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红豆何处可相思全文免费阅读_红豆何处可相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红豆何处可相思

状态:已更新42.7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2-23 22:01:04

简介:  桂花树下,妖娆美男一身红衣,桃花眼深情款款,“阿萝,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将门公子星眸朗目,风姿飒爽,“阿萝,只要远远的看着你,我便心安满足……”  温润公子温情缱绻,白衣飘飘,“表妹,你别怕,表哥会一直陪着你……”  二皇子一身紫衣,贵气逼人,君临天下,“阿萝,若是孤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要不要做孤的女人?”  这个,那个,某人玩着手指,满脸纠结的对手指,……人家可不…

红豆何处可相思免费阅读

红豆何处可相思免费阅读002.没来由,听天由命

  那名叫鸳鸯的丫鬟听说萝姐儿不好了,脸色立马变了,心中更是忐忑不已,四夫人今儿晚上刚刚去了,要是萝姐儿再有个好歹,老夫人她怕是……。这般想着,她不由走的更快了,急促的脚步声把在老夫人内室外间守夜的大丫鬟绿琴都惊着了。

  绿琴连忙掀开内室帘子走出来,便看到正快步向她这走来的鸳鸯,她心中不由疑惑,鸳鸯性子稳重,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到老夫人休息的内室来?难道是……,绿琴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也是一变,朝疾步赶来的鸳鸯迎去。

  鸳鸯也见着了走出来的绿琴,她走到迎上来的绿琴面前,压低声音说道,“绿琴姐姐,刚刚萝姐儿身边的绿芙姐姐来说,萝姐儿怕是不好了。”

  绿琴饶是有了些猜测,听到这话也是脸色陡变,她还以为是萝姐儿醒来又哭闹了呢,没想到情况竟然变得这般严重,“那绿芙呢?”

  “我看绿芙姐姐她一脸焦急,便让她先回东厢房好好照顾萝姐儿去了。”鸳鸯听了,连忙答道。她们两还欲说些什么,却听得内室似乎传出些动静来,屋内亮了起来,然后老夫人温和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绿琴,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显然,刚刚鸳鸯疾步走来的动静将浅眠的老夫人也惊醒了。

  绿琴和鸳鸯对视了眼,便都低头垂首向内室走去。内室布置简单大方,却又处处透出低调的华丽,此刻虽是深夜,屋内在蜡烛的照耀下却显得很亮堂,宛如白昼一般。绿琴她俩一走进内室,便看到老夫人孟氏正披衣斜靠在外间的贵妃榻上,那双老而浑浊的眼睛一片清明,看着低头走进来的两名丫鬟。

  “回老夫人,刚刚东厢房负责照顾萝姐儿的绿芙到外间来,告诉鸳鸯,萝姐儿好像不太好了,所以鸳鸯才急忙赶进来报信。”绿琴低头垂眸恭敬立在下方,将鸳鸯到来的缘故口齿伶俐的说了出来。

  “什么?萝姐儿不好了?”老夫人一听便是脸色大变,猛地在从榻上坐了起来。可是老夫人年纪大了,起得太急,一坐起来便感到头晕起来,站在床边的一位老妈妈见状忙上前几步,扶着老夫人苦口婆心道,“老夫人你不要急,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怎样了,情况不一定那么坏。”

  老夫人也慢慢镇定下来,她抬头问鸳鸯,“鸳丫头,你问了绿芙萝姐儿情况如何了吗?”

  鸳鸯一听,脸上便有些发白,双膝不由落地道,“奴婢该死,刚刚关顾着进来报信,便忘了问问萝姐儿的情况怎样了,我见绿芙姐姐她很焦急,便又让她回去照顾萝姐儿了。”

  老夫人脸色一沉,想了想便道,“绿琴,你现在马上拿着我的牌子去西苑找林大夫来。柳妈,你扶着我去东厢房看看情况。鸳鸯你留在这吧,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了。”老夫人声音平和,可是不知为何,鸳鸯却觉得自己浑身发颤,她跪伏在地上,一叠声的应是。

  老夫人一声吩咐,刚刚那名安慰老夫人的老妈妈柳妈立马从身上掏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交给了绿琴,叮嘱她快去快回,尽快将林大夫带来,然后便回身搀扶起老夫人,一起向东厢房赶去。

  待得老夫人她们离去了,鸳鸯才全身瘫软的坐在地上,心中暗叫庆幸。房间内留下的小丫鬟不由上前来扶起鸳鸯,柔声道,“鸳鸯姐姐,老夫人她只是提醒你呢,并没有罚你,看来在老夫人心中你还是有些分量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菊香,谢谢你。我知道老夫人的意思了,你忙去吧,老夫人这里交给我了。”说着鸳鸯便立起身来走出了内室,又恢复了她大丫鬟的风范,只是那藏在袖中还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表面她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老夫人在柳妈的搀扶下,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东厢房,东厢房离她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这也是为了方便照顾红豆的缘故。

  老夫人一进东厢房,守在房间外的丫鬟绿芙便发现了,刚刚就是她去老夫人那报信的。她见到老夫人到来,连忙跪伏在地上,向走到她面前的老夫人低声哽咽道,“老夫人,您来了。”

  云老夫人停下脚步,让身边丫鬟扶起她,才说道,“原来是绿芙啊,快起来吧。跟我说说萝姐儿怎么样了?”

  绿芙和绿琴一样,以前都是老夫人屋里的大丫鬟,后来萧氏进门,老夫人便将绿芙拨给了萧氏。绿芙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跟着老夫人一块进到屋里,同时声音沙哑道,“老夫人,萝姐儿今儿晚上刚刚开始还好好的,可是半个小时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恶梦了,萝姐儿她一个劲的哭叫着要娘,沈妈妈起身去看,还以为是梦魇着了,可是不管沈妈妈什么叫唤萝姐儿,萝姐儿都没有醒来,还是一直在哭叫。后来……,后来萝姐儿身上就慢慢发起烧来,沈妈妈这才急了,赶忙叫我去告诉老夫人您……”

  云老夫人一边听着,一边快步向屋内走去。一进内室,便看到沈妈妈焦急坐在床沿上,怀里搂着萝姐儿不住轻轻拍着,口中念叨着,“萝姐儿不怕,不怕啊,姆妈在这陪着你,姆妈不会离开你的。”慌神的沈妈妈连老夫人带着人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绿芙见了,忙低声提醒道,“沈妈妈,老夫人来了。”沈妈妈身子一震,抬头望向内室门口,看到老夫人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放下红豆便跪倒在老夫人跟前,哽咽道,“老夫人,您可一定要救救萝姐儿啊,夫人她走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萝姐儿。”

  老夫人绕过沈妈妈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无意识紧皱着眉头,时不时地还叫几声娘亲的红豆,脸上满是心疼,她走到床边坐下,伸出保养得宜的手摸着红豆的头,嘴里轻声喃喃道,“萝姐儿,祖母来了,不怕啊。”

  原本搀扶着老夫人的柳妈来到沈妈妈,将跪在地上的沈妈妈扶起来,低声劝道,“你也是急昏了头了,老夫人怎么会放着萝姐儿不管呢,早就让绿琴去请林大夫来了,你就安心等着吧。”沈妈妈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床上躺着的红豆,眼中满是希翼。

  “老夫人,林大夫来了。”随着一名丫鬟的声音响起,内室的帘子也掀了起来,绿琴便带着一名两鬓斑白背着药箱的老大夫走了进来,林大夫身后还跟着一名十来岁的童子背着药箱,正是林大夫到了。老夫人也从床上站起来,坐在旁边的靠椅上,好让林大夫号脉诊断。

  林大夫在床边凳子上坐下,绿芙将红豆的小手放在一个精致舒服的小垫子上,林大夫才伸手搭在她细小的手腕上。林大夫的手搭在红豆手腕上,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起来,最后他低叹了口气,才收回手道:“五小姐她若是今晚能够退烧,那么就无大碍了,若是熬不过去,恐怕就……”林大夫的话虽没有讲完,但是大家心中的了然。

  “林大夫,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坐在靠椅上的云老夫人身子前倾,有些焦急的问道。旁边一直站在老夫人身边的沈妈妈也是一脸期盼的望着林大夫。

  “老夫人,恕林某无能为力了。”说罢他便和背起药箱的童子一起默默离开了房间,绿琴也随之走出房间去送林大夫回西苑去。林大夫是云家专门雇请的大夫,医术高明,他平时便住在云府西苑里,专门为云府的众位主子小姐们看病号脉,他没有必要也没有胆子欺骗云老夫人。

  云老夫人愣了好一会神,才满脸苦涩对沈妈妈道,“沈妈妈,今晚你仔细点萝姐儿,她一退烧醒来就去叫我。”说着她便疲惫的离开了内室,沈妈妈默默看着老夫人的背影,没有说话,她觉得这一刻老夫人好像显出前所未有的老态。

  沈妈妈坐在红豆床前,摸着她滚烫的额头,拧了块湿毛巾换下原来的毛巾搭在她额头,低声彷徨道,“萝姐儿,你可一定要熬过去呀。否则……,我怎么对得起刚刚才去的小姐。”

  沈妈妈就这么一直坐在床前,绿芙进来要和她换换她也不让,绿芙无法只得由她去了。沈妈妈到底是年纪大了,坐了一两个时辰便熬不住一个劲打瞌睡了。绿芙见状只得上前在她身上披了件外衣,自己坐在床前继续时不时换上凉的湿毛巾。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