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在线全文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攸宁穆之洲,主要讲述了:“试试?”穆之洲不由分说,将她的右手捞在大掌,另一手拿了戒指往她手指上戴。眼瞅着他要把戒指套在右手中指,沈攸宁瞥了他一眼,问:“戴哪里呢?”他们现在可还没谈到订婚呢,这人就迫不及待了。“先戴在这里,早…

已完结小说《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在线全文阅读

《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免费试读第54章 怀疑

“试试?”

穆之洲不由分说,将她的右手捞在大掌,另一手拿了戒指往她手指上戴。

眼瞅着他要把戒指套在右手中指,沈攸宁瞥了他一眼,问:“戴哪里呢?”

他们现在可还没谈到订婚呢,这人就迫不及待了。

“先戴在这里,早晚有一天会戴着另外一个手指上。”穆之洲摩挲着她的无名指,语意明显。

雍容华贵的红宝石点缀在女人纤细修长的手指上,显得她的手纤白完美。

穆之洲握着她的手,轻轻落下一吻:“好看。”

沈攸宁垂眸盯着手上的戒指,眼睫颤了颤,登时想到一件事情。讶异道:“前几天在苏富比里不知名的富商,难道是你?”

三天前,华夏富商豪掷千金,用两倍的价格拍下了Y国王妃曾经带过的红宝石戒指,登时引起轩然大波。

穆之洲没承认也没否认,墨瞳幽深,“喜欢吗?”

还真是他。

沈攸宁想到这枚戒指最终的价格,顿时觉得手比千金重。

在穆之洲期待的目光下,她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喜欢。”

那么贵的珠宝,是个女人都不敢说不喜欢。

穆之洲满意的点了点头,顺道将苒苒的事情跟她说了一句。

沈攸宁淡淡的说了句:“居然是她。”

穆之洲多看了她一眼,她像是完全不惊讶的样子。

“那么明显,我能发现不了么。”沈攸宁撇撇嘴。

苒苒上晒的草坪花园,可不就是沈家么?更何况,她那些手稿除了刘妈知道以外,也就只有沈悠然知道在哪里了。

所以,此刻她完全都不惊讶。

这边,沈悠然举着酒杯,娉娉婷婷走到沈攸宁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沈彦明警告过,此刻只将目光落在沈攸宁面上:“姐,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苏师兄都被你冷落了。”

沈攸宁这才想到自己身后还跟着苏墨白,小脸染上歉疚的红晕,客气又疏离:“抱歉,苏师兄。”

苏墨白没说话,举起酒杯和她在空中碰了碰。

一进来他的身边便围了许多人,就算看到穆之洲和沈攸宁亲昵的小动作,他也无法走到两人面前。

一是没资格,二是商圈之内就算他是苏家大少,也要该给对方一些尊重。

而此刻,穆之洲身边亦是站满了拿着酒杯的人,众人低声交谈。

瞥见这两人都被人群围着,沈悠然递过去两杯红酒。

沈攸宁淡漠的扫她一眼,直接拒绝:“我不喝红酒。”

沈悠然面上一垮,哀求道:“姐,我知道之前是我做的不对,我现在想跟你道歉。”

沈攸宁笑盈盈的盯着她,灯光下,琉璃高脚杯里装着猩红的酒液,随着沈悠然的动作微微晃动。

她似笑非笑:“哦?你哪里做的不对了?”

听她这么直白锐利,沈悠然笑容一僵,讪笑着:“姐,我知道我对穆哥哥有些亲近,但我真的只是拿他当哥哥看的。”

“我知道啊。”沈攸宁瞥了她一眼,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她,嘴里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就算你对他有什么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穆之洲长得帅多金还对我专一,是个女人都想试试,但是啊,他就只喜欢我。外面的歪瓜裂枣他能看上眼么?”

“你说是吧?悠然?”

被说成歪瓜裂枣的沈悠然:……

沈悠然捏着红酒杯,嘴里艰难的吐出:“是……是啊。”

“姐,那你原谅我了吗?”

“咱们是姐妹,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沈攸宁奇怪的看她一样,仿佛在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想。

“啊,是啊。”沈悠然完全没想到她不按套路出牌,端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劝道:“那喝点葡萄酒吧,这是爸爸特意从国外空运回来的,美容养颜。”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不喝酒。”沈攸宁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心底却一阵嗤笑,这么热情的缠着她,鬼都知道这葡萄酒有问题了。

沈悠然水眸微微湿润,仿佛心里受了伤,语气幽怨:“姐,你……”

沈攸宁最不耐烦她这幅模样,伸手夺走她手里的葡萄酒,混合成两杯,再分开倒到杯子里。

沈悠然傻眼了,下一刻手里就被塞了一杯。

“喝吧。”沈攸宁语气冰冷淡漠,冷冷‘呵’了一声:“只要你喝了,这杯我全喝了。”

“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悠然瞪大眼睛,眼眸里全是受伤。

沈攸宁冷道:“字面上的意思。”

“好!好好!”沈悠然气得鼻子都歪了,仰起头将手里的酒干得一滴不剩。

旋即,怒道:“我是你的妹妹,你居然怀疑我下药?如果我给你下药,我会喝掉吗?!”

沈攸宁眼眸微深,凝视着沈悠然这幅模样,一时竟然判断不出真假。

“现在我喝完了,你是不是也要喝了?”

她们闹出的动静不大不小,但离得近的人不停的将目光落在她们姐妹身上。

沈攸宁见她喝了没什么反应,便道:“自然。”

葡萄酒香味浓郁,她轻抿一口,余光瞥见沈悠然仍一脸怒容,咬咬牙,将酒杯里的红酒全都喝了。

沈悠然抿着唇,语调软绵:“姐,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我的好姐姐的。”

沈攸宁动作一滞,很快掩饰过去。

呵。

好姐姐。

上辈子她听得不少了。

以至于落到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洗手间内。

此刻,沈攸宁散乱着发丝,精致的红唇被粗鲁的抹掉,整个人趴在马桶上。

‘呕——’

沈攸宁吐出口中的红酒,顺道将晚上吃下去的东西一并吐了出来。

她的防备心一向很重,就算沈悠然也喝了,沈攸宁也不相信她。

上辈子,血粼粼的教训,已经足够了。

门外,沈悠然清脆软甜的声音穿透门板,传入她的耳中。

“姐,你在里面吗?”

沈攸宁随手冲掉马桶,对着镜子重新画上口红,整理发丝,见自己恢复了刚才精致的模样,才慵懒的开口:“在。”

苏悠然垂眸,隔着门板,脸上带着丝狠辣与疯狂的偏执。

“姐,我有话跟你说。”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