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苏九卿裴若,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苏九卿裴若,主要讲述了:既然皇后想装病陷害她,那么她不给皇后弄点真材实料的东西,都对不起皇后精心演的这出戏。她重新替皇后把了脉,眉宇微微蹙起,神色凝重。“皇后这病非同小可。”这句话本在皇后意料之中,可看苏九卿神色凝重,皇后不…

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苏九卿裴若,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小说免费阅读

《新婚夜邪王夫君从棺材里苏醒了》免费试读第18章 将计就计

既然皇后想装病陷害她,那么她不给皇后弄点真材实料的东西,都对不起皇后精心演的这出戏。

她重新替皇后把了脉,眉宇微微蹙起,神色凝重。

“皇后这病非同小可。”

这句话本在皇后意料之中,可看苏九卿神色凝重,皇后不免心虚。

“本宫究竟得了什么病?”

“娘娘是否经常失眠多梦,半夜头疼不止,心虚气短,四肢乏力?”

见皇后眼神中多了几分惊惧,苏九卿心下暗笑,皇后既要对付后宫嫔妃,又要替太子扫清障碍,忧虑过度,自然会出现上述症状。

听苏九卿所说的症状都能和她对上,皇后紧张拧起眉头。

“本宫到底得了什么样的病?”

苏九卿神情严肃,一本正经道。

“是长期忧思导致的气海亏损,血不归经,长期以往,会让血流阻塞,撑爆血脉,暴毙而亡!”

听完这话,皇后面色越发苍白了,她狠狠瞪了日常替她诊脉的御医一眼。

御医慌了,脱口而出。

“你胡说,皇后娘娘脉象沉稳,身体康健,怎么会暴毙而亡?”

此话一出,皇帝和裴若一起看向他,御医这才惊觉自己情急之下说错了话,连忙将求救的眼神看向皇后。

皇后眼神冷漠,若是承认她没病,不就等于当着皇帝的面承认她故意陷害苏九卿吗?

况且苏九卿说的病症她都能完全对上,比起保一个无关紧要的御医,她更在乎自己的命。

于是皇后冷眼瞪着御医。

“好一个庸医,你负责日常替本宫请平安脉,为何没有诊断出本宫的病理?”

那御医双膝一软,跪到在地。

“是老臣无能,请皇后娘娘赎罪啊。”

此时他还以为皇后只是想在皇帝面前演一出苦肉计,便极力配合着皇后。

柳如烟瞧皇帝面容晦暗,眼里满是寒凉,心下一惊,料想今日之事恐怕不能轻易搪塞过去了。

“庸医,今日若非六皇妃及时发现,本宫还一直蒙在鼓里,来人,将这个庸医给本宫拉下去,斩了!”

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御医震惊的看向皇后,想要说什么,皇后担心他将事情败露,便高声道。

“禁卫军,还不赶紧将这个庸医拖下去!”

御医面色呈现出死灰般的灰败,被禁军拖着往外走的时候,高声道。

“皇后,你不能这样!是你让老臣配合你演戏陷害六皇妃,你不能杀了我!”

听到这话,皇后面色苍白,快速看了皇帝一眼,声音都有些尖细了。

“赶紧杀了那个庸医!”

御医被拖走,剩下的另一个御医瑟瑟发抖,他和皇后不是一伙的,只是在一旁陪同,并未替皇后诊脉。

出了这档子事儿,他连忙磕头求饶。

“陛下赎罪,娘娘赎罪,老臣什么都不知道啊。”

皇后眼中杀意毕现,皇帝声音低沉。

“虽然你没有替皇后诊脉,但也有失察之罪,来人,拖下去重责二十大板,罚三个月俸银。”

那御医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他跪地俯首。

“谢主隆恩!”

不到半个时辰,两个替皇后诊脉的御医便一死一伤,众人惶恐垂头,不敢多言。

皇后看着皇帝阴沉不定的面色,连忙表示。

“陛下,若非六皇妃今日来替本宫诊了脉,本宫就要被那庸医给害死了。那庸医居心叵测,竟然污蔑本宫,早就该斩首示众。”

她绝不会承认是她和庸医串通起来陷害苏九卿,这会儿那御医的脑袋大概已经掉了,事情的真相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皇帝负手而立,面容深沉。

“六皇妃有妙手回春的本事,皇后不必担忧,只管安心养病。”

见皇帝不但没有深究此事,反而安慰她,皇后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多谢陛下。”

接着又看向苏九卿。

“还请六皇妃替本宫开药吧。”

苏九卿提笔写下一剂药方。

“按方抓药,煎服,每次三次,饮用九日即可痊愈。”

她开的都是补气凝血,培元固本的药材,但里面有仙鹤花和五香草。

这两种药材合在一起会产生毒性,让人的脏器逐渐发生病变,却不会被人察觉,就算是日常诊脉也诊断不出来的。

当病发之时,便是病入膏肓之际。

皇后既然费尽心机谋害她,她怎能不送皇后一份大礼?

从凤羽宫出来已经天黑了,裴若脱下披风给苏九卿披上。

“卿儿,方才你为何说皇后没病?”

那时候他以为皇后故意装病陷害苏九卿呢。

苏九卿抬眸,狡黠一眨眼。

“皇后确实没病啊,是她非要说自己有病的,那我也只能给她开一剂药了。”

想起方才皇后紧张的神情,裴若疑惑。

“可当你说出那些病症后,皇后确实心慌了。”

“因为我说的也是实话啊,皇后那样心机深沉的人,忧思过度便会出现那些症状,她又怕死,自然会心慌了。”

听了苏九卿的话,裴若明白了,原来皇后是真的在装病陷害他们,只是被苏九卿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他揽过苏九卿腰肢,在她脸颊亲一下。

“临危不惧,巧施计谋,化解危机,卿儿,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冷不丁被裴若蹭了一些口水在脸上,苏九卿抬手去抹。

这个动作在裴若看来就是满满的嫌弃,他的眼神越发幽暗了。

回到乾坤殿的皇帝沉着脸坐在雕刻了威严金龙的椅子上,暗卫统领悄无声息出现。

“陛下,是否需要去调查此次皇后病重的真相?”

皇帝面容冷漠。

“不必,此次皇后重病是她故意为之,倒是那苏九卿的反应出乎朕的意料,你去调查一下苏九卿的过往。”

暗卫统领悄然离去,皇帝眼神冰寒,裴若刚过二十岁生辰,皇后便忍不住对他出手了,当初他没能护住怜贵妃,如今他不想再让自己有遗憾。

夜风呼啸,楚国即将进入冬天了。

凤羽宫内,皇后喝完汤药,将碗递给素容。

“本宫还真小瞧了苏九卿,有她在裴若身边,裴若便如同多了个得力助手,本宫得想法子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

回到府中,苏九卿往床上一躺。

“你们皇室之间的关系可真复杂,我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裴若在她身边坐下。

“你是六皇妃,从你踏进六皇子府邸大门的那一刻起,你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