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飞蛾传说全文免费阅读_飞蛾传说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飞蛾传说

状态:已更新33.8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4-07 12:30:35

简介:  天堂路上,巫马秋水遇到了无痕,之后一路结伴而行,却发现这个名为无痕的银发女子原来是一个很腹黑的女子,从此,两人在天堂路上结下再也斩不断的羁绊。  这是一神个神魔的年代,银发女子的出现,像一条线,连接着起点与终点,不知不觉的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局势,让巫马秋水的生活从此波涛汹涌,是黑入夜今生前世的转折,从此,黑不再黑,白不再白,不惜化身成飞蛾,只为心中的那一点光亮………

飞蛾传说免费阅读

飞蛾传说免费阅读第1章黑洞与传说

  盘龙镇是一个乡下的小镇,虽是乡下的小镇,不过人口密集,还算得上是比较繁荣的小镇。

  今天的盘龙镇一如往常迎来了热闹的集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的小贩,嬉戏的小孩,人客来往的店铺……

  这天,小镇迎来了与这里气氛格格格不入的两个人,这二人的到来使得人们都不约而的停下了脚步,并让出了道路,个个都是退避三舍的样子。

  这二人难道生得三头六臂?又或者是满面横肉,凶神恶煞,乃世间少有的形响市容之相?不,完全不,不止不丑陋,更没有三头六臂,这二人还是人间少有的俊美男子。虽然生得高大,却并不是肌肉型的猛男,不肥不瘦,身材是相当的标准,那修长的身躯一看就知道绝对有很好的煅炼过。整个人那是英俊又帅气,并且气度不凡。

  走在前面的人身着黑色的大衣,笔直挺拔的站在大街上,宽大的风衣随风张扬,列列做响,有种说不出的洒脱,浑身散发出一种王者一般的风采。他的肩上扛着一把异常醒目的大剑,没有鞘,剑身漆黑如墨,却比闪着寒光的剑更教人发寒。剑柄处一骷髅头空洞的眼窝中发出诡异的红光,那是一把让人觉得不祥的大剑。那人握紧了剑柄,一脸不悦的扫了一眼人们,说:“这些家伙,在搞什么?”

  “这还用说,都是因为秋水你太吓人了,下次出门记得多带点笑容出来。”说话的男子叫翼手,生得浓眉大目,星目炯炯有神,一张脸神彩飞扬,是一个非常阳光的大男孩,给人的感觉就像邻家的大哥哥。和他那张帅气的脸同样醒目的是他右脸上那另人眩目的图腾,状似蝴蝶,却有棱角的翅膀,在翼手的右额上振翅高飞,细长的身体拖着细细长长的尾巴,色彩鲜艳的尾巴一直从眼睑延续到右脸上。如此眩目的图腾使得他阳光一般的脸上多了几分张扬,少了几分阳光一般的温和。

  “唯独不想被你说,不良人的总代表。”巫马秋水说。

  翼手用眼角瞄了一下:“我说,我知道我们长得超级的帅,大姑娘我张开双臂欢迎,可你们看得小爷我很不爽。”

  人们惊恐万分,纷纷的退后。

  “别做多余的事。”巫马秋水说。

  巫马秋水的话音一落,人们开始哭爹叫娘的拔腿就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哈?跑什么嘛?我又没有恶意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而且我们长得如此善良,至于怕成这样吗?还真不能理解,都不知道有多少的年轻貌美的女人为我等而痴狂,你们却这样对待我们,太失礼人了吧。”翼手略带委屈的腔调说。

  “这个镇子不对劲,我们遇到了麻烦的小镇。”巫马秋水叹道。

  巫马秋水抬头,两人的正上方的天空像裂开了一个大洞,并且越来越大。

  “先离开这里。”巫马秋水的话音一落,黑洞像一张大嘴,离黑洞比较近的人只留下一声凄惨的叫声,便消失在黑洞中。

  人们,房屋,街道,不断的被黑洞吞噬。巫马秋水和他的两位好友被一股巨大的吸力不断的拉扯,想将他们拖往黑洞里。这三人在那等强大的力量下,却依然稳如泰山的站着,神情淡定。

  “这是什么东西?”巫马秋水问道。

  “估计没错的话,我们遇到了千载难逢的上古洪荒。”翼手说,脸上却有些疑惑,又不大确定的说:“可是,上古洪荒十年前才出现在万里村,时隔十年,怎么会再度出现在盘龙镇?”

  “十年前?传说中的至强的人君莫问消失的那一年,事发地点也是在万里村。”巫马秋水说。

  “很难得哦,巫马秋水居然也会关心这种传闻,也难怪,点中了你的死穴,在三大新人中,风头比黑入夜还劲的人自然会让你在意了。只可惜这个传说中的人,十年生死未卜,只怕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过传说中的预言中,君莫问会在大钟楼的钟声敲响之时回归。但,那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所以三大新人也只有两大新人而已,更准确的来说,只有一大而已,因为,巫马秋水你多半不会进入特组的。”翼手说道,心里有些可惜,除了黑入夜是他的死穴之外,巫马秋水对什么事都不会感兴趣。

  有一男人飞了过来,翼手条件反射的捉住了男人的手,将他从巨大的吸力下硬生生的拉住了。

  “翼手,快放手。”巫马秋水说。

  翼手紧紧的捉住那只手,脸上有着犹豫,就这么放开手里的生命吗?只要一放开,这手里的生命也许就这样消逝了。

  “快放手吧。”巫马秋水无奈的说,他不只是对什么事都没兴趣,对生命也没有兴趣,反正所有的生命到最后也会消逝,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翼手犹豫着,就在他犹豫中,他的手却忽然的一轻,一股腥热的血红喷洒下来。手中捉着的男人悲鸣着飞离了大地,飞入了黑洞中。翼手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只血淋淋的手,是啊,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普通人的身体经受不起这种力量。这力量越来越大了,我们都快要力不从心了,再这么下去,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我们恐怕也会被吸进那黑洞里面去。”巫马秋水说。

  翼手嘴角上扬,说:“相请不如偶遇,我们进去吧。”

  “哈?!太麻烦了,还是直接走人吧。”巫马秋水说,这黑洞也没能引起他的兴趣。

  翼手却一跃而起,人化作流星,飞离了大地。

  巫马秋水无奈的说:“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喜欢没事找事。”

  说完,巫马秋水也飞向那黑洞。可就在这时,黑洞那仿佛要吸食天地的力量忽然的停住了,来得突然,去得又突然。

  巫马秋水二人从半空中落下,稳稳的着地。

  远处那些劫后余生的人们并没有大难不死的喜悦,突兀的静止却带来更多的不安。

  空气中有些不太寻常的振动,这是什么感觉?如此的不祥,这片天空下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又会是什么?这个小镇的命运将会如何?恐惧,没有停止的恐惧……

  黑洞仍然在扩大,人们在这异像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易碎。人们颤抖着,恐惧的,绝望的看着那怪异的天空,已经忘记了逃跑,忘记了挣扎……

  巫马秋水暗暗觉得不妙,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一种莫明的第六感,却往往这种感觉出奇的准。

  “大家快离开这,有多远走多远。”巫马秋水大声的喝道。

  人们终于回过神来,恐慌的四处逃亡。

  “我们也赶快离开这里。”巫马秋水说,总有一种不祥挥之不去。

  二人的身影瞬间移动,快如流星。

  还没等众人逃离那片天空,黑洞飞快的澎涨了起了,一下子便将那片天空之下的人们笼罩住了,让人无处可逃了。

  人们没了动静,彻底的放弃了挣扎,挣扎还有用吗?渺小的生命,拿什么来跟天斗?听天由命吧。

  黑洞像是故意戏弄这些人,在瞬间澎涨之后又瞬间缩小,小到只有一个小黑点。

  “不妙了。”巫马秋水说,不祥感加深。

  来不及了吗?巫马秋水等人凝视着天空中的那个魔鬼一般可恶的小黑点。

  “感觉大事不好了。”翼手也说道。

  在说话间,一道极光从小黑点中爆开,极光瞬间笼罩了整个小镇,像开在人间的极光之花,华丽,绝美,壮观,带着毁天灭地之势,荡平了整个盘龙镇。小镇就在那么一瞬间化为乌有,曾经的小镇,曾经还那么鲜活的人们,一瞬之间,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坑。这个小镇曾存在的证据,人们曾活着的证明,什么都没留下,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坑黑洞不见了,天空又恢复了平静,像以往的天空一样,有太阳,有云朵……

  有两人从巨坑里钻了出来,正是巫马秋水和翼手。

  两人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小镇连残渣都没有留下,刚刚还那么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人间了。

  灰头土脸的两人跌倒在那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大地上,没有村镇,没有生命,没有花草树木的大地上;那里只有残石,只有黄土,只有,那五人……

  镇子哪里去了?谁都没有出声,害怕声音传到这空旷的大地上,会使人觉得更空旷,死寂的空旷……

  天空中飘下了一些白色的物体,纤细而银白,飘飘洒洒的落入人间,为那苍茫的大地,盖上了一层哀伤的薄薄的白衣,掩盖那遍地的悲凉……

  盘龙镇的异变过后,这个世间有什么又在悄悄的蠢蠢欲动,悄悄的改变,悄悄的酝酿……

  世界上存在着神奇而神秘的种族,如传说中的精灵一族,神秘莫测的巫族,还有世人所惧怕的魔族,和世人所崇尚的神族……

  守护,神族的后嗣,神魔之战后,起名守护,在狼烟四起,动荡混乱的时代里,坚守神的职责,以正义之名,守护着弱小的种族,使他们免受魔族的残杀。能对付强大的魔族也只有神族,神族中人天赋奇能,有异于常人的体质。而魔族则是逆天一族,其恐怖的生命力和强大的妖力即使神族联合了人族,巫族和精灵这四大族依然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不是因为神族中的挚天柱君氏家族的终极武器奈何,想必魔族早已一统天下了。

  两个月后。

  蓝天,白云,简陋的凉亭,三三两两的行人……

  这里是极为偏僻的地方,在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却难得有这样一个供行人落脚歇息的凉亭,凉亭有一个很别致的名字,叫做望仙角。话说,这里虽然偏僻,却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人行经这里,因为,这里是前往天界山的必经路口。

  有一支很引人注目的队伍到来,抬着顶镶金的华丽桥子,桥子上刻着精美华丽的花纹。随从身上的服饰质地看起来相当的不错,寻常人家也穿不起这种质地的衣服,并且个个看起来孔武有力,步履轻快,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随着这队伍的到来,凉亭中的人纷纷主动的让出了地方。那支队伍却停在了凉亭外,停下来的队伍依然整齐有序的站着,笔直挺拔。而桥中的人也没有马上走出桥子的意思。

  除了那支队伍之外,还有几人也是份外的引人注目。在离凉亭不远的地方,懒懒的站着几人,正是巫马秋水和翼手这二人。

  巫马秋水懒洋洋的靠在巨大的岩石上,嘴里是那么随意的刁着一根草,眯着双目,即使是那么随意,那么心不在焉样子,也是那么的吸引人们的眼球。粟色的头发,宽阔的额头,那狂放不羁的神情。看得旁边的翼手直咋舌,心里暗叹:眼前这张帅气十足的脸真是祸水啊,怎么就有那么多白痴女人为了眼前这个人而神魂颠倒?却不知眼前这张脸的主人性格是如何的扭曲,内心是如何的恶劣。翼手想起一句话,天使般的面孔,恶魔一样的内心。叹息,叹息……

  巫马秋水依然懒洋洋的靠着,伸出了手,把翼手的脸推到一边去,说道:“你盯得我很不爽。”

  “这张脸真的是罪过啊。”翼手对着不远处那供过往路人歇脚的简陋茶楼颔首,示意巫马秋水看向那里。

  一只白晰的手撩起轿子的帘幔,一女子正瞪着双眼,火辣辣的眼神毫不掩饰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巫马秋水,仿佛恨不得将他生生吞了。

  巫马秋水看了眼那女子,皱起了眉。而那女子在与他的目光接触零点一秒之后,嫣然一笑,含羞的放低帘幔。帘幔半遮面,露出半张还算得上秀丽的脸。犹豫着好和会,女子终于像是鼓足了勇气,又再含情脉脉的看着巫马秋水,对巫马秋水招了招手。

  一旁的翼手说:“与名门望族浪漫的邂逅。”

  “你很三八。”巫马秋水冷哼,那个女人赤裸裸的目光看得他鸡皮都起了一身,那女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个花痴。对于各种女人的搭讪巫马秋水早已见惯不怪了,对于这种女人,他一般都会在对方答讪前狠狠的击溃对方那点可怜又可悲的妄想,省去一切的麻烦。

  巫马秋水闭上了双目,眼不见为净,一切喧闹皆离他而去。

  巫马秋水一动不动,年轻的女子只好从轿子里走了出来,那女子的样子却是另人跌破眼镜,没有想象中的华丽,更没有那种富家小姐的样子。高挑略瘦的身材,一身已洗得发白的粗布麻衣,是干净利落的男装。披着一头银白的长发,面目清秀,却少了一般女子的娇媚。磊落的神情,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英气,举手投足落落大方,顾盼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帅气。看她坐如此豪华的桥子,身上的衣服的料子却还没有随从的好,女子身上唯一值点钱的大概就是戴在手上的手套了,手套是露出手指头的那种,材料似玉非玉,隐隐有流光。

  女子笑眯眯的朝巫马秋水走近,行走间步履轻快,不扬纤尘。

  站在巫马秋水旁边的翼手吹起了响亮的口哨,用手捅了捅巫马秋水,说:“是属于耐看型的,那家伙让人莫名的喜欢啊。”

  巫马秋水依然闭目养神,他绝对不要和那种花痴女人扯上一点关系。

  银发女子未语先笑,笑靥如花,就连笑脸也比一般的女子也多了几分大方。她轻声细语:“你好,那个……”

  “做人首先就是一定要有自知之名,免得做了多余的事,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巫马秋水依然懒懒的靠在岩石上,吐掉了口里刁着的草。转头睁开星目,终于看向那女子,一双含笑的双眸跃入巫马秋水的眼里,白晰秀丽的脸,一笑,云淡风轻。巫马秋水不由的一怔……

  翼手暗叹:好过份的人。

  “哈?”银发女子一怔,好看的笑容停在脸上,说:“那个……不好意思,给你带来了麻烦。但,能否请你让一下,我想看一下你身后的岩石。”

  哈?

  哈哈!!

  有人忍不住暴笑了。

  巫马秋水又是一怔,脸上的神情怪异,像吃了变质发臭的鸭蛋,随后恶狠狠的瞪向身边那个正在强忍着才不至于笑到暴的好友。

  “哗,这里风景真是美。”翼手说,欣赏身边的风景,对巫马秋水恶狠狠的目光来个视而不见。

  “麻烦你了。”银发女子说。

  巫马秋水只得讪讪的向旁边挪了挪,在身后的岩石上露出了几个鲜红的大字:天堂路。

  巫马秋水有些懊恼,怎么哪里不好站偏偏站到这里来。

  银发女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好看,说:“终于到这里了。”

  随即女子的目光落在翼手身上,说道:“两位是从盘龙镇来的?”

  女子虽然是在询问,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你是怎么知道?”翼手说。

  “是它告诉我的。”女子说着从翼手身的拈下一条细如发丝的白色物体来。

  不认识这个物体的人都会误以为那只是白色的发丝,可翼手他们在盘龙镇上见过这种物体,难道那天她也在场吗?

  女子像是看穿了翼手的心思,说:“这种东西叫白毛虫,也只有那个地方才有吧。”

  “那个地方是盘龙镇?但我以前从没见过。”巫马秋水问。

  “白毛虫是属于异世界的生物,在这里出现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两个月前盘龙镇上那场异变所带来的吧。但是这种东西离开它所寄生的地方是存活不了的。”女子解释说。

  “你知道的挺多的。”巫马秋水说,翼手都不知道的东西这个女子却知道。

  “上古洪荒是属于异世界?”翼手问道。

  “想知道的话有一个条件。”年轻女子笑了笑,露出了白白的牙齿,说:“带我到天界山去。”

  “免谈,我可不想当保姆。”巫马秋水一口回绝。

  “这个情报可是很值哦,不然折中一下,你们跟我一起到天界山去。”

  “只是换了种说法而已,结果不变。”翼手说。

  “免谈。”巫马秋水依然回绝。

  “那只有这样了,我跟你们走,反对无效。”

  哈?

  银发女子转身走向那顶华丽的桥子,接过从桥子里递出的简单行李。

  “无痕,要死的时候一定记得通知我。”轿子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

  “你想替代收尸?”无痕说。

  “我可不适合替人收尸,只是想在你下地狱前送你一程。”

  “谢了,我还打算活到最后替你收尸。”无痕说着背对着轿子挥了挥了,踏上了她的旅途。

  “你绝对会下地狱的,一路走好。”轿子里的男人低低的笑了,忽然觉得,这一别也许会成永远,不禁叫了那个身影,“无痕……”

  无痕回过头,嫣然而笑,笑容依然如沐春风。

  “我永远都会是你的朋友。”男人低低的说。

  无痕转身,永远有多远?

  命运的邂逅,成为了今后再也解不开斩不断的羁绊,一直牵引着这些人,哪怕化身飞蛾,也要飞往心中的火焰。此生此世,也只是为了那火花烧得更灿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