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李代桃僵全文免费阅读_李代桃僵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李代桃僵

状态:已更新70.6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6-17 19:22:45

简介:  唐中期以后宦官势力崛起,操控皇帝废立,左右政局,以内诸司使架空前朝,掌控天下!  李煦发现自己如果想做点事就离不开他们的合作,所以就跟他们合作了,合作很愉快,成就很伟大。  《李代桃僵》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没溜的故事。  ————————————  …

李代桃僵免费阅读

李代桃僵免费阅读001.悲催的穿越者

  午后,阳光熏暖,正是睡觉的好时辰,不过如果腹中饥火熊熊,怕是睡仙也难入眠吧。李煦整整一天水米未进了,此刻腹中饥火正旺,那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但此时此刻,除了睡觉,他又能做什么呢?看风景,麟州地处西北,虽然刚入八月,却已是秋风瑟瑟,满目苍凉,不看风景看人物,那六十张呆滞、麻木的脸又有什么好看的。

  时间是唐元和十一年,李煦穿越到唐朝来已经整整两年了,这两年来他颠沛流离、为奴做婢,苦难已经让他对生活、对未来、对自己都失去了信心,现在支撑他活着的仅剩本能,吃喝和怕死求生的本能。

  许多时候他都在想,人为什么要活着,人活着究竟要做什么,人若活的像具行尸走肉,或像动物一样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那还不如死了干净。

  但是怕死求生本就是人的本性,但有一线活路,谁又想死呢。因此李煦有时候就想人活着的最大意义就是好好活着,看着像悖论吧,李煦觉着挺深刻呢。

  至少比广场上那六十个或站或蹲或卧,如木雕泥塑般的同类来的深刻。这个广场以前是骡马市,顾名思义是用来交易骡马的场所,麟州地处西北,盛产骡马骆驼,这个地方以前曾经辉煌过。

  因为战争,这里萧索下来,没有骡马出售,就用来出售奴隶。

  李煦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奴隶,他的六十个同类也是奴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麟州一霸“斑斓虎”的奴隶。

  “斑斓虎”姓虎,刺了身好纹绣,江湖上的人抬举他,就赠了他这个绰号。战争断绝了关中通往大漠草原的商路,麟州城里百业衰败,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斑斓虎”虎老板发财。

  虎老板表面上是个马贩子,把草原上的马匹贩卖至大唐的内陆州县,再把内地州县出产的丝绸、瓷器、铁器、调味品贩卖到草原大漠,买卖之间谋取利润。

  这门生意赚钱吗,赚钱,但前提是得在太平盛世,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做这门生意不合适,不赚钱。斑斓虎赖以发家继而称雄麟州走的是另一条路——贩卖人口。

  西北马匪多如牛毛,掠卖人口蔚然成风,为他提供了源源不绝的优质货源。

  大唐已经不复昔日的繁盛,但长安还是长安,并未因为帝国的沉沦而稍减璀璨的光环,这座人口超过百万的大都市对奴隶的渴望几乎是无止尽的,公卿贵族、豪门大户,乃至一般的小康市民,蓄奴之风十分兴盛。

  除了长安,河洛之间那些饱受战乱之苦的州县,经济也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恢复。荒芜的土地需要有人开垦,藩镇大帅的兵员需要及时得到补充,人,到处都需要人,到处都缺人,安史之乱已经过去六十余年,大唐的人口仍没有恢复到天宝时的三分之一。

  百废待兴的大唐像一块被拧干了的海面,急切地需要大量的人口。

  麟州百业衰败,唯贩奴这门生意火爆异常。

  斑斓虎把这些奴隶称作“货品”,话虽有些难听,其实倒也贴切,奴隶类同于牛马,不是货品是什么呢。

  忽然就起了一阵风,黄沙卷着枯叶,沿着一条六丈宽的土街由东向西呼啸而过,扑打在这六十一个待售的“货品”脸上,没有激起一丝涟漪,连个打喷嚏的都没有。

  六十个“货品”或站或蹲或卧,个个如木雕泥塑。

  管事赵大虎是个油光满面的大胖子,刚刚吃过午饭回来,可能还喝了点酒,脸颊红扑扑的。这个时代流行的是一日两餐,作为一种习俗,跟穷富无关,豪门大族也不会因为有钱就多吃一顿,但赵大虎是个例外,他一天要吃几餐连他自己也说不准,总之想吃就吃,能吃就吃,有好吃的就吃。

  吃的太多,活动的太少,自然而然就肥胖起来。

  和他走在一起的管事张三孬则是个典型的瘦子,干巴巴的像腌咸了的鸭子。

  “咸鸭子”此刻一边走一边啃食一只肥大的鸭腿。

  鸭腿的浓郁香味引起了“货品们”的一阵骚动,至少有五个人,三男两女窜了过来,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学着狗的模样,蹲坐在张三孬的面前,尽力地仰着脖子,双手腕关节自然放松下垂,五张脸上堆着同样谄媚的笑,一样地哈着舌头,吞着口水,死死地盯着张三孬手里那根只余骨皮不见肉的鸭腿。

  “想吃吗?”张三孬得意地逗弄道。

  五个人把头直点,如小鸡啄米,嘴里发出哈哈哈的类似狗的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瘦男人甚至还流出了长长的哈喇子。

  “想吃就翻个跟头,俺来瞧瞧,谁翻的好……”

  张三孬的话还没说完,五个人就滚做了一团,因为地方狭小,滚动中免不了磕磕碰碰,于是“狗儿们”就趴在地上互相狂吠起来。

  哈哈哈……

  赵大虎拍着屁股哈哈大笑,只夸张三孬好手段。

  逗弄够了,张三孬随意地把残余的肉骨头往地上一扔,不顾几条狗在尘土里打斗。扬起手挥了挥,一个剃着阴阳头,留着俩俏皮小辫的沙陀奴吃力地提着一个柳条筐走了过来。

  柳条筐上盖着一块破麻布,一股浓郁的香气从麻布片下透出来。

  “知道这下面是什么吗?”

  赵大虎得意地嚷了一嗓子,捋了捋袖子正要继续下面的演讲,忽被一阵呜呜声打断。五条敬业的烂狗至此时还在表演“恶狗争食”的好戏。

  “没眼色的狗东西!”赵大虎脸色骤变,一声暴喝,跨前去没头没脸地一顿猛踢,一阵哼哼唧唧的惨叫,一个妇女的鼻梁断了,鲜血乱喷,却不敢吭声,捂着鼻子倒退着往后缩,临走还不忘抓把黄土掩盖了地上的血迹。

  “一帮狗东西!”赵大虎咒骂了一声,心情全怀里,于是一把扯掉盖在柳条筐上的麻布,指着满满一筐油焖的黄澄澄的肥鸭腿,大声喝道:“想吃鸭腿吗?全他妈的给老子排好队。”

  广场上立即就起了一阵骚乱,待售的奴隶四下乱串,紧张地开始排队,彼此推搡着,叫骂着,乱作一团。

  片刻功夫,六十个奴隶就分作了五队:

  第一队,二十个人,清一色的健壮男子汉,年龄十五岁至三十五岁,身材有高有矮,体形有胖有瘦,肤色有黑有白,头发有疏有密,哦,还有个光头。此刻无一例外地打着赤膊,露出健硕的胸膛。

  第二队,七个人,清一色的年轻女子,年龄十四岁到二十四岁之间,身姿挺拔,模样清秀,不足的是肤色暗黄,眼珠子无神,衣衫褴褛,发髻蓬乱。这会儿人人挺胸提臀,都想给管事爷留下个好印象。

  第三队,十三个人,男多女少,年纪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高矮胖瘦不等,男的谈不上健壮,女的说不上漂亮,胜在个个还都身体健康。

  第四队,十二个,男女各半,年龄五到十二岁之间,人人目光呆滞,面有菜色。

  第五队,八个人,老弱病残孕俱全,看起来个个都还能喘气。

  赵大虎和张三孬一路巡视过来,对一队、二队表示满意,对三队、四队表示基本满意。

  至于第五队嘛,嗯……怎么还有人躺在地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