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我的1990张信苏以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都市小说《重生:我的1990》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过尽千帆11,主人公是张信苏以。简介:做这亏心事,张有钱良心上还是很不安:“我好歹也是一村之长,欺负死去兄弟家的孤儿寡母,被人知道了,好说不好听!”王翠花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恶狠狠的道:“你那个破村长,有什么好显摆的,只要有了那五亩河湾…

重生:我的1990张信苏以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我的1990》第10章 谁坑谁

做这亏心事,张有钱良心上还是很不安:

“我好歹也是一村之长,欺负死去兄弟家的孤儿寡母,被人知道了,好说不好听!”

王翠花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恶狠狠的道:

“你那个破村长,有什么好显摆的,只要有了那五亩河湾地,咱家小智念大学的钱,也容易些!”

“小智?”张有钱摇了摇头:

“她那成绩比人家张琳差远了,能不能考上大学还两说呢,你想这个有点儿远了!”

张有钱家四个孩子,一女三男。

老大是个女孩儿,叫张智,今年二十岁,也在营州市内读高三。

嗯,应该是高六。

这姑娘是个学渣,高三复读了三年,却连个最差的专科都没考上。

比她小两岁的堂妹张琳读初三的时候,张智已经参加了高考。

一连失败了三次。

等到张琳读高三的时候,两姐妹就成了同学。

张有钱对女儿的成绩心知肚明。

对她能考上大学,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今年再要是考不上,找个合适的人家,嫁出去算了。

听到丈夫贬低自己女儿,王翠花有些不高兴,阴沉着脸道:

“我闺女天生就是凤凰命,张琳那野丫头也配跟我们小智比!”

“行了行了,这事儿还得半年,现在不着急,你想从张信身上下手换地,具体打算怎么办?”

王翠花得意的挑了挑眉毛:

“当家的,咱们过几天杀年猪,你借口人手不足,叫张信来帮忙,然后………”

听了老婆的计划,张有钱慢慢点了点头:

“那万一曲凤霞跟着过来呢?”

“不会,你还不了解她吗,自打两家闹崩之后,曲凤霞可从没登过咱家的门,我猜她不但不会来,也不会允许张琳过来!”

张有钱琢磨了一下王翠花的计划,觉得成功的希望很大:

“行,那就按你说的办!”

王翠花脸上容光焕发,抬起头望向河湾的方向,志得意满的道:

“明年,我要把属于咱们的五亩地,全部种上玉米。”

看王翠花的样子,曲凤霞家的五亩河湾地,已经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张信却不知道,自己想要算计大伯的时候,张有钱两口子同样也在算计他。

如果早知道对方打的是这种主意,他做梦都会笑醒,一定规规矩矩按照大伯娘的剧本,演好这个被骗的傻子。

张信的思维,还停留在上辈子,大伯勾结外人,强占自家河湾地的记忆中。

如果早知道大伯两口子这么配合,他才不浪费那么多脑细胞,盘算着怎么在不引起对方警觉的情况下,成功换地!

可惜的是,张信上辈子活到四十多岁,一直浑浑噩噩的。

这辈子重生回来,又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儿。

阴谋诡计这东西,也需要生活的历练,要不然你就算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

张信就是如此。

他琢磨了三天,死了无数脑细胞,也没能制定出一个行之有效的计划。

转眼到了腊月十二。

吃过了下晌饭,张信趴在炕头上,继续琢磨着自己的计划。

他这几天反常的表现,让曲凤霞心里七上八下。

儿子不会是伤了脑袋,真留下后遗症了吧?

这几天呆呆傻傻的,有时候自己叫他,都仿佛听不到一样,或者过了好久,才答应一句。

看着趴在炕头上,皱着稚嫩眉头想心事的张信,曲凤霞越发的忧心忡忡。

儿子真要有什么意外,自己将来有什么脸面去地下见当家的。

她试探着小心翼翼的对儿子说道:

“小信,你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吗?一定要跟我说,就算是砸锅卖铁,妈也给你治!”

张信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妈,你放心吧,我没病!”

“没病?”曲凤霞根本不信他的话:

“那你这几天话都不愿意说,是怎么回事?”

我那不是,正琢磨着怎么坑大伯一把么。

这话,张信却没办法跟母亲讲,他只能找了个借口,解释道:

“可能……是我那天去后山被冷风吹感冒了吧!”

曲凤霞眼睛一亮,勉强接受了儿子的说法:

“我怎么没想到呢,一定是被那头天杀的野狼把魂吓丢了,明天我就找屯子里的马大仙,帮忙招一下魂!”

张信张开嘴,正要阻止母亲,想了想却没出声。

以前的他,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是不信的。

只不过经历过重生之后,他也不确定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是不是有一个纯粹由灵魂构成的世界。

母亲愿意怎么鼓捣,就由得她去好了。

就算没什么用,也能让她求个心安。

母子两个正各自想着心事,院子里响起一声做作的咳嗽:

“咳咳……张信在家吗?”

是大伯?

张信从炕上蹦了起来,一叠声的道:

“是大伯吧,我在家!”

听到张有钱的声音,曲凤霞一张脸瞬间变得比外面的空气还冷。

堂屋门“吱呀”一响,张有钱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张信,身体大好了吧,大伯来看看你。”

曲凤霞对张有钱王翠花两口子,一点儿好感也没有,闻言冷着脸道:

“不敢劳大哥挂念,托他死去爹的福,这孩子总算是康复了。”

张有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讪讪的笑道: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曲凤霞脸上表情如同万年寒冰:

“这人也看到了,大哥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也不留你!”

言下之意,竟然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张有钱胸中一丝怒火升了起来。

我好歹也是张信的大伯,你这女人竟然一点儿面子也不给?

他原本还有些愧疚的心思,瞬间烟消云散。

记着老婆王翠花的计划,张有钱压了压火气,笑道:

“是这样的,我家明天杀年猪,想着张信身体没事儿的话,能不能去帮忙打个下手?凤霞你放心,绝不会让孩子干重活,就是帮忙捡个猪毛什么的。”

面对着放低姿态,刻意讨好的张有钱,曲凤霞满腔火气竟然发不出来。

她毕竟不是王翠花那种泼妇。

“去不去帮忙,我说了可不算,你自己问张信吧!”

曲凤霞说着话,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张信一蹦老高,喜形于色的道:

“去啊,必须去,我最喜欢看杀年猪了。”

这可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

看大伯那目光闪烁的样子,一定是准备了什么陷阱打算坑自己。

正巧我也要坑你们。

那就看咱爷俩儿,谁更棋高一着,把对方埋到坑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