青年侧头朝方尘笑了笑,回头继续忙碌着。右边三四人却是同时脸色大变,其中一名秃头大锤砸落而下,没掌控好力道,竟是把一柄剑坯直接砸断了。

  方尘把这一切都收到眼底,他冷笑一声,去左侧木箱旁边取了几柄剑坯,然后走到精瘦青年旁边,随手拿起一只锤子,将一柄剑坯放在孔洞上方的火焰当中,一锤子砸了下去。

  啪地一声,锤面和剑坯相触之处,橘红色的火焰四散溢出。

  “小方,你又忘了我教你的锻打要领了!”精瘦青年侧头刚好看到这一幕,于是说道:“锻打之时要向不能用蛮力,要利用大锤砸下去本身的冲劲,同时手掌要虚握,不能实握——”

  他话还没说完,方尘已经又是几锤子砸了下去。虽然方尘的用力方式完全没有任何技巧,但是锻打的位置以及角度却是妙到了极致,三四锤下去,那剑坯已经隐隐成形。

  “啧,小方你从哪学来的这本事?”精瘦青年惊呆了,干脆丢了手中大锤,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方尘对这精瘦青年印象不错,从旧有的记忆中,他知道精瘦青年叫做叶剑飞,昔日对他多有照顾。

  他微微笑了笑,说道:“这几天略微有点感悟!”

  随后,叶剑飞便眼睁睁看着方尘在大半个时辰的时间内,将一柄剑坯锻打成型。他用力拍了拍方尘的肩膀,满脸炽热地道:“小方,做兄弟的平时待你不薄,你这手段一定要教我!”

  方尘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

  旁边几人也注意到了他俩的异状,不过此间异常嘈杂,他们还道是叶剑飞在指点方尘,也没有人在意。

  方尘随意说了几句,便让叶剑飞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不过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方尘的那种程度。试了好几次,他锻打完一柄剑坯的时间都在一个时辰左右。当然,这比他之前所需的一个半时辰要强上太多了。

  两个时辰以后,方尘已经又将三柄剑坯锻打成型,换了平时,他一整天都未必能够锻打这么多。而且这几柄剑坯锻印平整,色泽均匀,显然品相不错。

  此时已经入夜许久,地火即将熄灭,锻工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山洞。

  “方尘,我们走吧!”忙碌了一天,叶剑飞也有些累了。

  “好的!”方尘刚刚占据了这具身体,好多记忆都不是很清晰了,有叶剑飞带着他会方便一些。

  两人走到洞口之处,叶剑飞将自己今日打造的剑坯递上去,说道:“胡总管,我今天完成剑坯五柄!”

  那胡总管眯着眼睛将几柄剑坯一一看了过去,点头道:“三柄小有瑕疵,一柄微有瑕疵,一柄毫无瑕疵,不错!”

  他摸出一块玉简,在叶剑飞名字那一栏下面细细做了标记,又抬头说道:“叶剑飞,你今年已完成剑坯四百八十柄,刀坯三百四十柄,盾坯一百块,宗门贡献达到七千四百,已经超额完成今年的任务”。

  锻工们锻打的剑坯、刀坯根据品相不同,所得的宗门贡献度也有不同,以剑坯为例,品相共分五等,分别是颇有瑕疵、小有瑕疵、微有瑕疵、毫无瑕疵、品相出众,所得的宗门贡献分别为五、六、七、十、十五,三级锻工每年的任务便是完成宗门贡献七千,多余的便可以以奖励的形式发下来。

  方尘默不作声地将自己锻打的剑坯交了上去。

  胡总管再次打量了下方尘,确定方尘的确和他印象中完全无二之后,才开始仔细看这几柄剑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