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小说,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全文在线阅读

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姜阎姜洛璃,主要讲述了:为我而来?姜阎看了眼奚优乐。他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并不认为奚优乐是因为自己长得帅,才专门加入东升娱乐。一定有其他原因!“这天可真热,大家趁凉喝别客气,我刚从超市买的。”徐文学是个自来熟,将袋子里的饮料…

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小说,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全文在线阅读

《娱乐:我把你当姐,你却想泡我?》免费试读第18章 断桥残雪

为我而来?

姜阎看了眼奚优乐。

他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并不认为奚优乐是因为自己长得帅,才专门加入东升娱乐。

一定有其他原因!

“这天可真热,大家趁凉喝别客气,我刚从超市买的。”

徐文学是个自来熟,将袋子里的饮料放在桌子上,热络的招呼着众人。

“姜阎老弟,你怎么不喝?”

见其他人都拿了饮料,唯独姜阎仍然坐在椅子上,徐文学开口问道。

“我不能喝凉的。”

姜阎解释道。

因为嗓子受损,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凉的,碳酸饮料,包括辣的是绝对禁忌。

起初姜阎还不相信,直到某天买了瓶凉可乐吨吨吨喝下去,喝的时候很爽,事后嗓子疼也是真疼。

为了体验到夏天吃冰镇西瓜和雪糕的快乐,家里上面冰箱温度不会开的很高,雪糕的话姜阎是等到融化再吃。

徐文学买的饮料都冻成冰块了,姜阎无福消受。

“身体重要,我去接个电话。”徐文学若有所思离开。

没过多久,徐文学气喘吁吁折返回来,手中拎着一大袋子酸奶和果汁。

“姜阎老弟,常温的,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所以都买了些。”

徐文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姜阎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徐文学。

这么贴心?

自己貌似跟徐文学是第一次见面吧。

非要说交际,那便是在《未来新星》四强徐文学被淘汰,老姐和奚优乐晋级决赛。

“谢谢徐哥。”

姜阎也不客气,喝了口果汁解解渴。

“不用谢,以后大家都是同事。”徐文学坐在姜阎旁边休息。

二十三岁的徐文学闯荡社会也有几年的时间,他的长相并不突出,只能说中规中矩。

在东升娱乐诸多长相帅气,会跳会唱的新人中,徐文学可以说没有任何优势。

入职第一天,徐文学将重点放在张丹和姜阎身上。

张丹不用多说,既是他的经纪人也是上级。

至于姜阎,徐文学觉得有必要讨好,毕竟这种会作词会作曲的人,身为歌手的徐文学很乐意主动结交。

丹姐说奚优乐是专门为自己而来,姜阎也没感觉到什么,反倒是徐文学显得很热情。

“徐哥,我这里有首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跟徐文学聊了一会,姜阎觉得这人还不错。

有没有兴趣?

那可太有兴趣了!

“姜阎老弟,走,我请你吃饭咱们详聊。”

徐文学搂着姜阎肩膀走进电梯,正好也到饭点了。

这是家装修颇为雅致的饭店。

包厢中,看着服务生端着一道又一道菜摆在桌子上,姜阎不仅感慨徐文学饭量真大,可是这么多菜真的吃的完吗?

“姜阎老弟,我特意嘱咐他们做的清淡点,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徐文学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姜阎碗里。

“徐哥,你太客气了。”

吃饱喝足后,姜阎开始跟徐文学聊关于歌曲的一些细节。

当谈起分成时,徐文学起身给姜阎倒了杯橙汁。

“姜阎老弟,分成就算了我不缺钱。”

徐文学笑着说道。

富二代?

姜阎原本想着五五分,既然徐文学不缺钱,姜阎也乐意白嫖。

毕竟白嫖这种事,姜阎很少遇到。

桌子上的菜终归没有吃完,当然也没浪费。徐文学有钱无所谓,姜阎打包带走,这下晚上夜宵有着落了。

“您好,一共消费800元。”

这么贵?

徐文学脸上满是肉疼,扫码的手微微颤抖。

他并非是什么富二代,不要分成也是单纯跟姜阎交好,想要长期合作。

“姜阎老弟,这家店真便宜。”

徐文学说道。

下次再来我就是狗!

徐文学在心中发誓,将这家店永远拉进黑名单。

姜阎不知道徐文学是打肿脸充胖子,感慨有钱真好,八百块钱够自己吃半个月的了。

跟徐文学相约明天在录音棚见面,姜阎打车回到家中。

姜洛璃参加《寻找美食》还没回来,她要乘坐飞机前往魔都,节目录完后折返回到燕京。

这一来一回起码要两三天时间,没有了姜洛璃的吵闹,姜阎竟然有点想念她。

晚饭因为有姜阎打包的饭菜,姜母也懒得做了,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聊天,温馨而又惬意。

七月的天气炽热无比,姜阎老早就来到录音棚,然而徐文学比他来的更早。

跟录音师打了个招呼,徐文学开始演唱。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远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停!”

姜阎摘下耳机打断了徐文学。

徐文学唱《断桥残雪》技巧没有问题,在录音师专业的建议下,一些小瑕疵也很快得到纠正。

但姜阎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断桥残雪是西湖著名景色,以冬雪时远观桥面若隐若现于湖面而称著,属于西湖十景之一。

断桥是否下过雪

又想起你的脸

若是无缘再见

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

这四句歌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幅场景。

冬天下的断桥,男主跟恋人分别依依不舍,看着恋人离去的背影,有种难以言说的相思之苦。

徐文学唱的时候却很生硬,没有任何的感情。

“徐哥,谈过恋爱没?”姜阎问道。

“谈过,而且是异地恋,不过后来分手了。”

徐文学道。

“那可太好了。”

徐文学:“???”

“异地恋的时候,徐哥应该经常送女朋友去火车站吧。”

姜阎循循善诱。

“嗯。”

“当时心里在想什么?”

“跟她待在一起时间过的太快,想着下次见面能多陪陪她。”

徐文学语气有些伤感。

然而他和女朋友没能抵挡时间和距离的考验,还是分手了。

“就是这种感觉!”姜阎戴上耳机。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

永远也看不见凋谢

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

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一遍又一遍的演唱,徐文学逐渐找到姜阎所说的相思之苦。

“姜阎老弟,这遍怎么样?”

朝阳到夕阳时间转瞬即逝,徐文学唱的嗓子有些哑了。

“就用最后一次唱的吧。”

姜阎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下筋骨。

一整天的时间他就没出过录音棚的门。

徐文学松了口气。

姜阎的严格超出徐文学的想象。

“姜阎老弟,走,我请你吃饭。”

当路过昨天吃的那家饭店,姜阎停下脚步。

“徐哥,不去这家吗?”

姜阎是为了徐文学考虑,他说这家饭店很便宜。

虽然徐文学有钱,姜阎也不好意思去更贵的饭店。

听到姜阎的话,徐文学嘴角微微抽搐。

“去这家也行,经济又实惠。”

姜阎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徐文学说经济又实惠的时候好像咬牙切齿的?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