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南欢北爱全文免费阅读_南欢北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南欢北爱

状态:已更新38.9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11-04 17:53:56

简介:  那个他已成过往。  这个他仿佛从梦里走出来。  身心俱已破碎。  何处是归途?…

南欢北爱免费阅读

南欢北爱免费阅读第一章 命运

  茫茫荒原上,一个车队缓慢地往北前行着。这是从千里之外的江南重镇扬州来的送亲车队,可披红挂彩的銮轿掩饰不住整个车队的衰靡之气。好像这不是一个送亲、而是一个送葬的队伍。

  对于坐在车里的庄砚来说,自己这一生已经葬送了。

  她是扬州大商贾许家庶出的女儿。

  扬州乃至整个江南地区最大的布庄姓许。许老官人膝下无子,只有一女,为了继承偌大的产业,便招了女婿庄石潭。庄石潭原是中原人士,为躲避战乱来到江南,举目无亲。后来便在许老官人的布庄上做伙计。因为他肯吃苦又有着些小聪明,许老官人很喜欢他,以致后来十分倚重,便召作了女婿。

  不久许老官人病故,许家的布庄便整个落到了庄石潭的手里。庄石潭倒也按着许老官人生前的意思仔细打点,许记布庄在他的经营下不断扩大,以致独大江南。

  许老官人去后,庄石潭本和妻子商议,若生养下两个男子,一个便姓庄,也使他家不致绝后。许氏是个知书达理的人,想着偌大的产业多年来一直是相公在精心打理,有一半分给庄姓也是合情合理,便同意了。只是成亲多年,妻子许氏一直无所出。这成了庄石潭的心病。渐渐的,便生出纳妾的念头。

  只是许氏虽然知书达理,却有些善妒。死活不允,并以家产相要挟。庄石潭只好暂时作罢不提。

  那一日,庄石潭跟人谈生意,在酒肆里,见到了望轩。

  在云来酒家卖唱的望轩是近日扬州城里的话题。色艺双全的天涯孤女总是那些商贾世子乐于追逐的对象。望轩红颜清冷,从不与人亲近。庄石潭却对她一见倾心,以致不顾家中妻子不准纳妾的戒律,一意要将望轩娶进门。

  只是金山银山放在望轩眼前,她也毫不心动。她本也是大安的世家女子,父亲因言获罪,全家被牵连以致她孤身流落天涯。这些商贾在她眼中都满身铜臭,她怎么会放在眼里。

  一计不成,庄石潭又生一计。他花重金买通了酒店的厨房,在望轩的饭菜里下了药。

  得到望轩的那个晚上,是他人生里最志得意满的一夜。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扬眉吐气过。

  望轩清醒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尽。被人救下后庄石潭精心照料在病榻前,发誓赌咒会好好对待她。望轩无可奈何,只得同意嫁给他做妾。

  入了许府,许氏的哭闹刁难是少不了的。庄石潭一边哄着妻子,说待望轩产下子嗣便可,一边哄着望轩,说绝不离弃。

  望轩很快有了身孕。庄石潭寄予厚望。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是个女孩。庄石潭大失所望,这是别院冷落的开始。

  又过了两年,许氏竟然也有了身孕,并顺利产下一个男婴。于是男孩姓许,女孩姓庄。自此别院清冷,庄石潭再没将望轩母女放在心上。连带他开始流连**狹妓,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在那些舞姬歌女的身上,望轩便彻底被冷落了。

  然而这也是望轩所希望的。当初本就是不得已才嫁给庄石潭,在心里对他是极厌恶的。如今她一个人住在别院里,虽然冷静,却也安静。她便在这里,一个人耐心地教导着这个惟一的女儿。除了女工,连琴棋书画也都慢慢教她。望轩看得明白,大娘子许氏本来就容不下她,他日庄石潭亡故,她们母女必然被赶出家门。到了那时节,女儿又该何以为生呢?

  每每想到此,望轩都忍不住垂泪。

  倒是大娘子的孩子眉生跟别院的小娘母女极好,隔三差五就来找姐姐玩。自己的母亲刁难别院的时候,他还会出言维护小娘母女。

  而庄砚,从小便敏感要强。大娘刁难时,从来都是挺身维护母亲,为此没少挨打,但是却打出了一副铮铮傲骨。

  转眼庄砚长到十五岁了。说媒的人开始陆续上门,想攀上这门富贵亲。

  而庄石潭却自有打算。

  其实他多年流连**酒肆不思进取,产业虽没有败落,却也萎缩了不少。近日他得知硕桂城的张家想到将江南一带的丝绸布料贩卖到关外去,便想着重振自己的生意,和张家结盟。而张家有个庶妻的公子正到适婚年龄,便主动送上庄砚的八字,想要结这门亲。

  婚事很快就定了下来。

  近日别院里人来人往地热闹起来。备嫁妆,裁新衣。众人都或真或假喜气洋洋前来道贺,惟有望轩母女暗自垂泪。

  庄砚到了此时才明白,她不可能在这个偏僻的小院子里陪伴母亲一世,她一定会被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身边,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和他共同生活,为他生儿育女。

  身为女子,再怎样坚强,总比男子有太多身不由己无法反抗的事情。

  她听到下人们私下议论,说这个张家的公子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平日里游手好闲,逛青/楼更是家常便饭,听说还在外私自蓄养了妓/女。只因他是张员外宠爱庶妻,连带对这个儿子也溺爱无比,因此家中也无人敢管他。

  而庄砚,这样一个满腹才情的美貌女子,便要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在绝望、冷清和荒芜中渡过潦草的一生。

  庄砚不想嫁人。她亲眼见到母亲黯淡的婚姻生活,她不想被一个不了解的男人投入到这种无边的黑暗中。在她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很远的概念。她没有被父亲抱着出去玩耍的记忆,没有因为字写得好被父亲夸赞过,甚至从小到大,她见到父亲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而硕桂城,是胡汉杂居的地方。那里实际被赤黎人掌控着。那些赤黎人据说是身材极其健壮高大的异族人,吃人肉,喝人血。在遥远的南方,北方时常扰边的赤黎人早已被描述成了妖魔的样子,穷凶极恶,杀人如麻,让人听起来就不寒而栗。

  “二娘!二娘!阿姐!”

  “怎么了眉生?这么莽莽撞撞的。”庄砚迎出院子。被刚满十三岁的弟弟一下扑在怀里。她看到他的脸上还有泪痕,惊讶地问:“你怎么了?”

  “阿姐,你要嫁人了吗?是硕桂城吗?”眉生急切地拉着她的袖子。

  庄砚黯然了下来,轻轻点点头。

  眉生着急地说:“阿姐,你不能去啊!我听说那个张家的公子很不好呢!不能让你嫁给那样的人啊!……”

  话还未说完,屋里已经传出望轩轻轻的啜泣声。

  庄砚一把捂住弟弟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她蹲下来看着他,轻轻说:“眉生,有些事情我和母亲都无法做主。如今阿姐怎么样都不要紧,只是阿姐不在家了,你要帮我照顾好母亲,好不好?”

  “阿姐……你不要走……”眉生紧紧抓着她的衣服,眼泪就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庄砚轻轻把弟弟拥在怀里,泪水也流了下来:“眉生阿姐把母亲托付给你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让她老无所终,好不好?”

  屋里的望轩听及此处,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出嫁的那天,风风光光,喜气洋洋。震天的锣鼓和喜炮声将四邻街坊都吸引了过来。庄砚穿戴着一声冗繁的凤冠霞帔,在侍女的搀扶下一步三回头,终于上了车。行了两步,望轩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从小窗里抓住女儿的手,将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褪下来给女儿戴上。

  “母亲……”车里的庄砚拉着望轩的手,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望轩唤着庄砚的名字紧追了几步,终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车渐行渐远。

  庄砚从车窗里探出头看着眉生搀扶着望轩的声音,捂住嘴拼命地压抑下哭声。可是泪水早已经洗净了满脸的胭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