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免费阅读,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章节目录

强推热门小说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攸宁穆之洲,主要讲述了:莹莹如玉的笑脸突然凑近,带着女孩特有的馨香,樱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勾着谁低头品尝。穆之洲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旋即,大手一伸,揽住她的腰身,手下动作微微一重,让她背对,而穆之洲从身后环住她纤细的腰身,下颌…

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免费阅读,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被宠成了小作精》免费试读第40章 为什么不开心

莹莹如玉的笑脸突然凑近,带着女孩特有的馨香,樱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勾着谁低头品尝。

穆之洲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

旋即,大手一伸,揽住她的腰身,手下动作微微一重,让她背对,而穆之洲从身后环住她纤细的腰身,下颌抵在她的修长的脖颈轻轻摩挲。

背对着的沈攸宁并没有察觉到,男人黑瞳幽深,眸底酝酿着风暴,尽是占有和偏执。

“怎么啦?”

沈攸宁声音低软,软糯清甜。

难道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可是她对商业一窍不通呀。

正在她有些苦恼的时候,脖颈处传来温热的气息,穆之洲嗓音黯哑,含着不为人知的克制:“我后悔了。”

他突然说道。

一向高高在上的人,似乎像是怕被抢了心爱东西的小孩,不知所措,但又偏执得想要守护在怀中。

嗯?

沈攸宁想转过头去,可是却被身后的人强健的手臂束缚。

在前面开车的季末手一抖,差点撞上隔壁的车子,好在他心神瞬间安定,这小小的插曲除了他无人察觉。

“穆之洲。”

沈攸宁拍了拍他的手臂,红唇轻翘,她转身扬起眸望着身后的男人,雪白的玉臂亲昵的勾住他的脖颈,“你是我的,我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你是我的,若是你敢跟被人跑,我打断他的腿。”穆之洲低头,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嗓音低沉霸道。

他原本想说打断她的腿,可,他怎么舍得?

只能打断那些狗男人,好好教训他们一番,不敢再觊觎属于他的宝贝。

“真霸道。”沈攸宁撇了撇嘴,语气却是止不住的开心。

“你不会想试试。”穆之洲警告道。

随即,低首封住她的红唇。

辗转厮磨。

季末悄悄从后视镜瞥了一眼,还没来得及仔细瞧,穆之洲冰冷的目光像是刀刃一样射过来,吓得他一个哆嗦,忙将车内的挡板升起。

嗐。

办公室说得好听要相信人家,一见到人就醋意大发,跟个小朋友似的。

季末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他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了。

男人,就是这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不过这样的穆总,却更有人气,不再像往常一样冷冰冰了。

沈攸宁余光里瞥见挡板升起,原本就绯红的小脸此刻变得更加红润,像是悄悄涂了层胭脂似的。

“被人看到了。”她害羞的趴进他怀里,瓮声瓮气的嘟囔:“都是你啦,等下我怎么见季末哦。”

亲亲的时候被人看见,简直羞死啦!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穆之洲抖动的胸膛。

男人心情极好,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怀里女孩白嫩的脖颈,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季末不敢。”

季末是唯一跟在他身边五年的助理,有些事情该看见、不该看见,他心里有数。

果然,等两人下车的时候,沈攸宁悄悄的瞥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如常,才放心的让穆之洲牵着她的手,往餐厅去了。

见小祖宗终于收回目光,季末才喘了口气。

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啊!

瞧瞧老板那眼神,他承受不来啊。

他晚上要是做噩梦了,算不算工伤啊?

……

穆之洲带她来的是个私人菜馆,人不多,保密性却是一流。

身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殷勤备至,不用说话,便已经认出他们是谁,将人带到包厢。

沈攸宁打量了一下包厢,装修十分简单,白墙红木桌椅,点缀着几盆兰花草,自带一股隐士风流的清雅。

这些装修自然比不得五星级的酒店,不过,眼尖的的沈攸宁赫然发现,这桌椅板凳,居然全都是红木做的,怪不得一进来,空气中就散发着阵阵清香。

这私人菜馆背后的主人,必定财力雄厚。不过,就是不知道这饭菜尝起来如何。

服务生将花茶摆上桌案,口吻极为熟稔:“穆先生,一切照旧吗?”

“不,按照我说的来。”穆之洲摇了摇头,紧跟着爆出几道菜名,然后特别体贴的嘱咐:“不要葱姜蒜,微微加点辣就好。”

沈攸宁正打量着那兰花草是什么品种,就听见他抱了好几道菜名,全都是自己喜欢的。

她弯了弯眉眼,叫住那人,去掉两个菜,加上了穆之洲喜欢吃的。

看到服务员退出包间,这才乖乖的去邀功,一双漂亮的眼睛眨呀眨:“我乖不乖?”

“乖。”

穆之洲笑了笑,一向冷若冰霜的脸像是化了霜,透着丝丝暖意。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吧。”

沈攸宁想了半天也弄不明白,季末一如平常的稳重能干,不可能是公司出现事情;那就只有自己这里了……

但是她一直乖乖的呀。

穆之洲没说话,黑眸带着些许深邃。

“您好,打扰了。”

菜上得很快,服务员鱼贯而入,打破两人之间怪异的僵持。

“尝尝。”

穆之洲夹了一筷子鱼肉,仔细的将鱼刺挑出,放到她面前的小碗里。

见他不准备说,沈攸宁瘪了瘪嘴,也没自讨没趣的继续追问,专心的对准面前的饭菜。

她喜欢吃鱼,但是不喜欢挑刺。

此刻有人帮忙自然大快朵颐。

鱼肉鲜嫩,入口即化。

没有葱姜蒜,却极为难得的没有鱼肉的腥气。

沈攸宁惊喜得亮了亮眼睛:“好吃!”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穆之洲脸色微暖,手下挑刺的动作不断。

一时间,包间里只剩下碗筷撞击的清响。

“您好,这是最后一道菜……”服务员推门而入。

“放在这里吧。”

沈攸宁指了指距离自己面前的位置,正好穆之洲不爱吃甜的,剩下这道是甜点玫瑰酥酪,她尤为爱吃。

谁料,这服务员半响还没动作,她抬眸,就看见对方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眼中几乎要喷出火焰。

沈攸宁眉头微微皱起,这店里的人员没有接受过岗前培训吗?

一个服务员,居然随便的瞪着客人。

“沈攸宁!真的是你!”服务员眼眸冒火,眼底是快要溢出来的怨恨。

沈攸宁愣道:“……周丽雅?”

1 2 3 4 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