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昨日轮回全文免费阅读_昨日轮回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昨日轮回

状态:已更新44.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01-16 20:21:22

简介:  “东皇出,轮回始!开天碎,昨日成!”低低的呢喃飘飘荡荡,带起无尽沧海桑田!  6012年,不论是科技还是武学都达到了一个巅峰,且看一科研疯子,踏上诸神未完成的路  …

昨日轮回免费阅读

昨日轮回免费阅读第一章,你的仇,你的恨,我替你背下了

  八月十五,月似银盘,天空作美,万里无云。钢铁牢笼般的巴蜀市,市中心一座老宅,格外惹眼。

  巴蜀市,中州西部的一个小城市,自然不可能跟上京之类的大城市一样,大家族林立,类似的古宅大院数不胜数,巴蜀,唯一的大家族,李家。占据着这钢铁牢笼中唯一的老宅,李家在中州只算是一个中流家族,或者连中流都算不上,可在经济并不算发达的西部,还算是说得上话的,在巴蜀市更是说一不二的。八月十五,正是李家每年奔赴各地忙碌的族人,团聚的日子。

  灯火通明,古老的宅院用的全是灯笼烛火这古老的照明方式。朱红的油漆,精美的壁画,处处透着一股子书香气息。

  大门口的两个巨大红灯更是比得上成人的个头,可门口那鲜红的未干血迹却显得格外刺目。

  大宅内,走廊,过道,甚至连窗户都挂着尸体,不知道是死在刀下还是死在匕首之下,反正是冷兵器。而且所有尸体,全都喉咙被割破,绝对没有第二刀,全都是一刀毙命。看尸体的伤口位置,如出一辙,大院里,走廊里,过道上,近千平方米的地方拜放了超过五百具死法一致的尸体。更可怕的是,居然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大堂,一张巨大的圆桌四分五裂,四周的座椅也没有一张是完整的甚至老宅的大梁,都摇摇欲坠,房顶的红瓦片,时不时的掉落下来,砸在尸体上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格外刺耳。

  这些尸体不仅仅有李家的人,还有一堆黑底衣服上刺着血红“灭”字的尸体,这些尸体在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周围堆积如山,给男人留下一个方圆六七米的空间,这方圆六七米的空间内,只有一个男人,一架轮椅,一杆八尺银枪,枪头还滴着血,血落在地上,更落在男人的心里。男人身上没有丝毫血迹,而且,男人坐在轮椅上,那原本该是双足的地方,却是空空如也。男人居然是残废。

  男人的胸口微微起伏着,长长的青丝大战后依然是整整齐齐,双目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哀伤,带着淡淡的死寂。略显普通的面庞,也是挂满了哀伤。

  “原罪,灭字堂。连诛,出来吧,你的这些手下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了,让我李灿看看,原罪,究竟强到什么程度。”

  男人扫了一眼横七竖八的尸体,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哀伤。说话间,真元暴起,向着大门的位置肆虐而去,尸体纷飞,在无人注意的地方一股小小的却比四散而开亮一些的劲气朝着角落里那两具身着李氏族服的女尸去了。

  “想不到啊,小小的巴蜀李家,居然藏着这样的圣级强者,而且还是一个残废。若不是头领勒令我必须来,今天怕就是我们灭堂第一次任务失败的记录了。阁下杀我灭字堂72侩刀手,想必也消耗了些许功力了吧!嘿嘿!”

  略带阴森的话语,一衣着黑底白色灭字刺绣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也就是先前残废男人劲气爆发的地方。男人长相也很普通,除却那面庞不说,仅仅是那双眼睛就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来吧,连诛大名,在下还是略知一二的。”

  语毕,那没有双腿的李家男人以真元推动轮椅,劲气吹开挡路的尸体,银枪带着带着碧绿的光芒,径直刺向门口身影若有若无的男人。银枪所过之处,在空中划出一道碧绿色的痕迹,久久不能逸散。

  “好!消耗过半真元还能有如此威力,不错不错!”

  被称为连诛的男人,面对如此威力的招式,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是一丝丝的赞赏,一丝丝的兴奋,很久,很久没有实力相当的一战了。

  连诛没有选择自己最擅长的刺杀,圣级,有圣级强者的尊严,自从成就圣级,就没有再出过任务,这次自己也是抱着游玩的心思来的,不想却碰到同级的强者,而偏偏这人也是刚刚进阶不久,自己也进阶不到两年,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对手啊,而处于谨慎这才以手下72侩刀手的性命耗去对手大半真元。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正面战圣阶,却也没有丝毫惧意,大宗师级别就有过多次刺杀圣阶强者的经历,虽说只有三次成功,可至少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血红色真元自连诛体内爆出,这是原罪组织特有的劲气,也是原罪的立足之本,五行属火,却诡异的把火练得阴沉。

  爆出的血色劲气爆出,挡住李家男人碧绿色的木属性真元。挥手提刀,不着痕迹的闪避开去。

  刀,一把断刀,一把三尺长的断刀,而且从刀的断处来看此刀仅仅剩下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依旧有三寸之长,不知是被折断,还是原本就打造的断刀。

  一招,双双抵消,轮椅旋转竟是古时杨家回马枪,不过此不是回马,轮椅不及马高,却也不少于回马枪之势,眨眼间双方已经拼了数十计,宽达一丈有余百年杉木门,禁不住逸散的劲气轰然炸开,门上那“书香门第”的牌匾也掉了下来,一股碧绿劲气牵引,轮椅上的男人迅速后退,那牌匾也缓缓飘到到男人面前,男人双手抚摸那“书香门第”四个个纯金大字,就像抚摸妻子长发一样,男人的嘴角,那一丝血迹在男人碧绿劲气间苍白的脸庞上显得格外刺目。男人,李家男人却是丝毫未觉,那牌匾,乃是家族曾经辉煌的荣誉,男人眼中的哀伤更重了,即便是自己活了下去,家也不成家了。

  连诛眼见男人嘴角那一丝血迹,从小在杀戮中长大的他,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那是一种不解的光芒,他一直所接触的人都是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而眼前的男人居然拼着自己受伤却要保护那没有丝毫“意义”的牌匾。

  “男人,虽说不能理解你的做法,圣阶,你值得我用这招了!一招,定胜负,见生死吧!”

  连诛却是放弃了,自己用72名手下,换来的优势,只要久战,拖到后期,自己可以说是胜券在握,可他放弃了,那心中潜藏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去赢值得尊敬的强者。一招,定胜负。

  “人名,连诛,刀名,连诛。接我,连诛!!!断魂!散!!!”

  “原罪有你这样的人,也算是异类了!一招,见生死吧!接我李家秘技,青木,莲华!”

  一刀,银月染血,一枪,繁星失色。刀,是断刀,刀断处可由真元补缺,虽未能不全,可残缺未尝不是一种美!枪,碧绿银枪,一枪似要冲破那苍穹,化作碧绿色巨龙。

  “哧~~~!”

  没有预料中巨大的爆炸,却是怪异的类似一阵干柴遇到烈火发出的声响。两股劲气,泾渭分明的从两边激荡开去,一个巨大的红绿各半的圆圈在李府老宅的内院肆虐开去。

  血红所过之处青石地面三寸化为青石粉,花岗岩打造的假山,和朽木没什么区别,寸寸粉碎,千米内一切皆为粉碎,老宅,老院寿终就寝甚至周围的“钢铁牢笼”在靠近老宅院墙的地方都被那余劲震得微微变形,加上那血红劲气的腐蚀效果,那新型钢墙上面留下一个个拇指大小的圆点。而碧绿所过之处草木尽皆疯长,青石的地面,那原本在地下长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种子都长了出来,院中小树瞬间长大,那寸许草坪,更是能藏虎。疯长后,一切都凋零,“莲华”,莲,寒冬埋于地下,水中,来年依旧能茁壮,足见其生命力。华,升华,或者说化,一切生命都有尽头,疯狂的生长,已经抽光了他们的生命元气,一切皆凋零,化为粉尘木灰。中招者,谁能抗衡生命被剥夺!

  逸散的余劲,占地超过两千平米的李家老宅一片废墟,而废墟中,那杆银枪插于地下,男人借着八尺银枪立了起来,身后厚厚的草木灰烬,衣裳褴褛,可背上那牌匾依旧一尘不染,“书香门第”四个大字依旧熠熠生辉。连诛,手持断刀,眼中尽是赞赏,尽是痛快。这杀手中人,居然会有此等心性之人。看了一眼,那借长枪立起的男人。丝毫没有在意那嘴角的血迹,血色的劲气收回体内,嘴角那血迹也是格外显眼。旋即,那收起的气势突然爆出,更胜先前之势令人全身颤抖的气势!他,放开心性一战,拼着受伤,修为更上一层楼!

  那名自称李灿的男人,最后看了一眼老宅的角落,眼中无尽的哀伤,哀伤中,还有一丝解脱,一丝莫名的希望之火在燃烧着,也烧尽了男人最后一丝生命力,倒下了!

  整整一个小时,那令人颤抖的气势一刻不停的散发着,压迫着。一个小时后,一阵劲气爆出,血色弥漫,身形一闪,连诛,已然离去。只是那血色少了一分诡异,多了几分炽热的色彩,似火的色彩。消失的身影,“也许,我也该去找他了!记得,我,原罪,灭字堂,连诛!”

  连诛离去片刻,院内的尸体血迹,草木灰烬,青石粉末,一切的一切都化为血雾,消失无形,重新化为宇宙中最基本的能量。

  可是那灰烬粉末化为宇宙中最基本的能量之后,那厚厚的草木灰烬之下,却还遗留着一具“尸体”,那是个少年,可少年竟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他是大战中李家唯一的幸存者,李家男人,那个名为李灿的少了双腿的男人,拼尽全力,为李家留下了一个种子。或者说,是连诛给李家留下的种子。“原罪”中,那专门负责灭门的灭字堂堂主,竟然有斩草不除根的做法。

  年仅十二三岁的少年站了起来,眼中那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以及那眼底藏不住的一丝疯狂,全身没有丝毫能量波动,可骨骼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少年的竟然开始长高,面庞也发生了变化,喉结变得突出,一瞬间,少年变成了十七八岁的青年。

  “今日起,没有李扬,只有李共由,你的仇,你的恨,我都替你背下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