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樊魔全文免费阅读_樊魔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樊魔

状态:已更新33.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8-23 00:13:41

简介:  浩瀚宇宙中,有庞然大物悬浮,演化天地,亘古长存。其上万物众生参法悟道,于千万年枯寂中求那飘渺无望物。  天圆地方,全民修仙,可知人由何来,欲往何处?若天地名曰魔,仙又为何物?  当世有天生灵窍者,以半尺尖刀屠戮仙人,西出留下城,晚拜仙门十五年,破一窍而通百窍,掀开一条波澜壮阔的逐仙路……  ——  本书有些深,不狗血,不后宫,抛去其它,仅在‘仙’字基础上杜撰一个有情爱侠义的…

樊魔免费阅读

樊魔免费阅读第一章 腊月好大雪

  天冷极了。

  雪大如席,纷纷扰扰,留下城的这个腊月,人显得更少了。

  邵伦掀开妄想遮挡寒风的破布,猫着腰从那座坍塌过半的屋子中钻了出来。

  巷子中飘荡着香气,一笼热乎乎的肉包子被摆了上来。包子铺的老板即使和猴儿一样瘦,小半月来也没动过那包子半个。

  邵伦跺了跺僵硬的双脚,弓着腰顶着风雪跑了过去。

  他瞥了眼砧板上那把明晃晃的剔肉刀,忍住强抢的念头,声音不大,哆哆嗦嗦:“怎么个换法儿?”

  留下城中,不认货币!

  瘦猴儿男子斜眼瞥他一下,说着小半月来不时说起的话,“想吃包子?拿开窍篇修行法门来换!”

  “哟,你还想修仙?”邵伦伸手哈着气,听不出是嘲讽还是遗憾。

  瘦猴儿掂起那刀,点了点冒着热气的大肉包子,自嘲道:“半个月了,冷了又蒸,蒸了又冷,你看我何曾尝过一口?都说人命比不上一个包子,可就算吃了又能怎样?嘿,多活几天?”

  他本不情愿在这大雪天动嘴耗力,但一看那被热过十多遍的肉包子,不禁悲从心起。他喃喃道:“留下城,留下谁啦?要么是行将就木的老人,要么是还不懂事的孩子,这些年不是旱涝就是雪灾,地里可还有庄稼?不修仙,就得死啊!”

  邵伦轻叹一声,深深望了眼那笼冒着肉香的包子,咽下口水,转身离去。

  风雪更大了,一脚踩下,连鞋都陷进了积雪。

  一名女童在风雪中蹒跚而行,邵伦与她擦肩而过,看着那稚嫩身影,只是稍稍一顿,便抬起头继续迈步。

  “不行、不行!我要这钱有屁用!”后方传来瘦猴儿老板冷声呵斥。

  邵伦沉默,在风雪中拘偻着身子,步伐稍缓。

  “果果爹爹去修仙了,等他成仙回来,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您行行好吧!”女童四五岁,声音稚嫩,大眼扑闪,可怜巴巴地望着铺子后的瘦猴儿。

  “该死!修仙的都不是好东西,薄情寡义。我可怜你谁来可怜我啊!”瘦猴儿一咬牙,撇过头不去看她。

  “可是、可是果果好饿啊,娘已经睡了三天还没醒,没人管我……”

  “啪!”

  一盏残破的青铜灯重重地放在铺台上,邵伦双手撑着案面,身子前倾,红眼道:“换一个!”

  “啥?”瘦猴儿眯起眼。

  一盏青灯,残旧不堪,其上更有一层层黑乎乎的血块凝固,已看不清本来面目。

  邵伦蓦然伸手摸向砧板上的剔肉刀,瘦猴儿一惊,托起蒸笼后退几步。

  一滴猩红鲜血落下,顺着那古朴纹路径直汇入到灯芯处,便见青光一闪,竟是自燃。邵伦将刀砍在砧板上,舔了舔手指刀口,盯着那盏青光飘摇的铜灯,轻声道:“你不是想修仙吗?我这灯能以血作芯,应非凡物,换一个应是绰绰有余。”

  一朵儿青焰在灯中跳动,周遭青色光晕更是如若涟漪般一圈圈荡开,悄然将心中那七分对死亡的恐慌和三分莫名愤怒给蚕食个干净。瘦猴儿心一惊,眨眨眼,“你舍得?”

  邵伦不说话,直接将灯抛了过去。

  一盏古意盎然的青铜灯,一个被热过十多遍的包子,一条人命!

  邵伦背对着小女孩儿,将那暖到心里的大肉包子递了过去。他抬头向上,雪落双眸,化作了水。

  瘦猴儿把玩着青铜古灯,时不时瞥向邵伦的目光中夹带着七分鄙夷两分无奈,还有一分是被他强压在心底的敬服。

  身后却没有动静。

  邵伦笑了笑,嗓音微微轻颤:“吃吧吃吧,吃饱了好把你娘……给葬了。”

  风雪呼啸,大肉包子渐渐冷去。邵伦蓦然转身,但见风雪肆意,已悄悄掩盖了那名横躺在地的小小尸体。

  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儿,一只胳膊伸得直直的,露在积雪外的黯淡瞳孔,依旧注视那近在咫尺却不可及的方向。

  瘦猴儿收起蒸笼,转身钻进那被大雪压得还没人高的屋子中,轻声哼唱,

  “天地不怜,生死往复。日月不怜,酷暑寒冬。大江不怜,波涛滚滚。高山不怜,危峰兀立。云雾不怜,虚妄遮眼。风雪不怜,路有寒骨。诸神不怜,道法自用。佛陀不怜,不来度我……”

  邵伦咬了一口僵硬的肉包,脸色顿时一变,呸的一声吐出一物。他沉默,在风雪中站立良久,终是一口将包子塞进嘴里,向回走去。

  雪花纷扰,掩盖了一切。留下城中莹白一片,寂静唯有风雪。

  残埂断壁交错而出的巷子中,小娘子蹲在屋檐下,捧着地面积雪不停往嘴里塞。

  她抬头,看着同一条巷子中除她之外另一个还没死的家伙从眼前走过,忽然站起身,深吸了几口气,“喂!能帮我给公公下葬吗?”

  邵伦驻足,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脸颊微红,张口结舌,最终垂下了头。

  这个叫做封如意的姑娘缩在袖子里的双手慢慢握紧,终于下定决心抬头,却见那家伙原地未动,依旧看着自己,本欲一鼓作气脱口而出的话就那么滞了滞,“我、我、我给你做婆娘。”

  “不等他了?”邵伦也学她抓了把雪,塞进嘴里,一股凉气从上而下,冷入骨子里。

  她摇头,在风雪中咧嘴,露出两颗白闪闪的牙,强笑道:“不等了。”

  “好。”邵伦只说了一个字,在她的注视下,钻进了小娘屋子。

  风更大,雪渐密。邵伦背着这个也不知是养了一个修仙者还是白眼狼儿子的老人,在她的陪伴下,向着城外而去。

  他走得很慢,一半是没多少力气去背尸,一半是这条积雪过膝的路上,也不知有多少冻死寒骨。

  前面不远,包子铺的瘦猴儿使出浑身力气,拉拽着那名被雪花掩盖的女童。

  邵伦忽然冲上去,抬脚将弓着身子正值后继乏力的瘦猴儿给踹倒在地,看着那之前自称果果的小女孩儿,骂了句“畜生!”

  小娘封如意不知这两人有何仇怨,莫名其妙。瘦猴儿却坐在地上,也不起来,聋拉着头却嘿嘿发笑:“你小子缺心眼,死人能比活人重要?”

  “她才多大?!”邵伦怒目相视,弯腰腾出一手将瘦猴儿放在一边的青灯拾起拴在腰间,继而抱起地上小小尸体,再不去理他,迈步离去。

  “怎么了?”路上,不明就里的小娘疑惑发问。

  邵伦不语,一路脸色铁青。

  她张张嘴,便不再说话。待行至留下城外,见这少年已露吃力样儿,小娘赶忙说道:“就这儿吧?”

  邵伦摇头,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又走了半里路,方才将背上和怀中两具尸体放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够呛,歇息了会儿才说,“留下城外也不知埋了多少寒骨,我怕一锄头下去带出血来。”

  小娘怔怔看着他。邵伦想逗她,却笑不出来。他吐出嘴里包子馅渣,强忍住胃里翻滚的恶心感,从小娘手中接过锈迹斑斑的锄头,不发一语地在雪地里刨了起来。

  待积雪尽去,湿土成坑,两具尸体分开填放后,邵伦回头问,“碑,怎么个立?”

  “留下城封如意公公李……”她和老人相处两年,这番话脱口而出,但马上想起自己对眼前少年的承诺,娇容又红,两手捏住衣角,改口道:“留下城李丹青生父李正淳。”

  邵伦点点头。待泥土填实后,便将锄头埋在坟前,露出长长一截木柄,随即从怀里掏出一把雕花小刀。

  “你还识字?”小娘讶异,自她出生在留下城,十七年里就没见过哪怕一个识文断字之辈。

  “懂一些。”邵伦回头看她一眼,这个出嫁第一天丈夫就外出修仙的婆姨,这两年来倒是出落得如花似玉,想了想便接着说了句,“不记得什么时候学过了。”

  小娘见他看来,赶紧低下头,耳根微红,心中却升起一丝古怪。她只是出嫁到李家之后才晓得眼前这个少年,并不敢肯定他究竟是不是留下城人氏。

  “好了。”邵伦起身,又哪里清楚女子心思,拍了拍手,收起小刀,便静立在旁。

  小娘一下眼眶泛红,跪在坟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

  在其面前,一截木柄工工整整刻着一行小篆;留下城封如意公公李正淳。

  他不在意。

  她不识字。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