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冷血前夫缠娇妻全文免费阅读_冷血前夫缠娇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冷血前夫缠娇妻

状态:已更新38.9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1-04 10:57:00

简介:  十五岁时,爱他,他从小混混手中救下她。  二十二岁时,爱他,为他孕育两人的结晶。  二十五岁时,爱他,他为了心爱的女人,亲手将她送进大牢。  二十八岁出狱时,她连爱是什么都不晓得。  入狱后,天天的期盼,月月的等待,始终等不来期盼的那人,自己的心慢慢的冷却麻木,最后心灰意冷,掐指算来十三年总总,不过是过往云烟,没了他时间依然在走,太阳依旧东升西落,而自己依然活着,却如同活死人般苟活着。…

冷血前夫缠娇妻免费阅读

冷血前夫缠娇妻免费阅读第1章 出狱

  灰暗的天空中总算是露出一丝阳光,只听监狱的大门猛地打开一个小缝,从中走出一个短发齐耳的女人,老式的旧衣服被风一吹露出纤细的骨头,眼神呆滞,唯一在看见天空中露出那一缕阳光时,眼神出现一丝亮光,她缓缓环顾了一下四周,旁边与她一同出来的犯人,看到外面焦急等着她的亲人,激动的跑过去,紧紧抱住家人,痛哭流涕。

  不晓得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她替一同出来的狱友高兴,感觉脸上有微微的刺痒,伸手一摸,竟是自己留的泪,她有多长时间没在流过泪,细想想竟然记不住了,在要深想其他的事,钻心的疼痛从头里面传来。

  她紧握拳头狠狠得锤着头,直到疼痛越来越轻,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在抬头时,整个人如同被冷水浇过一般,苍白的脸上连刚刚被阳光照耀的一丝红润也消失了。

  有人欢笑,有人哀愁,而她不是那个欢笑的人,不在理会他人,自顾的低着头缓慢向前走,也许头还是阵阵的发疼,她身体略微发抖,瑟瑟的站在马路边不知要去哪里。

  这个女人叫陈易安,易安便是容易安身,随性而为,父母起名时希望她长大后,有个疼她,爱她的人与她共建属于他们的家,平淡却也幸福安康,却没想到这名字如李清照的字号一般,难以安身,命运也如这位女诗人,坎坷。

  陈易安是被她老公亲手送进了监狱,她因过失伤人被判了三年,这三年在牢里不争不抢,没人注意她时,她如幽灵一般躲在一个角落环膝而坐,眼神涣散的看着某一处发呆,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教官说她表现好,给她减了半年的刑期,今天是她刑满释放的日子。

  陈易安穿着二年半前的旧衣服,手里拎着一个LV的包,这是她被抓进去时,身上所带的一些东西,五克拉的钻戒,欧米茄手表,一条金色老旧的黄金项链,一部当年时兴的诺基亚手机,还有一个红色的钱夹,装着一些银行卡及身份证等证件,看着这些东西,陈易安嘴角微微抽动,也许她该庆幸,她当时是在外面被警察抓的,身上的东西没有及时整理,若不然如今出来的她,身无分文,无处可去。

  陈易安慢慢走在路上,偶尔抬头,发现周围的景致变了,也许是这两年城市变化太大,她一时有些难与接受,走路上总是不小心撞到路人,她也不说对不起,只是低着头,紧紧的拽着包包,低头一直往前走。

  路上的人不免纷纷指指点点,看她拿着一款旧式的LV包,走路又不抬头,只知道横冲直撞,都以为她个疯子。

  陈易安走在一个道口,看到一个公共汽车站,她翻了翻包,里面竟然真有一两个硬币,将硬币紧紧握在手心,等面前停了一辆公汽,她木然的上了车,做到后面的角落里,看着外面的景色。

  车子飞快的形势,面前眼花缭乱的景致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恰时公汽停了,她慌忙的起身下车,周围的街道既熟悉又陌生,顺着马路,她漫无目的的走,直到发现街对面有一家典当铺,她抬脚慢慢走过去,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里面看报,见有人进来,忙起身笑眯眯的询问:“你好,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想当东西。”

  那人眉尖稍动:“哦?小姐想要当什么东西?”

  陈易安慢慢从将LV包,五克拉的钻戒及那块女士欧米茄手表递给男子,男子先戴上眼镜,又将钻石及手表拿到灯光下看了一遍,大约二十多分钟后,满脸笑容道:“小姐,这三样东西都是真的,不知小姐是想死当还是活当?”

  “死当。”陈易安低着头声音平淡道。

  闻言,男子脸上遮不住嘴角的笑容:“既然小姐打算死当,那么我就同您说一下价格,这个五克拉的钻戒值十万,这块欧米茄的表五万,而LV的包只能给您一万,毕竟你这包是老款,”

  陈易安摇摇淡声说:“三十万,”

  男子脸上一僵,语气讪讪的:“小姐,您也看到我这铺子多小,哪能给出你说的这个价格。”

  陈易安不说话,随后站起来,伸手慢慢的将东西装进包里,转身往外走,男子连忙拉住陈易安,急忙劝解:“小姐,等会儿,咱们还可以在商量商量,不是吗?”

  陈易安站住不吱声,转头眼不眨的盯着男子,男子不禁头皮发麻,光那五克拉的钻戒最少值五十多万,更何况那块欧米茄的手表还是经典款,给她三十万不算多,本以为碰到个不识东西的主,没想到竟是个明白人。

  男子只能挥手苦笑:“小姐,你这几样东西都是值钱的,可如今您手里没有这几样东西的发票啊,说句不好听的,你当得这些东西可能不是正紧路子得来的,小店也是担着风险的。”

  “是我自己的。”陈易安盯着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

  男人被她看得浑身毛毛的,面上却故作镇静,心里盘算着,无论东西是她自己的,还是偷抢的,怎么算这次的买卖,自己都是赚的,也不再与陈易安掰扯,一改先前的纠结,痛快的说:“行,三十万就三十万,咱们先说好,是死当。”

  陈易安低下头,盯着鞋子淡声道:“我要支票!”

  “好,”男子点头,见她说话很稳妥,打笑道:“小姐可真是聪明人,若给你现金说不定被人瞄上,被人打劫呢?”赶着说赶着开支票。

  当钻戒递给那人,陈易安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不想回首的那些往事,因为除了痛竟没有一丝值得留恋牵挂的。

  陈易安大学时,学的是会计,所以一眼便能看出支票是真是假,揣着支票,从包里单独拿出钱夹,握在手里慢慢走出去。

  陈易安站在十字路口,左边是市中心方向,右边是火车站方向,她转身往右走,大约半小时到了火车站,看到背着大包小包,神色匆忙赶赴目的地,还有一些偎在休息处席地而睡的人,竟有些茫然,她该去哪,哪里又是她能去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