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炽舞剑全文免费阅读_炽舞剑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炽舞剑

状态:已更新57.4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3-27 20:00:42

简介:  手握炽舞,醉在晨曦。  炽舞晨曦他是一个大盗,也是一个大侠,同样还是一个风流人士。  酒过肠,醉千夜。  一个武林敬重的家族。  一段情意绵绵的爱恋。  一把雄霸江湖的宝剑。  林夕团长另开新书希望大家支持。近期主要还是《星神奇缘记》也请关注。…

炽舞剑免费阅读

炽舞剑免费阅读第一章:炽舞晨曦

  暮春三月,三月的风清爽的吹着,竹林,一片很是茂密的竹林,林间有一官道上面那密密麻麻的车轮马蹄印,这是一片人流很多的官道,这是许多镖局必走的道。

  林中设有一个很小的酒铺,但是对于来往客人来说却是极大的奢侈,几张酒桌、数坛美酒,酒香弥漫在竹林中显得更加诱人。桌上却趴着一个人,一身黑衣理应风度潇洒,现在却显得萎靡不振。

  桌上零落的摆着几坛空酒坛,东倒西歪。酒入千肠,他还在喝,晃了晃手中的酒坛,他大声喊道:“伙计!再来两坛!”酒铺伙计急忙又端来两坛,伙计无奈的看着此人。那张本事英俊潇洒的脸庞此刻却被苍老蒙面。

  伙计好心道:“客官,您这样喝下去会喝坏身子的。”那人微微一笑道,双眼似睁非睁,无力道:“怎么?你怕我付不起你酒钱吗?“说完从腰间那鼓鼓的钱袋摸出了一大锭银子,伙计接过银子却微笑不起来,这已经是他接过的第四锭银子了,也是他们之间第四次同样的对话了。

  伙计是一个好人,在这片宝地上做生意,心肠若是不好岂能长久?那人接过酒坛就大口的喝了起来,仿佛她的世界里只有酒,酒的世界也只是属于他。

  “腾腾腾”

  突然,竹林管道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片刻不到一人一骑扬鞭行到酒铺前,来人有二十出头,生龙活虎的一个小伙子,一身白色公子衫,他的皮肤却很白,很嫩。大步行至那人身边,端起桌上的酒坛同样是仰头大喝。

  那人看见别人喝了他的酒,显然有些不高兴。那人道:“你是谁?”来人道:“聂童。”那人平淡道:“我不认识你。”聂童笑道:“你不认识我倒没关系。我可是认得你。”

  那人轻“哦”一声,聂童继续道:“炽舞晨曦。”那人轻轻一笑,他没有否认,因为聂童的确是说出了他的名字。他也不需要承认,因为他已经快忘了自己。晨曦道:“这里有很多桌子,为何要坐在一个鬼的身边?”

  聂童轻笑道:“鬼?久闻炽舞晨曦一生风流,您的风流韵事可是弥漫整个武林吶。却为了一个陆欣,从一个风流鬼变成了醉鬼。”

  炽舞晨曦这是江湖上给予他的称号,手握炽舞,醉在晨曦。当年他可以为了一个**的一个妓女,只身前往大内去盗皇后的飞凤钗,以博佳人一笑,他可以为了龙威镖局的千金,去峨眉山盗取峨眉的《洛神沁心曲》。他也可以为了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去盗取南亲王的万两黄金。

  他的风流事没有人能用数字来统计,但是到了陆欣这里,晨曦却动了真情,江湖上之所以称他为炽舞晨曦,因为他手中有一把炽舞剑。

  此剑一出,天地撼动,犹如群凤起舞。但是也是因为这把剑,他误杀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这是他很陆家的之间的恩怨,没有人能知道。

  但是自从那一剑刺出之后,晨曦将陆欣的骨灰和炽舞剑全都交给了陆家少主陆归羽,从此江湖上再无此人音讯。

  “陆欣”本是一个很美的名字,现在却像是一把利刃刺进他的心房,他没有说话,举起酒坛大口的喝了起来,聂童看他这个喝样,眉心一皱,伸手一抓,他的手很快,但是炽舞晨曦想要喝酒,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能挡住。

  聂童手臂发力,运用内劲,想要夺掉晨曦手上的酒坛,但是酒不属于他,而是属于一个断肠的人。聂童道:“你难道要成为一个死鬼吗?”

  晨曦放下酒坛,笑道:“死鬼?这个主意倒是好。”聂童道:“你不会真的要死吧?”晨曦道:“我没说要死,也没说要活。”

  突然间,林中又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蹄声如密雨连珠,聂童脸上露出惊慌,晨曦道:“你仇人?”聂童点头道:“你要帮我。”晨曦道:“我为何要帮你?”

  聂童笑道:“你可别忘了你的规矩!”晨曦无力道:“我的什么规矩?”聂童举起自己的酒坛得意道:“江湖上都知道,只要能跟你炽舞晨曦喝上三杯酒就是你的朋友。”

  晨曦没有说话,他依旧在喝酒,马蹄声越来越近,聂童也越来越着急。聂童道:“我可是喝了半坛酒了,三十杯都有了,你难道不想认我这个朋友?”晨曦道:“那是以前,现在我已经不是什么大盗晨曦,炽舞晨曦了。”

  聂童道:“那你是谁?”晨曦抬起手指的酒坛道:“刚才我已经说了,我是一个鬼。”

  谈话间,已有数十骑紫衣大汉出现在酒铺,一个个面相严峻,手持长刀。将酒铺团团围住,聂童紧张的站在晨曦身后。聂童道:“你不帮我?”

  晨曦依旧喝着他的酒想着他的事,十几位精壮汉子手上的刀再亮再寒,他也不在意。十几人中为首的一位青面瘦削,一双鼠目般的眼睛却精光四射,下巴那一撮胡须就显得滑稽。

  瘦削汉子手提大刀,怒指聂童道:“你这个小贼,还不速速就擒?”聂童笑道:“你为何说我是贼啊?我只是在你们的院子里兜了一圈而已。”此言一出,倒是惹得醉酒的晨曦微微一笑,不经主人允许就闯入别家院子非偷即盗。本是偷盗的行当在聂童口中倒显得有理了。瘦削汉子大怒道:“好你个小贼,我岂能让你在这里信口雌黄!”

  长刀架起,一个箭步上前,阔海一刀直削聂童脑袋,刀势逼人,但是刀并没有砍到聂童,聂童已经弯腰趴在了晨曦的后背上,瘦削汉子一刀劈空,见聂童趴在一个醉鬼身上。他的刀只劈聂童,却不屑于这个酒鬼。

  瘦削汉子刀架长空又是一刀,刀法猛烈,聂童大惊,这一刀要是下去不仅会砍到自己,就连身后这个想做死鬼的人也会遭殃。聂童急忙翻身带马,双掌大合,拍住了瘦削汉子的虎口大刀。

  瘦削汉子轻蔑一笑,劲贯右臂,刀势一收生生的将聂童连根拔起。聂童急忙松开双掌,足点虚空,翻身一跃落在一旁。聂童怒道:“你好狠的心,连一个醉鬼都不放过。”

  瘦削汉子冷冷一笑,挥刀又来,刀势更猛,大刀挥霍势如猛虎,竹林中狂风大作。人未到就已经连劈七刀,聂童大惊失色道:“弥勒刀!”瘦削汉子使得正是少林的弥勒刀。

  此刀法攻势威猛,七刀为体,一出七刀,覆盖人体各处大穴,唯独忽略了死穴,但是这汉子的刀法却直攻死穴,七刀直点聂童咽喉,聂童怎敢徒手抵挡!汉子人一来,聂童的人就已经消失了。

  瘦削汉子一惊,扭脸一看,聂童依旧在李晨曦的身后,聂童冲着喝酒的晨曦怒道:“你还不帮我?”晨曦依旧无视两人,只是在喝他的酒。聂童气的脸色发青,瘦削汉子怒喝一声,正要挥刀上前。

  聂童却抢先一步,拿起桌上的酒坛,奋力砸去,瘦削汉子只能横刀一劈。“嘭”一声闷碎的声音响彻竹林,酒坛中本就有酒,一下贱了瘦削汉子一身酒水,聂童却是欣喜一笑。

  举起桌子上的空酒坛尽数砸去,均被瘦削汉子刀刀劈碎,等桌上无物时,瘦削汉子冷笑道:“看你还有什么?”不待聂童回应,他的刀又是横劈,聂童急忙抱头躲在李晨曦的身后。

  刀快,手更快,不仅是瘦削汉子惊住,身为的十几位紫衣大汉也是一惊,他的刀停了,刀上不仅仅只有他的一只手,刀身上却还架着一只手。瘦削汉子惊愕的看着面前这个醉鬼。

  晨曦的左手握着他的刀,右手紧紧地抓着他的酒坛。瘦削汉子道:“你是什么人?“晨曦无力道:“佛手刘青。”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