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鹰之战记全文免费阅读_鹰之战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鹰之战记

状态:已更新29.8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09-10 13:12:22

简介:  一个少年,被千百条锁链束缚,在命运的路途上徘徊。他在追求什么。  叛逆,打断锁链,追求自我的解放。  但命运总是在他解开一条锁链后,让他发现一条又一条的锁链,他能自由吗?  A签了,我在努力。  每天基本一更。  希望你的支持,来点推荐,收藏什么的。  成绩如果好,加更。…

鹰之战记免费阅读

鹰之战记免费阅读一 心伤

  正午阳光灿烂,冬鹰迈步在圣都的大道上随眼打量着周围的街市,人流熙熙。按照正常估计他现在应该在魔法学校进行魔法控制的学习,可是谁叫他是公爵的儿子,虽然是过去,但什么人可以管他?虽然他只是排行老三没有继承权,也不是什么人可以管的,贵族有特权。而他现在又有了一个身份——光明帝国右相唯一女儿未来夫婿,这下在光明帝国他的前途可是无人可比。

  可是他现在一点也不快活,刚从丞相府碰了一鼻子灰,总感觉亮晴的天显的几份阴沉,双眼不由的阴沉的打量着着周围的行人。周围的行人看到他的目光,一个个躲躲闪闪给他让出一条通道,忽然冬鹰眼前一亮,一对少男少女映入他的眼帘。

  这对男女谈的显然十分高兴,女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一头金发随着走动如波浪般抖动不止。男的,一身白色盔甲,背后是一把巨型长剑,一身标准的圣殿武士打扮,向女的手舞足蹈谈着什么。

  冬鹰已经认出他们是谁,脸色不由的一沉,脚步也随之停止,注视着他们。

  女人比较敏感,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以为又是哪个好色之徒在偷看她,抬起头准备狠狠的瞪那人一眼。然而当她抬起头看到冬鹰的身影,不由的一呆,脸上的笑容也随即消失。“冬鹰,你也在这里。”语音渐低接近消失。

  男的好像没有发现女的异常,依然笑着说:“冬鹰,那傻瓜在上课那,怎么……”感觉到不对,一抬头,发现站在面前的男人,后半句硬硬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前半句恰如离弦之箭,进入三人的耳朵里,男的如同被着飞箭所伤,红润的脸色变的惨白:“冬鹰,你……”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动了半天嘴皮,没有多吐出一个字。

  冬鹰没有理那男的,上前一步,对女的说:“玛丽,听说你病了,我去丞相府没有看到你,看到你没事,便放心了,我回学校了。”说完便迈步离开。

  玛丽的眼中浮现一丝黯然,开口对冬鹰离去的身影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发出声来,沉默一会对身边的男子说:“波辛,我身体不舒服,回去了。”说完不等他回话,便转身离去,只留,他一人独立于来往人群中。

  那叫波辛的男人,目送着玛丽动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回头瞪视着冬鹰消失的方向。好好的一个约会被生生的破坏了,冬鹰你记着,波辛心中愤恨不已。为什么我比不上他,为什么?光明神,你能告诉我吗?想着手不由的抽出了背后的巨剑,体内的斗气不断的胡乱冲撞,波辛嘴角流出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只听“哄”的一声响,身上抖动起淡绿色的斗气,整个人如同燃烧的绿色火焰,伺机而动,杀机四伏。身边行人感到他不对,一个个唯恐受到飞来横祸躲的远远的。

  “谁在闹事……”一队骑独角马的骑士飞驰而来,原来是城卫到了,只见他们各个是身披黑色金属打就的重铁甲,这铁甲如此的严密竟将浑身上下宝物的严严实实,只留三个孔在面目上,两个孔在眼睛的部分,黑洞洞的看不出模样,只是不时的闪现精光,接着精光隐现恢复黑洞洞的样子,嘴巴上有一条缝,不时喷出的白气证明这里面是个活人。那些骑士身下的角马身披和身上骑的骑士一样颜色的盔甲。那盔甲除了样式不同,也是在嘴与口处开了孔,不过却多了在马的头部的一个小孔,那里露出一个独角,这证明着它的身份独角马。

  这只黑色的队伍眼看就要冲到这里,原本围着的众人纷纷散开,波辛的人影便显现出来。黑色的洪流冲过众人所在的位置,冲向波辛,没有一丝要停下的意思,不断举起放下的马退没有一丝犹豫,下一秒似乎要将面前的人踏成肉酱,连那骨头也要踏成粉末。“轰隆隆……”黑色的马蹄将要踏向波辛的脑袋,白色的雾气从马口里喷射而出,喷射在这少年的脸上,却被游动的绿色挡住,不得前进。

  “啊……”几人尖叫从尚未散去的人群里传来,却是那散去的人群里有几人一回头,便见到马蹄将要踏上波辛脑袋的情形,情不自禁的发出尖叫。声音尖锐如矛刺进每个人的耳朵,要散去的众人中,又有几人回头,看到了马蹄和马蹄下的少年,尖叫再一次响起。

  在这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不高却是进入每个人的耳膜,却是先前询问的声音,这一次却只有一个字:

  “停!”声音一出,每个人,每匹马齐齐停住,收马,退步,如同一人在做。连那将要踏上的马腿也一时间收回。街上的尖叫声,喧哗声立刻停止,只留下“啪啪……”的盔甲与盔甲撞击的声音,“砰砰……”马蹄与地面撞击的声音,这些声音在下一刻消失,一时间繁闹的大街声息皆无。

  喊停的人越众而出,一样的盔甲,一样的马,唯一的不同却是他的头上多了一根鸟类的羽毛,金色的鸟类的羽毛。

  他驱马来到近前,看到波辛身上的绿色斗气,立刻明了眼前的情况,乌黑的头盔里闪过惊异的亮光,一阵低声自语到:“好年轻,想当年我也是在战场上,杀的兴起,才觉醒的,想不到这少年竟会在这里,同人不同命呀!”

  他眼中精光一现,又看到周围躲闪在街道两旁,还在窥探的众人,未散去的众人,想到自己的职责还声音变得高亢,洪亮:“没事,不过是斗气突破,这是好事,大家改道吧.”众人零落回答着,人便散开去。只是无论重甲骑士,或是行人都没有发现,那绿色斗气下,那眼角流露出的一抹杀机。

  冬鹰一脸沮丧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浮想联翩。也许是自己太过幼稚了,那高高在上的玛丽大小姐怎么会喜欢一个没有继承权,没有才能的废物,特别是现在,他从过去到现在一直不屑一顾的公爵大人的死亡让他本来是废物的身份更加明确。那婚约更不用说,到了消失的时候了,明天就可以结束了。自己也许到了醒悟的时候了,到了与过去的自己说再见,与玛丽的身影说再见……

  冬鹰茫然的走在回魔法学校的路上。

  “魔法的精髓在于……”讲台上的肥胖的七级大法师正口沫飞溅的讲解魔法奥义,台下的魔法学徒们也在精神抖擞的听着大师的见解,整个教室教室充满欣欣向荣的景象。“咯吱……”一阵难听点开门声打破了着和谐的气氛,冬鹰走了进来。这里的课堂便是,想来便来,没有人会来管你,除非你侵犯到了别人。往日冬鹰也是时不时的迟到,但都在课间不声不响的进来,课堂上的大师也不会管,但今天……

  正在努力传授的大法师像使用魔法时被突然打断一样,全身魔法元素不由的想手上汇聚,一个不断变大的红色火球出现在他的手上。作为一个能体味火系元素奥妙的七级大法师,性格也如同火云素一样狂暴。

  冬鹰走了进来,声音一如既往平静:“抱歉,我来晚了”说完走向教室后面,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大法师脸有向手上火球发展的趋势。不得不说七级大法师不愧为七级大法师,手上的火球渐渐消失,脸色却有向紫发展的趋势。眼神愤怒的打量着坐在后排一脸平静的冬鹰,这群贵族怎么有可能懂得魔法的美妙,见鬼,总有一天会让你见到魔法的威力,火系魔法的威力,砰,一个火球从他手中直接飞射而出,教室的屋顶成了替罪羊。

  台下的学徒们羡慕的瞧着那火球打出的黑洞,火球呀,仅仅一个火球就有这么大的威力,不愧是七级大法师。不止一个学徒在台下默念自己的一级魔法,火球术,不过比较来比较去还是改名叫火苗比较合适。

  “克里,你个老混蛋,又在发疯,你等着别跑”一声响亮的女高音从楼上传来。这个世界高层建筑不常见,但三层的楼房却是到处可见,显然那一个火球打穿了地板,闯了祸。

  克里这个七级大法师脸色瞬间变白,自己怎么在这里发射火球,为什么哪个方向不打,偏偏打向上面,看样子是艾丽这个疯子在那里,见鬼,快走。对台下有些发呆的魔法学徒说:“别忘了,本周的魔法大赛,快去准备,至于某些人”克里瞥了一眼依旧没有表情的冬鹰,这个罪魁祸首,接着说,“还是不要去现眼的好。”“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克里没有继续他的发言,打开窗子,向远处飞去。

  “好帅,飞行术呀,不过他不是火系吗?”

  “你笨呀,他可是七级,七级你懂吗?七级大法师可以选修他系魔法。”

  “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七级。”

  “白痴,这辈子没有希望了。”

  “咚咚……”的脚步声嘎然而止,一个白衣胜雪手持一根雪白法杖的女子出现在门口,高雅冷艳高贵神秘,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原本洁白无瑕裙角现在被烧出一个黑洞,露出里面洁白的大腿,引诱着男性学徒的目光不断汇集。至于黑洞的由来,可想而知。

  白衣女子不屑的打量着周围的学徒,目光扫过打开的窗户,那熟悉女高音再次响起:“混蛋,跑得倒快。”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嘴角吐出两个字:“冰球。”

  法杖那拳头大小的魔晶闪现阵阵寒光,一团一团的洁白冰块凭空出现在教室里,不断旋转着散发白色的冻气,这冻气让众人想起这女子的名字,七级,冰系大法师艾丽,不逊于克里,或者说由于属性相克,完全克制火系大法师克里。但她的性格却和克里大法师一样,暴躁,而且喜欢迁怒,并且后台极硬。

  艾丽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带着愤怒,手中洁白的法杖不断摇动,越来越多的冰块出现在教室里,温度越来越低。艾丽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法杖依旧摇动不止,目光扫过一个个冻的发抖,却没有开口求饶的学徒,还真是了解自己,求饶是没有用的,求饶只会让自己魔力更加充沛,火系法师出来都是冰系的发泄品,克里是这样……呃?

  艾丽发现了教室一角的冬鹰,头发上没有一点白色雪花,有点意思,嘴角一翘,一个冰团朝冬鹰飞去。她的目标并不是要冬鹰的小命,瞄准的也偏高了些,但这团冰一定能让他吃个苦头。不对,自己怎么控制不了那冰团。只见那冰团变的更加巨大,反向朝自己飞来。

  艾丽神色一凝,“冰剑”一个冰剑与冰块撞在一起,双双化作冰屑四散飞溅。对于一个七级大法师来说一些低级的魔法却是随口就来,根本消耗不了多少法力,但有意思,一级下位魔法冰球,竟然可以和一级上位魔法的冰剑抖个两败俱伤。

  不对,这是冰精灵的祝福,要不就是是冰雪女神的祝福。“克里,这个老混蛋,想阴我!”

  无论冰精灵的祝福还是冰雪女神的祝福都有一个共通点,对于低级冰系魔法具有反弹的效果。

  艾丽阴阴的怒道,手中的法杖不断挥舞,无数的冰块绕艾丽飞舞,可苦了学徒们,“可惜,人我带走了,当作今天的赔偿,以后他是我们魔法一班的人了,米莉出来”一只浑身洁白的雄鹰出现在,冬鹰的头上,抓着冬鹰往窗外飞去,艾丽也在一团冰雪的簇拥下飞出教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