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错身三国全文免费阅读_错身三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错身三国

状态:已更新36.8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2-02-14 20:51:03

简介:  穿越并不少见,但是张涛的穿越显然是最不一样的,更像是一次灵魂置换。  张涛:“文和,帮我百度一下关羽、张飞还有赵云他们现在都在哪儿。?”  贾诩:“干什么?你小子又有什么坏主意了?我这正忙着呢。”  张涛:“没什么,就是想多收几个学生,改善一下生存环境。”  贾诩:“行。这是小事,轻松搞定!不过我现在外头没法上网,过两个小时电你。”  …………………

错身三国免费阅读

错身三国免费阅读第一章 对面的人儿他是谁

  “我草他大爷,真他/妈的疼!”张涛捂着后脑勺睁开了眼睛。

  “贾侍郎醒了。”张涛刚刚睁眼就看到了一张柿饼子脸,在离他不过一尺的地方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张柿饼子一脸春风的样子让他立刻想起了自己曾经收拾过的几个韩国骚客,尤其是一个叫金恩忠的中年商人跟这丫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就连那一脸的淫笑都象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不是他那一头披撒胸前的长发明显和金恩忠不符,张涛就叫出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啊?您又是哪位?”张涛虽然还有些头疼,但反应还是蛮快的,他揉了揉后脑勺慢慢的坐起身来,略微有些奇怪,自己受伤的地方应该不是这儿吧。

  “看来您这次伤得不轻,居然连我是谁都忘了。下官南阳金诚,字文忠,太傅府掾吏,见过贾侍郎。”柿饼子微微低头,双手拱起,张涛才发现这厮宽大的袖口几乎有一尺长,那一张柿饼子脸带着浅浅的微笑。

  我靠还真姓金,不过这个礼节有些怪异,江湖老大们谈判有的时候也用这样的礼节,不过不用低头,这倒有点儿像古时候的见面礼,衣服也很怪,还没完全恢复的张涛也只好入乡随俗学着金文忠那样一拱手,算是还了一礼。

  直到这时候他才想明白,什么?南阳金诚,字文忠,不是开玩笑吧!!

  “不怕让您知道,这里已然是北寺狱啦!贾侍郎,实在不好意思,因为太傅的原因连累您也被抓起来了。”说着话低头冲着张涛又是一拱手,他显然没有想到张涛在想什么,也不是故意想打断张涛的思路。

  “我靠,还真是监狱啊!”张涛吓了一跳,虽然没听说过北寺狱,但是看看周围的环境,张涛也就明白了:“那我看你怎么不着急啊!是不是有法子出去啊?”张涛这两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没少进过局子,对这种环境还是蛮适应的,几乎是本能的问了一句。

  张涛在柿饼子拱手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很诡异。

  这张柿饼子和他周围的这些人显然都不是现代人,并不是这个柿饼子故意留长发,而是周围所有人的穿着都只能在古装连续剧里看到,而且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披头散发的,偶尔有几个利落点的,也打扮的和道观里的牛鼻子一样,把头发盘起来别了根簪子而已,没一个头发短的,就连自己的头发也披散在胸前,而他清楚地记得,一个礼拜前他刚刚剃了个很刚劲的板寸。

  发现自己的板寸变长发,再加上柿饼子刚才的动作和话语,象张涛这种闲暇时泡过起点,看过穿越小说的家伙还能不知道自己是穿越了,只不过对自己的身份他还不能完全确定,所以也没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那个柿饼对张涛的反应倒是不奇怪,但他显然也对目前的处境毫无办法:“着急有用吗?进了北寺狱还想出去?”他叹了口:“唉,除非是大将军能把这帮宦官全灭了,否则想也别想,着急能有什么用啊?”

  “你/大爷的!”张涛习惯性的骂了一句,很小声。

  “您说什么?”柿饼子显然没听清楚张涛的感慨之语。

  “没事,我只是有些郁闷罢了。”张涛有些灰心丧气地说。

  “没关系,遇到这种事谁都会不高兴的。”柿饼子显然在开解他:“不过大将军还是很厉害的,雒阳大部分的兵力可都在大将军的手上握着呢。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听狱卒说大将军已经逃进步兵营了,只要他老人家能够顺利的集结军队,这帮宦官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柿饼子显然是自己给自己打气,那手倒是攥的非常有力:“要知道北军那可是大汉最精锐的军队,全是大将军的手下,羽林左监也是大将军的侄子,我看大将军一定能剿灭这些宦官。”

  听到柿饼子的分析,张涛也只能希望事实如此,最好那个什么大将军能快点获得胜利,这样自己也能早点儿出狱。

  “大将军必败!”张涛本来想回应柿饼子一句“大将军必胜”来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吗,脑海里突然传出这么一句话来,飘飘渺渺的,好像很遥远的样子,但勉强还能分辨出来。

  这声音太诡异了,弄得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谁?”本来垂头丧气的张涛突然坐直了身子,来回晃悠着脑袋找那个说话的人。

  张涛的举动显然把柿饼子也吓了一跳:“贾侍郎您在找什么吗?”

  “没什么,可能是幻听。”毫无发现的张涛吧脑袋又耷拉下来了,用手指了指耳朵。心想真是见鬼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老天爷不长眼,让我穿越就穿越吧,也给我找个好点儿的人啊!刚过来住监狱也就罢了,这家伙居然还幻听,简直是不打算让人活了。

  柿饼子咽了口唾沫,显然张涛刚才的举动把他吓着了。

  可惜,还没等他说话呢,那个声音又从张涛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什么是幻听啊?”

  “我/操!!!”这下张涛彻底明白了,这东西肯定在脑子里。

  “别说脏话,我比你早醒来将近两个小时,你们这个年代的语言和行为方式,我也弄明白不少了,你那个叫王越震的哥们儿就一口一个我/操的,真是够呛!你们这个年代的人道德素质怎么都这么低下呢?”

  张涛的脑袋又抬了起来,一脸的悲愤。他不是那种超常智力人士,但自认为比一般人还是稍微聪明一点儿的,所以现在的他已经明白了,脑子里这个声音应该是来自于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而自己的身体显然已经被那哥们儿占据了。可能是因为伤情的原因,对面的家伙比他醒得早,还跟他的兄弟说过话了。

  最可憎的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两个人的思维还能对接,最起码能听到彼此说了些什么。他现在的这种情况连书里都没看到过,不知道应该叫什么穿。

  “你是谁?”张涛低声的问。

  听得出来,张涛的语气很不和谐。

  和张涛对面的柿饼子吓坏了,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吓得他一边后退,一边央告:“贾侍郎,我是金文忠啊,您。。。。。。您别吓我啊。。。。。”

  张涛一摆手,一脸憎恨的说:“没你的事,少他/妈大惊小怪的。”

  金文忠更害怕了,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爬起来冲到监狱的栅栏前冲着外面的通道大喊:“有鬼呀!放我出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