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神魔枪全文免费阅读_神魔枪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神魔枪

状态:已更新34.8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6-01 20:00:24

简介:  东皇、西决、北魑、南音历经洪荒传承到今的上古四大家族,牵扯出一个扑朔迷离的神魔秘密……  三次元素高潮,上古神魔之秘,贯穿整个星空大陆的空间裂痕,天魔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人字卷现世,命运的轮盘悄然转动,天地密卷,太古魔尊,神魔枪的苏醒是救世还是灭世?  上古云帝转世到宁家,取名宁释,却遇到了同时投胎到本家的“人字卷”,天赋异禀的二人,从小便开始了在修炼一道上的比拼。为了提…

神魔枪免费阅读

神魔枪免费阅读第一章赤星横空贯阴阳

  “快快快,掩盖踪迹,掩盖踪迹!宁重山,压住你的阵脚。岳山长老,你那边的灵力有些薄弱!挡住,给我挡住!”镇江府内,一道气势恢宏的炙热光柱冲天而起,穿过雕梁画栋的屋顶,犹如一道逆天贯起的重剑,笔直地向天斩去。

  屋院之外,九位长老面色赤红,每个人都抓着一个巨大的图腾柱,死死地将之按在地上,微微张开的嘴巴里,五颜六色的灵气犹如不要钱一般,疯狂地朝着图腾柱灌注而去。

  九位长老分别控制的九个图腾柱,每个图腾上面的兽像都各不相同,但是如果仔细分辨,就能够看出,这九个不同的兽像都有几分相似,因为他们分别代表着神兽盘龙的九种变化!

  在这些图腾的顶端,是一座小山大小的盘龙虚影座,停在半空,忽明忽暗闪烁不定。虚影笼罩在整个镇江府之上,把那道逆天光柱的气势隐匿其中,不致外泄。

  穿过屋顶的巨大光柱犹如滚滚狼烟,源源不断地撞击在盘龙虚影上,巨大的能量冲击,竟然使这金色的能量犹如烟雾般,翻滚着向四周逸散!

  “各位长老,挺住啊!我宁氏未来的振兴和灭亡就掌握在你们手里了!我宁延寿在此承诺,只要撑过这一劫,我宁家定不会亏待众位,事后,每人赠与一颗七玄苍穹丹!”宁延寿脸上虽然焦急,但是明显看得出喜色多于焦虑,仿佛这逆天之光是什么好事一般。

  听到七玄苍穹丹五个字,双手抱住柱子的九位长老明显吃了一惊,原本赤红的脸上阴晴不定,仿佛受到极大的动摇,脸上除了吃力的神色之外,又多出了犹豫,贪婪等复杂的表情。

  之前被唤作宁重山的长老,见到其他几位长老虽然脸上有所动摇,但却没有一位付诸行动,于是一咬牙,率先腾出一只手,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胸口。

  “砰!”很难想象,一个人锤击自己的胸口,竟能砸出金石交鸣的声音!

  “噗!”随着这一拳砸下,宁重山的嘴里,顿时溢出了几缕带着金丝的血液,这些血液看起来虽然和常人的血液相差甚小,但发出的光耀却显得柔和而宁静。

  随着这些血珠源源不断地溢出,宁重山喷吐出来的淡蓝色灵力猛然化为深蓝,灵压也提升了数倍之多!

  血珠并没有滴落在地上,而是顺着这道深蓝色的灵力光柱,被吸入图腾张开的嘴里!

  当第一滴血珠融入到图腾之中时,宁重山掌控的牛首龙身图腾柱,突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哞——”

  这声牛吼好似从恒古传出,击打在那道金色光柱之上时,金色光柱的气势明显一弱。借着如此机会,整个插在地上的牛头图腾猛然涨大了一圈儿,把整个地上的青石撑得尽数崩裂!

  宁延寿见到如此场景,便知道自己的弟弟下了大本钱了,他吐出的一大口,乃是自己的本命真血!宁延寿心里一痛,大声叫道:“诸位长老,还等什么?”

  听到族长的吼声,又有两位长老齐齐叹息一声。跟先前宁重山的做法一样,腾出一只手,狠狠砸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吼!”“咕咕噶!”随着两大口精血的灌入,两声震天龙吟同时响起。

  冲天的光柱随着两道虚影的撞击,明显又黯淡了几分。

  紧接着又有四位长老一咬牙,分别重复这刚才的动作!随着此起彼伏的龙吟声,本可一人合抱的图腾柱疯狂暴涨,整个院落里的青砖纷纷崩溃,镇江府上空的盘龙印越来越清晰,而那道逆天光柱的颜色却越来越淡。

  “哇,哇,哇……”随即婴儿的啼哭声传了出来,屋内接生婆欣喜地大声喊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母子平安,是位公子,是位小少爷啊!”

  随着喊叫声的传来,那道光柱渐隐渐熄,最终退了回去,消失在了屋中。

  九位长老齐齐松了口气,纷纷手指翻动,捏起结印,收起法术。

  直到盘龙印彻底收起,图腾纷纷化为原先粗细,宁延寿的心才踏实了下来,脸上布满了欣喜的神色,大声吩咐道:“这次我儿降生,全仗众位长老舍命维护,我宁家定不会亏待众位。七玄苍穹丹待我一会从族库取出再给大家,现在就请诸位长老在原地稍作休息。此次,人间卷降临我宁府,是福是祸还不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此重要的信息关乎我整个宁氏的安危,众位皆是我族内长老,想必其中的利害也不用延寿多说!”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拱手说道:“府主放心,我们九人作为镇江府守护,自然清楚得很,关于少公子的事情,我们不会透露分毫。”

  宁延寿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如此延寿就放心了!那么延寿就不打扰众位长老了。来人,扶长老们到后房休息。”

  听到宁延寿的话,除了宁重山以外的十一位长老纷纷行礼,在丫鬟侍从的搀扶下,到偏房打坐休息去了。

  脸色苍白的宁重山站在原地,虚弱地笑着道:“恭喜大哥。”

  宁延寿上前拍了拍宁重山的肩膀,感激地说道:“三弟,这次多亏你了!”

  “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这都是为了我镇江府宁氏啊!”宁重山笑着说道。

  “好了,出于私情大哥也该谢你,刚才若不是你率先逼出精血,那些长老哪能那么痛快地放出本命真元,之后又维持了那么久,恐怕伤得不轻吧?要不然你也先到里面去歇歇再说吧。”宁延寿关切地看着虚弱的宁重山说。

  宁重山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就不逗留了,婉儿也有身孕在身,我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

  宁延寿顿时为之一愣,苦笑着说道:“真是为难你了,那大哥我就不留你了,回头我命人拿个品色最好的七玄苍龙丹给你。”

  宁重山笑了笑,冲着宁延寿拢了拢手,便告退了。

  宁延寿也顾不上送自己这位弟弟,拍了拍宁重山的肩膀,便进了屋去。

  宁重山出了镇江府的内亭,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其实他在来之前,自己的妻子就先一步出现了难产的情况!本来找了全镇江府最好的接生婆给夫人接生,哪知道宗家宁延寿的夫人也同时降生。

  自家接生婆被人家提前接了去不说,哪里知道,宗家公子竟然又是千万年难遇的“人间卷”转世!

  不但接生婆是现找的,就连夫人生子,自己也必须要去帮宗主,而不能陪在自己夫人身边,想到这里宁重山的心里就不由得难受,顾不上丹田的剧痛,飞快往家里赶去……

  “婉儿!婉儿!”跌跌撞撞跑回自己的院落,还没到家门口,就看见两只手都是鲜血的接生婆,踮着脚在门外张望。

  见此情景,宁重山顿时一呆,犹如疯了一般,闪身来到接生婆面前,抓住接生婆的肩膀大声吼道:“王妈,你怎么在这?我的婉儿呢?我的婉儿怎么样了?”

  接生婆被捏得生疼,死命地甩开宁重山,焦急地说道:“老爷,您可回来了,快!没时间了,赶紧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宁重山一听,眼前一黑,一口逆血攻心而上,随强行忍着不让它从口中喷出,却不料从鼻孔中流了出来,赤红着眼睛的宁重山,犹如一头狰狞的狮子,疯狂地看着王妈,大声吼着:“你胡说什么呢!两个都要,两个都要保!”

  “谁让你刚刚不在,现在你来跟我吼?快点决定,要大人还是要孩子!”接生婆毫不客气地回道。

  宁重山身子一晃,还没等他站稳,王妈已经揪着他的衣服将他拽进了屋里。

  此时的宁府中,所有人都忙做了一团。而宁府上空,却飘着一朵似平平无奇的白云。

  白云之上,两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相对而坐,朝着金光渐渐淡去的宁府张望。其中一位胡子拉碴的老者,听到产婆与宁重山的对话,不禁皱了皱眉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