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花边全文免费阅读_花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花边

状态:已更新18.6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09-04-10 07:39:51

简介:  一名曾经的国家特勤人员,一名国安的“冷冻”人员。却在一个滨海小城做起了狗仔队,而且还乐此不彼。  狗仔队可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什么?你说我色?你错了,我经常追踪美女不假,可是那是为了工作,工作你懂吗?我工作起来可是很认真的!  花边新闻不是制造出来的,是要亲自到花丛里去采集的。  什么?你说工作以外的事情?那属于情不自禁,常在花边走哪能不湿鞋?你要采访?对不起,无可奉告!  …

花边免费阅读

花边免费阅读【第二章】 假女警和真坏人

  从屋里冲出来的身影颇为矮小,叫声倒很是洪亮。那矮小的身影手里还提着个不知道什么棍子,冲出来对着舒铭宇就是“嘿”的一个突刺,就像电影里士兵的刺杀动作,做得倒是很标准。

  舒铭宇侧身躲过,本能地抬脚便要踹过去,不料怀里的女孩却惊天动地地大叫起来:“不要!”,一边叫着一边不顾一切地想要扑过来。挣扎中“啊”的一声痛叫却是把肩关节挣脱臼了。

  这时候舒铭宇也看清冲出来的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便硬生生地收住了脚。那小孩却不躲避,兀自提着一根木棍指着舒铭宇,一副冷冷地表情道:“放开我姐姐!”

  舒铭宇本来不过是看这女警样子可爱,有意逗弄她,没想到却把她弄伤了,这倒不是他的本意。便道:“干嘛这么拼命?别再乱动了,我给你关节复位。”嘴上说着,手里却也没闲着,双手摸到那女孩的关节,忽然一用力,“咔”的一声轻响,将那关节复了位。

  那女警痛哼一声,眼泪便又下来了。小男孩却不知道舒铭宇这是在给他姐姐复位关节,见姐姐疼得哭了,便又奋不顾身地冲了上来,冲着舒铭宇又是一个突刺,口中还叫道:“杀!”

  舒铭宇自然不想被他刺到,一伸手抓住那棍子道:“小子,不想你姐姐受伤就不要再瞎闹了。”

  男孩用力回夺木棍,却是纹丝不动。女孩这时开口道:“小峰让开!”那叫小峰的男孩似乎很听姐姐的话,闻言便干脆放开木棍退开两步。眼睛却还死死地盯着舒铭宇,一副愤愤的神情。

  舒铭宇随手将木棍往墙上一靠,对女孩道:“你弟弟倒是很听你的话,不过你没事扮什么警察?不知道假扮警察也是违法的吗?”舒铭宇此刻自然知道她这个警察身份有问题,不仅行为动作颇多疑点,就连服装、警棍也都是假的。

  那女孩听了脸微微一红,说道:“谁假扮警察了?我这是戏服,今天在学校排练舞台剧才穿的。”

  “原来这样”,舒铭宇笑道:“那你瞎叫什么‘站住,不许动!’?”

  舒铭宇这么一说,女孩似乎又想起他“小偷”的身份。不由自主地又退开一步道:“你是坏人,我是……”女孩本来想说自己是警察,这时候却也意识到不对来了。

  这个女孩叫邬思洁,是春海电影学院表演系三年级学生。最近学校里在排演一个舞台剧,她演一个警察。为了找到当警察的感觉,她这段时间一直假想自己就是个警察,时间长了便仿佛自己真的是个警察了。

  今天她因为晚上有事,连衣服都没顾上换就急匆匆地从学校回来。刚到家门口打开门,听到有人喊“抓小偷”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进入了角色,这才会对着跑过来的舒铭宇喊“站住,不许动!”这个时候舒铭宇说起,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入戏太深了,竟然把台词都用上了,不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个警察虽然是假的,可是面前这个“小偷”却未必不是真的,而且刚才他还抓住自己威胁说要把自己“先奸后杀!”那就更是坏人无疑了。一想到这,她便又紧张起来,再次退开两步并护住弟弟,看向舒铭宇的眼神也是一副警惕的样子。

  舒铭宇见她这样知道她害怕,便笑道:“既然你不是真警察,我自然也未必是真小偷了。”

  邬思洁见舒铭宇长得倒还算高大,不过头发乱蓬蓬的,一副笑得坏坏的样子怎么看都不象是好人。便道:“你不是小偷人家为什么追你?你不是小偷躲到我家来干什么?”

  “你什么时候看见有人追我啦?再说我也没躲在你家啊,不是你让我‘站住,不许动’的吗?你又不是警察,在家门口让我站住,那自然是邀请我进来啦!”

  邬思洁听他强词夺理,心下气愤,自己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他被人追,可是刚才明明听到有人喊“抓小偷”,就看到他跑过来的,不是抓他是抓谁?至于叫他不许动,他非但动了还闯到自己家里来了,却还厚着脸皮说自己邀请他。

  心中虽然气愤,可是这个坏蛋此刻还在自己家里,若是他真的自己来个先什么后什么的,自己姐弟俩可不是对手。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害怕,自己姐弟俩相依为命,家里再无别人,若是这个家伙真的行起凶来连个帮自己的人都没有,自己这个假警察拿他这个真坏人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个叫小峰的男孩似乎感觉出姐姐的害怕,又抢上半步,拦在姐姐身前。

  舒铭宇见那男孩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笑道:“不错,小小年纪就知道保护姐姐,像个男子汉。不过你现在的任务不是对付我,这几天你要照顾好姐姐,姐姐手受伤了,最近不能用力的。”

  说着又对邬思洁道:“我虽然不见得就是好人,不过也不会伤害你们。至于你的手,那是个意外,我没想到你保护弟弟那样拼命了,关节虽然给你接上了,但是最近几天不要用什么力气,否则很容易再次脱臼。过几天就好了。”

  舒铭宇说着掏出随身带着的记号笔,就在门后的信箱上些了个大大的电话号码,笑着道:“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说不定我能帮到你的忙!”

  见邬思洁不说话,舒铭宇便有带着他那特有的坏坏笑容道:“那么我走了!”说完也不等她有什么表示便开门出去,又“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见舒铭宇就这么走了,邬思洁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扣子都挣开了,露出一片春guang,不由想起刚才他搂住自己在自己耳边说什么先奸后杀的,那气息弄得自己耳朵根痒痒的。自己还在他怀里拼命扭动,那这一片春guang岂不是都让他看了去了?心理想着,不由脸上发起烧来,连忙伸手掩住衣襟。

  一抬手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邬思洁暗道一声糟糕,她急急忙忙地赶回来就是因为好朋友给自己介绍的新工作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再晚可就迟到了。邬思洁想着连忙进屋换衣服去了。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街上的路灯都亮了起来。看看时间不早了,舒铭宇便挥手拦下一辆出租,向诱惑酒吧去了。这是他和路为德约好的地方,每次跑散了,没有特殊约定的话他们就会到那里去碰面。今天自己耽搁了点时间,而自己的车却让路为德开去了,希望那家伙这会儿不要喝醉了才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