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踏宋全文免费阅读_踏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踏宋

状态:已更新30.0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9-25 12:04:49

简介:  宋绍兴二十年,金天德元年,距靖康之耻二十三年,距岳飞蒙冤九年。  值此时,大宋偏居一隅,朝中秦桧当政,无意北伐以复故土。  值此时,胡虏肆虐北方,北方汉人备受金人欺压,见大宋无复国之心,抗金斗争陷入低潮。  值此时,一人在金朝庆阳府挑起“复我汉人天下”的大旗,北方的抗金战争,再次进入高潮。  从此,天下局势风起云涌,为了同一个目标,各路英豪齐聚大旗之下,为了那心中深藏的…

踏宋免费阅读

踏宋免费阅读第一章 雷雨夜的梦

  “轰隆!”

  大宋绍兴二十年五月,在这漆黑的夜里,毫无征兆之中,一声响雷,在金人占领的庆阳府天空响起,其后,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庆阳府城东三十里外的陆家村,一座莫大的庄院里面,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突然从梦中惊醒,脸上尽是惊骇的表情。

  男子唤作陆盛,表字庭安,乃是庆阳府陆家的独子。

  要说庆阳府陆家,早在二十几年前也是豪门大家,自从金人打来,宋廷南渡之后,陆家作为庆阳府的豪门望族,本是金人拉拢的对象,只是陆盛的父亲乃是忠义之人,加之性情刚烈,断不会和那夷狄外族苟合。

  于是陆家便备受金人欺压,忽忽二十几年,偌大一个陆家便败落下来,原本依附陆家的人,见陆家失势,纷纷避之不及。

  十年前,陆盛的父亲郁郁而终,母亲也随之去了,偌大一个陆家,便担在了刚满十岁的陆盛肩上,好在陆家有忠心耿耿的管家和账房撑着,还不至于完全破败下去。

  陆盛和父亲的性格却是不同的,为了活下来,这十年来,他极力讨好金人,委曲求全,对金人那是有求必应。

  也因如此,陆盛这颗幼苗才得以存活下来,只是多年的积蓄,已经被金人搜刮得差不多了。

  听见外面的雷雨声,陆盛从床上起来,光着脚,走在冰凉的地上,他来到窗户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雷雨,还有那空落落的院子。

  想到父母之仇,想到金人的横征暴敛,想到北方汉人还在胡虏的铁蹄之下颤抖,陆盛钢牙咬碎,双拳紧握。

  虽然和金人虚与委蛇十余年,但是陆盛并没有忘记那不共戴天之仇,心中的仇恨之火,反而烧得比以前更加的炙热。

  只不过须臾片刻,陆盛便平静下来,他知道,仅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君不见,北方豪杰抗金二十余年,最终还是失败了,在金军,还有那些无耻汉奸的联合绞杀下,豪杰义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再也无人敢扛起抗金的大旗,振臂一呼。

  “官人,又做噩梦了吗?”

  一双巧手,给陆盛披上了一件温暖的外衣,是陆盛三年前过门的妻子,唤作玉娘。

  玉娘的父亲是村东头的教书先生,出身贫寒,不过玉娘温柔娴淑,倒是不可多得的伴侣。

  若是在以前,陆家这种豪门望族自然是不会和一个教书先生结亲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陆家走到这一步,随时都有破家灭门的危险,陆盛想要娶妻,自然是千难万难的,但是玉娘的父亲没有嫌弃陆家,更没有嫌弃陆盛,陆盛十七岁那年,他执意把女儿许配给了陆盛,两人结婚三年,倒是相敬如宾,恩爱得很。

  陆盛扭过头,看着已经身怀六甲的玉娘,他握住玉娘有些冰凉的手,淡淡一笑,道:“玉娘,你身怀六甲,就不要只顾着自家了,地上凉,赶快去床上歇着,自家就是心中有些烦恼,睡不着罢了。”

  “官人可是又做了那稀奇古怪的梦?”玉娘有些担心的问道。

  陆盛叹了一口气,道:“娘子你也知道,这是老毛病了,每到雷雨天气,就做那稀奇古怪的梦,当真是困扰得很。”

  说来也奇怪,陆盛在一个雷雨天气出生,从他十岁开始,每到雷雨天气,他便会做那稀奇古怪的梦,在梦中,他身处一个与大宋完全不同的地方,那里的风土人情,无论是穿着还是生活习惯,都与大宋大为迥异。

  在梦中,那里的男人,全部都是短发,穿着剪裁得体的衣服招摇过市;那里的女人,都不会安心的呆在阁楼之中,她们像男人一样,出来工作,甚至还可以当官,在大街上肆意的行走。

  说起女人,最让陆盛感到难为情的是那些女人的穿着,袒胸露乳,露出大腿,她们就这样招摇过市,或者三五成群,或者和男人手挽手的走着,甚至有时候,男人和女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互相亲吻,让陆盛看着就脸红。

  陆盛时常会这样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那里的人,难道都不知道什么是廉耻吗?

  不过让陆盛最好奇的,是梦中那些奇特的东西,比如梦中的房子,都有千尺高,那里的路,比水面还平,让陆盛最感兴趣的是在路上来来往往的铁盒子,他不明白,那里的人,是怎么让这些铁盒子自己走路的。

  让陆盛最开心的是,在梦中没有金人的欺压,没有在金人的铁蹄下挣扎求生的黎民百姓,更没有人忍饥挨饿,那里的人,似乎人人都能吃饱饭,都能过着正常而又幸福的生活。

  对于饱受金人欺压的陆盛,那里无疑是天堂了。

  最开始做这些梦的时候,陆盛感到非常的恐惧,但是后来做得多了,他也就慢慢的习惯了,甚至会去试着了解梦中的那个社会,只是每当他想要找人询问的时候,这个梦就会烟消云散。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来年了,期间陆盛也找庆阳府最好的大夫瞧过,不过大夫也没瞧出什么毛病,只是开了几方补脑的方子,不过什么效果也没有,白白的浪费了药钱。

  前几年陆家庄来了一个化缘的游方和尚,游方和尚在陆家庄住了几日,听说了陆盛的情况,便给了陆盛这样一个解释。

  据游方和尚说,那个地方,应该是陆盛上辈子住的地方,这辈子投胎的时候,兴许是给往生人灌忘魂汤的孟婆工作出了纰漏,也许是忘魂汤里面灌了水,也许是忘魂汤的数量不够,所以让陆盛没有把上辈子的事情忘干净,才会做这些稀奇古怪的梦。

  游方和尚临走的时候还留了一首打油诗给陆盛:一梦三千年,终有觉醒日。梦醒在何时?尽在红尘中。

  对于这种鬼神之说,陆盛这种饱读圣贤书的人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圣人有云,子不语怪力乱神。

  不过到现在为止,陆盛倒是觉得游方和尚的解释是最合理的,因为除此之外,陆盛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了。

  回过神来,陆盛摇了摇自己的头,拉着玉娘的手,道:“玉娘,自家们还是早些歇息吧!”

  “轰隆!”

  就在这时,窗外又是一声巨大的雷响,陆盛感觉身子一僵,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玉娘见陆盛毫无征兆的倒下,立刻慌了手脚,大声的呼喊道:“快来人啊!官人,官人不好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