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冷情男神,请继续全文免费阅读_冷情男神,请继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冷情男神,请继续

状态:已更新32.5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0-08 23:14:46

简介:【宠文】婚前,他滚到别的女人床上,上演限制级。她说:“你们继续。”领证前,他说:“小心头顶绿油油。”她说:“随便。”婚后,他化身饿狼夜夜将她扑倒,吃干抹净。她控诉:“去找别的女人,我希望头顶绿到长成草原。”他却邪魅一笑:“亲爱的,我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女人。”…

冷情男神,请继续免费阅读

冷情男神,请继续免费阅读第2章 当心绿油油的头顶

  苏乔:明天上午十点领证,别忘了。

  微信发出,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证明凌非渊已经看过。

  果不其然,一分钟后,微信消息传来。

  凌非渊:结婚后,你头顶会绿油油草原繁茂,这样,你还想结吗?

  苏乔苦笑一声。

  苏乔:结,就算你得了艾-滋,我照样嫁你。

  *

  翌日,还是连阴的天,还是下着雨。

  苏乔特意跟章之龄要了司机,送她去民政局。

  与凌非渊的婚姻,没有婚礼,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有的,是一张冰冷的证书。

  爱情这个词,对她来说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苏乔盯着民政局老旧的窗棂发呆。

  淘气的雨珠顺着窗棂落下,掉在玻璃窗上,滑出一道道痕迹。

  “还签不签,不签滚蛋。”

  苏乔恍惚空白的大脑被凌非渊的怒声拉回来,“我签。”

  明明苏乔两个字那么简单,那么好写,她落笔,却重如千斤。

  身旁,凌非渊签字,笔锋游龙走穴,苍劲有力,力透纸背,冷酷,亦无情。

  结婚证到手,二人人手一本。

  凌非渊踢开椅子站起身,瞬间,他迫人的气场四散到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他迈着冷酷无情的脚步离开,不去看新婚妻子苏乔一眼。

  高大挺拔背影的后面,是苏乔白了几分的小脸。

  门口,凌非渊脚步停下。

  “交钱,让她。”

  “交钱”是对苏乔说的。

  “让她”是对费里说的。

  结婚证9块钱,苏乔交。

  费里面无表情,盯着苏乔交了钱,这才离开。

  苏乔:“……”

  “阎王的把兄弟,该死的凌非渊,没有你比更抠门的。”

  她生气,不管不顾的怒喊。

  一只脚踏上车的凌非渊身形微微晃动,脸色更冷。

  他转身,缓缓的,犀利的眸子如一把锋芒的利剑,朝苏乔刺去。

  “既然结了婚,我死,也绝对拉你陪葬。”

  苏乔:“……”

  费里驾车,气恼苏乔的话,加大油门从苏乔身边经过,溅起无数水花,脏了她的衣服。

  少爷时日不多,少夫人还要诅咒少爷早死。

  车内气息骤然降低,凌非渊眸色嗜血,“回去,自己领罚。”

  费里自知做错,少爷都舍不得打骂少夫人,他却开车溅了少夫人一身脏水,领罚已经很轻了,他不敢有异:“是。”

  *

  领证,结婚。

  这一天,是人生的大事,也是最重要的日子,苏乔不愿意虚度,请了一天假,当做婚假。。

  从民政局走出来,她跑去商场逛街。

  凌氏旗下商场,苏乔凭借VVVIP金卡,到哪里,都能享受到最尊贵的待遇,最大的优惠,可她心里不开心。

  难过,很难过。

  新婚之日,她孤单一人。

  她的新婚丈夫,嚣张的对她说,她以后满头长草,绿油油。

  林千卉电话来的及时,她正愁没人陪自己吃饭,打发时间,消化难过的情绪。

  半小时后,商场顶层中餐厅,林千卉风尘仆仆而来。

  喝了一整杯苏乔倒的水,林千卉这才缓了一口气。

  “你们栏目的主持人换了,来了一个叫白若怜的女人,妖里妖气,眼神很深,一看很不好对付,有野心,听说还很有来头。”

  苏乔翻看菜单,“换谁不是换。”

  她不过是编辑记者,外加跑广告拉赞助的,主持人这种光鲜的职业与她没半毛关系。

  “你在M国学的是播音主持。”

  “我还主修了MBA。”

  所以,主持人换谁还是跟她没半毛钱关系,她的工作注定与所学专业无关。

  “服务员,点菜!”

  苏乔扬手。

  林千卉:“……”

  她决定闭嘴,好饿,吃饭。

  一震骚动,过来点菜的服务员面带桃花,眼睛闪闪,又依依不舍的望向门口。

  苏乔随口调侃小服务员,“谁来了?只要不是第一权贵美男凌非渊,你就踏实安心的为我们两个美女点菜吧。”

  服务员一脸美女你真牛的崇拜表情。

  苏乔:“……”

  她竟然真相了。

  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凌非渊会来这种餐厅?

  他不都是去私人会所的吗?

  “你不出去?”林千卉试探着看向苏乔问。

  她知道苏乔是凌家收养的养女,凌非渊作为她哥,做妹妹的应该去他面前晃一圈,讨好。

  “为什么要去?”苏乔语气平静的道,心里,那股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难过,又再次涌了上来。

  林千卉:“……”

  沟通障碍,她真的决定闭嘴。

  骚动很快过去,餐厅恢复安静,两人的菜也已端上桌,开吃。

  吃饭的间隙,林千卉时不时抬头看苏乔,发现她神情未变,细嚼慢咽,真的是不关心自己的哥哥是否在同一家餐厅用餐。

  人在屋檐下,能做到不低头,苏乔乃第一人。

  半个小时过去,用餐接近尾声,费里突然造访。

  “小姐,少爷有请。”

  “我?”苏乔面露差异,又释然一笑。

  她没资格做凌家的少夫人,称呼她小姐也是抬举了她,何必在意呢。

  可有事早上不说,干嘛非要这个时候,这个点。

  她真的不想见他。

  费里门神加打手在,她不得不屈服。

  去就去,WHO怕WHO!!!

  来到,进门,坐满20几人的包厢里,只有凌非渊一人。

  苏乔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有钱人,就是喜欢讲究大排场,浪费。

  他冷漠矜贵,举手投足有着冷漠的霸道与优雅。

  剑眉微微一挑,扫了苏乔一眼:“结婚证?”

  “什么?”苏乔掏掏耳朵,幻听了又?

  凌非渊的话说的太简单,苏乔没懂,这时,身边的费里充当翻译。

  “少夫人,少爷的意思是,把您手中的结婚证拿出来?”

  苏乔更不解了,“干嘛?”

  人手一本,干嘛要她的?

  凌非渊薄凉的春娇勾起冷漠的弧度,嘲讽:“想拿结婚证拍照发朋友圈,炫耀你和我结婚,提高你的知名度,为工作提供便利,你想都不要想?”

  苏乔:“……”

  你不说,我还真没想过那么多。

  原来一本结婚证,还有这么大的用处。

  看苏乔忽明忽暗的眼神,凌非渊桃眼微眯,眼角凌厉:“拿出来!!!”

  冷硬,毫无对女人怜惜的霸道呵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