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神匠全文免费阅读_神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神匠

状态:已更新29.3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1-12-26 21:04:49

简介:  这里没有斗气,没有魔法,更没有修仙,是一个全新的,以神兵为主调的世界。  这里,每个人独特的神兵和其中具有迥异神通的兵灵,便代表他所有的力量。  萧然,他本只是一个普通的下人,但偶得一柄有自主意识的天外魔兵后,就踏上了成为兵灵师的道路。有上古神匠一族血脉的他,竟是奇怪的可以和妖兽及神兵沟通,又可以锻造神兵及改善其的材质特性,堪称世间罕见。  敌人很强大,我却可以将他们踩在脚下。…

神匠免费阅读

神匠免费阅读第1章 枯林红夜

  大地疮痍,断戈悄染残月,寒枝老树,不知几回寒暑。

  夜幕低垂,狂沙中,一片血红!

  荒郊林间,毫无人烟,沉寂中隐有孤雁横飞,寒鸦愁鸣。溃烂的泥泞小路旁,怪石嶙峋,沉睡的枯黄骸骨静静的倚着,那空洞无神的碎裂头骨,画满了岁月的刻蚀…

  忽然间,无边的黑暗中逃窜出三个矮小的身影。低沉的夜空下,勉强能模糊看清,两个衣衫褴褛,一个身着华服。竟是一个男孩,两个女孩!

  他们看似十四五岁年纪,应是年轻气盛的时期,但此刻却是脚步虚浮,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行道迟迟,身形踉跄,如履泥浆。小男孩年龄最长,但像极了乞儿,几乎浑身血痕,触目惊心,他憔悴消瘦的脸庞完全遮掩了他那本因有些英俊的容颜,而那干瘪的眼皮不停的跳着,似乎不断诉说着少年内心的那一缕久颤不止的慌张。

  而其中一个面色白净,容貌秀丽的小女孩却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她双腿一软,终于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顿时被一股阴森的寒气笼罩了娇躯,她陡然间一个激灵,两条白皙却没有伤痕的小腿不住颤抖,竟是再也站不起来!

  最弱小的小女孩走了上来,她衣着普通却和那少年一般,每道破痕之下,都有一丝血渍,不停的向衣衫各处贪婪的蔓延,但她好似浑然不觉疼痛,竟是使起浑身最大的力气,将这华服女孩向弱小的肩膀上一扛,说道:“萧然哥哥,小姐,小姐她昏倒了!”

  那名为萧然的男孩面色急切,豁然转身,他见此心中一紧,连忙将华服少女背上了后背。这一刻,虽然少女并不重,但萧然却忽觉背上如负千钧,更是仿佛背起了这沉重低垂的无情夜幕…

  小女孩看着萧然毫不犹豫的将小姐背起,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凄楚,她多么想说,萧然哥哥,灵儿也跑不动了!但是这句无声的呐喊,却只回荡在她那颗颤抖不已的心泉。她摇了摇头,只是贝齿紧咬,双眸楚楚,那满是伤痕的小脚,依旧向前迈着,不料却被地上一截断骨绊了一下,重重的摔倒在地。

  但她倔的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鲜红血滴流下也强忍不哭,正如同她坚强的内心一般。

  但萧然却感觉到了什么,霍然转身,当他看到那挣扎爬起的弱小身影时,心间一颤,惊呼道:“灵儿?你没事吧?”说罢他连忙回头近上前来,那慌张的步伐却也险些被这崎岖的路面给绊倒。

  “萧然哥哥,灵儿没事,我们不会死的,对么?我们会逃出那些坏人魔掌,对吗?”灵儿虽然坚强,但心中仍是有些害怕,她看着前方无力瘫倒的骸骨,心神一颤。

  林间凄凉的寒风中回荡着方才的问话,犹若一柄寒霜冰锥,深深的刺进了萧然的内心。

  他不知如何回答,但见小女孩面色鹅黄,一幅病态,凄凄楚楚,心中也是一疼。

  “当然,我们会逃出去的。”萧然点了点的头,面上有些苦涩,随后却牙尖一咬,他迅速的拉着灵儿的小手,大喝一声,将她也拽上了自己的后背。他慌忙的转身,却没有感觉到,那柔弱的小脸,悄悄的紧贴在了他那略显消瘦的右肩!

  那消瘦的身影,如今却如同一个巨人一般,默默的承受着这让人欲将崩溃的压迫。

  这压迫不是来源于两个女孩的重量,而是身后不断传来的呼喝!

  “快!东西一定在他们身上,追!”

  这一声充满杀意的声音,好似地府无常的催命符一般,贴在了萧然冷汗迭起的后心。他无力的双腿迅速的向前拖着,速度却是慢的出奇!

  小女孩看了看后面不断射来的火光,好似就在不远处,只是由于枯林黑暗,才没有发现自己这边,她低头苦涩道:“萧然哥哥,你将灵儿放下来吧。你们先走!”

  萧然心弦一颤,摇了摇头,却仍旧疲惫的背着他们,朝着那看似遥不可及的小路尽头,眼中充满了对生命的希冀。“我不会放弃的!我答应过义父,要护送你们两个,去天南山庄!”萧然咬牙支吾一声,由于浑身气力匮乏,意识恍惚,他此刻的言语,也有些模糊不清。

  而那华服小姐却仿佛休息好了,也是微微醒转,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临近,她根本不管萧然,径自从怀中偷偷拿出了一个小盒,竟是一口吞下了那盒中的一枚中心暗红的玉珠,直接咽入了腹中,前后动作快极,但萧然,却是无意中察觉到了。

  而那古朴的木盒被她随意扔在了地上,但这叮当一声,却沉重之极,仿若地狱的丧钟,寒意浓浓。

  萧然轻声一叹,心中暗道:葛小姐本是金枝玉叶,却没想到如今落得被追杀的遭遇,葛家满门被杀,为何却那些人却不肯放过小姐,难道,是因为这枚珠子?但无论如何,我也要保护好小姐,即便是丢了这条性命,也没有关系。一念及此,萧然偷偷看了一眼那惨白如纸的俏丽容颜。

  顿时,少年那本满是伤痕的脸颊,却更添了一丝异样的红彩。

  就在这时,突然枯林中出现了几声凄厉风嚎,好似鬼哭,同一时刻,便有四个黑衣人出现在了萧然的面前,其中一个直接摘掉了蒙面黑巾,哈哈一笑,肆虐之极。

  那黑衣男子,走上前来,他咧开嘴,喝令道:“交出天珠,饶你们不死,否则,便如同你们葛家上下三百口亡魂一般,游离荒野!”

  他说的恐怖之极,那华服小姐竟是眉间轻颤,有了一些害怕,黑衣人此刻近上前来,他知道东西便在这葛家小姐身上,当下呵呵一笑,道:“葛佩佩小姐,咱们说一是一,我可不想玩捉迷藏游戏了,交出来罢!”

  有人说,人杀得多了,那杀人之人浑身上下便会有股挥之不去的戾气,仿若鬼魂周身不断散发的黑色气息一般,时而凝做鬼脸,时而幻做凶兽。而如今这黑衣人,便是如此,他背后的那戾气,久久缠绕于上空,缓缓的,竟是仿佛凝结成了一个恐怖的鬼面,怒目狰狞!

  女孩子的胆子小,一下便被吓住了,玲儿和葛佩佩连连后退,却是突然有一只虽然不大,但却看似十分可靠的手,挡在了两人身前。

  萧然尽量不让自己害怕,强忍着内心那股夺之欲出的恐惧感,暗道:他们应该是想寻找他走上前几步,随即竟是呵呵一笑,道:“你们说的可是中心暗红,通体圆润的一枚玉珠?”

  话音一落,葛佩佩心神一颤,娇躯颤抖,以为萧然知道了,仿佛下一刻,便要招了出来。却不料萧然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给了他自己残留的一丝温暖。

  黑衣人连连点头,面上露出赞扬之色,道:“对,就是那样,你们将它藏在了何处?”

  “我吃了!”萧然毫不犹豫道,面色坦然,但是心中却是恐惧万分,他答应过义父,要将葛佩佩安全送到,所以即便是自己死了,也不能将她交出去。

  一念及此,突然的,黑衣人消失了去。而等萧然反应过来时,却发觉自己的脖颈,已经被死死的擒在了黑衣人的手中。

  “那就破开你的肚腹,掏出来罢!”黑衣人言语淡然,仿佛这种举动是家常便饭一般,而玲儿一听,却是面色骇然无比!

  她不想也不愿萧然就这样死去,从小,在葛家,便只有萧然哥哥愿意陪着自己玩耍,所以,如今她更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然被伤害!虽是无力,但她仍然是捡起了地上一个滚圆的冰凉石头,直接扬手欲砸,却赫然发现,一道白芒突然绽放而出,甚是强烈,一瞬间,竟是将这整个枯林,照的通透!

  忽然,天空中降下两个人影,他们一袭白衣,一男一女,仿佛天上神仙一般,轻飘飘的便落了下来,举重若轻,潇洒自如,竟是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只见二人男的俊俏,女的美丽,恰如同金童玉女,般配之极。

  “咦?试炼石,师妹,我便是说你不小心掉落了去,还不信我的。寻找了一圈方圆百里都寻过了,这不是在这里呢?”白衣文士装扮的男子,轻描淡写的一步,便穿越了百米之遥,来到了玲儿身前。

  他缓缓的蹲下,尽量让视线与她平齐,随即柔声道,颇具亲和力。“小妹妹,你可否将手里的石头还给我?”玲儿被吓蒙了,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但见那白衣文士有如冠玉的面容,不时的透露出一股不可违抗的威势,玲儿只得呆立了一下,便将那试炼石,放回了他的手中,好似那白衣文士一个眼神,便是一个天神下达的命令…

  “师兄,这小女孩体内能量纯净无比,竟是可以使试炼石发此如此强烈耀眼的光芒,也省的咱们寻找了,她定然可以融合兵灵,使那把尘封宝剑再现人间,成为一个强大的兵灵师!我看,她便是咱们师父关门弟子的不二人选!你说呢?”白衣女子莲步轻移,走上前来,那动人的眸子爆射出两道精光,似乎对这玲儿异常的看好,那有点冷漠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就在这时,没等白衣文士说话,那擒着萧然的黑衣人突然惊呼道:“灵,兵灵师?你们是能控制兵灵神兵的兵灵师?”

  白衣文士根本没有理他们,仿佛这些黑衣人在他眼中,竟是如同蝼蚁一般,不值得自己侧眼一瞥。玲儿此刻心中却急如焚火,她忙道:“大哥哥,救救萧然哥哥,他,他快要被掐死了!”

  黑衣人本是心中骇然之极,觉得命悬一线,毕竟在强大的兵灵师面前,自己这等微末的拳脚功夫根本不堪一击。而他突然发现萧然在自己手中,仿若捡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反手一扣,将萧然扣在了怀中,只消手间一用里,那长如尖刀的黑色指甲,便会立时插入萧然的喉中。

  白衣文士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玲儿,眼神越发的柔和,越看也越觉玲儿可爱之极。却是根本不想去管闲事,去救什么萧然。

  “师兄,那男孩看似没什么天赋,不过这个华服小女孩,倒好像有种神秘的力量,不如一同带回去,请师父他老人家看看罢!”白衣女子好似一刻也不想多待,竟是眉头轻轻一皱,便甩出了袖间白绫,轻轻的一挥,白绫互相缠绕,化成了一朵盛开白莲,甚是美丽!而隐隐的,那白莲之上,竟是有一条虚幻柔美白蛇的靓颖!莫非,便是他们口中传说的兵灵?而这结成白莲的白绫,竟是这白衣女子的神兵?

  萧然看傻了眼,他内心十分向往成为这种御剑天涯,遨游四海的英雄人物。忽然,他也不知为何,竟是痴痴的说了一句,仿佛诉说着自己内心的夙愿。“我,我也想成为兵灵师!”

  可是那白衣文士却是冷哼一声,道:“兵灵师?”他手间试炼石轻轻一弹,便打在了萧然的小腹之上,随即便开始径自旋转了起来。少顷,那试炼石便飞回了文士手中,他冷冷道:“毫无资质可言,如同废人!况且,一个一会便会死于他人之手的下人,恐怕连做人都难…”

  白衣女子也是冷哼一声,仿佛看了一场笑话一般,那俏脸面上讥笑意味,仿佛天下间最炽热的烙印,深深的烫烈了那萧然曾经狂热的心泉。

  也许,在他们兵灵师高贵的身份之下,常人都是如同蝼蚁一般,根本视若不见,更别说去管这种闲事了。

  “毫?毫无资质么?”

  萧然惨然一笑,他忽觉心中失落无比,而玲儿正要说话,却是弱小的手腕直接被文士一抓,只来得及说了声“萧然哥哥,我不走!”便整个身体都没入了一道白光之中,随即,那华服小姐葛佩佩,也冷哼一声,对萧然根本没有丁点感激之情,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一般,也快步走入了白光之中。

  最后,仿若天边流星一般,那团白光一闪冲上天际,飞向在那飘渺夜空之中,宛若黑暗中,盛开的一朵兰花,清丽之极。

  但突然间,夜幕仿佛更加低垂了,触手可及,轻轻拂手,尽可揽下那天边暗月的忧伤。

  那一声“萧然哥哥,我不走。”牵动了此刻少年苦涩暗伤的内心,而那一声“如同废人!”更是将少年曾经的梦想深深刺穿!

  但更甚的,却是心中牵挂,日夜梦回的容颜上,挂着的那抹无情的冷淡!好似一把利刃!斩断了少年对尘世的眷恋!

  ……

  没想到,兵灵师竟然就这样走了,而对于此刻的黑衣人来说,枯林忽的变得有些空旷了起来,那燃烧的火把,也狂野地窜上了夜空,正如那四人忽然放开的心一般,又恢复了肆虐的心情。

  “哈哈!”黑衣人一脚踹在了萧然的小腹之上,他以为方才萧然那句想成为灵师的话是在无形的求助他们,而此刻黑衣人顿觉气结,又是一拳,打在了萧然满是苦涩,伤痕累累的脸颊之上。

  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萧然摔倒翻滚三丈之外,才停了下来,而随后他意识恍惚中,忽感手中一凉,仿佛有一股大地回春般的生命力,赫然的从自己的右手之中,涌入了自己的全身上下。一瞬间,萧然顿觉浑身的伤势恢复,那涣散的意识,也清醒了很多!

  惊讶之下,他缓缓的抬起头,却见自己右手挣扎时,竟是无意中,抓住了葛佩佩先前扔掉的古朴木盒,而那股神力,正是从这木盒之中,源源不断的灌输进自己的手心之中。萧然登时一惊,心中暗道:此木盒不是装天珠的那个木盒么?为何会有这般神奇的力量?按理说,不是应该只有天珠才会有么?难道?其实这古朴的木盒,才是可以起死回生的宝物?

  黑衣人见萧然没有昏迷,反倒是精神大好,虽是有些错愕,但更觉气氛,当下一脚便欲踹了上来,却只见刷的一道黑光从地底涌现而出,直接将全然不知情的萧然包裹在了其中,眨眼之间,黑光一闪,便没入了地底之中,而萧然,也奇怪的消失了不见!

  寒风呼啸而过,枯枝作响,像极了风魔的狂笑。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一个胖子黑衣人上前问道,却是迎来了黑衣人的怒喝。“妈的,我怎么会知道,还不快给我搜!”

  ……

  四周一片潮湿,寒冷,如同北极天地,但又黯然无光,更似地狱。

  这股寒意如同跗骨之锥,深深的扎进了萧然的胸膛,直让意识有些恍惚的他,立时惊醒了回来。

  他看着四周漆黑一片,仿佛身处地狱深渊之中,竟是不自禁打了个寒战,自语道:“这是哪里?”

  忽然,一道犹若鬼魅的女人声音,幽幽的仿若从地冥深处传来,直让不明所以的萧然顿时一个激灵,背心冷汗迭起。

  “嘿嘿,小子,休要听他们胡说,我看你很有潜力,你将你手里的盒子给我,我来让你成为兵灵师,将来引领天下群魔,让这些狗屁正道,跪在你的脚下!”

  ----------------------------------------------------------------------------------

  新书期间,如果大家觉得神匠还可以,十绝不求推荐,不求打赏,但求收藏一下吧,以后的剧情肯定会更加精彩纷呈,十绝将用心打造一个完美的,激荡人心的,热血沸腾的,可歌可泣的故事。谢谢大家的支持!十绝会努力的,已有一本百万字完本小说,所以也不算纯新人了。不会太监,烂尾。放心收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