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陈风韩若凝的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布衣神婿》小说是网络作者越二越有范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陈风韩若凝。这本书又名布衣神婿,主要讲述了:第6章该死!“啊?这……”秦天羽撑着拐杖,一听闻这事,身形微微后仰,吓得一众佣人急忙上前搀扶。刘岩急忙说道:“秦老放心,幸亏有这个大阵在,否则,真的是回天乏术了!我回头再耗费精力改改。”秦老并非易于之…

主人公叫陈风韩若凝的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布衣神婿》免费试读第6章该死!

第6章该死!“啊?这……”

秦天羽撑着拐杖,一听闻这事,身形微微后仰,吓得一众佣人急忙上前搀扶。

刘岩急忙说道:“秦老放心,幸亏有这个大阵在,否则,真的是回天乏术了!我回头再耗费精力改改。”

秦老并非易于之辈,对刘岩道了一声谢以后,深吸一口气,平静的问道:“陈先生,你怎么看?”

陈风哑然失笑。

一旁的秦小柔也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她并不懂医术,只知道陈风用银针救了几下就把她爷爷救醒了,是不是真的透支生命……她不懂。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可就是害死最亲之人的罪人了!

看着陈风,美眸闪动,极度不安。

陈风轻咳一声,道:“这位先生是?”

刘岩大笑一声,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岩!我老师是整个东区都排进前几的风水师,至于名讳,你听好了!他叫易天行,而我,是他的大弟子!”

随后,戏谑的问道:“你是谁?师承何处啊?”

陈风眉头微皱,道:“你是风水师,和中医有什么关系?”

“风水之说玄而又玄,你不懂,我布下的这个风水大阵,本来可以使得秦老多活几年,之前都好好的,今天回来以后,风水阵中的生机就无法注入秦老的身体,你说,还不是你的问题吗?”

风水……

陈风下意识的扫视了一番庄园。

他左眼变得微冷,右眼开始发热,以为是不舒服,揉了揉眼睛,这感觉依然存在。

脑海中闪过一则信息。

“阴阳眼,相天、相地、相人。”

他发现,庄园地上黑气密布,丝丝不断的黑气从地底涌入秦天羽脚跟,灌进他的身体。

看看秦老……

只见体内黑气又开始缠绕,侵蚀他的生机。

陈风深深的看了刘岩一眼,后者与他对视两秒,然后避开视线,对着秦天羽说道:“秦老,您得赶紧让他离开,这小子就是个骗子,赶紧让他走,可不能再相信他了!不然,纵使我师傅亲自过来,也回天乏术啊!”

秦天羽握着拐杖的手微微摩挲,对陈风说道:“陈先生,这……可是真的?”

陈风眉头微皱,说道:“是不是真的,得你自己去感觉。”

“唉。”秦天羽微微一叹,道:“陈先生,实在抱歉,不是不相信你,你年纪尚轻,心意是好的,只是……中医一途博大精深……呵呵,小柔,先生辛苦了,带他去休息吧。”

中医一途博大精深,小伙子,你的路还很长。

我就不怪你乱给我施针了,你走吧。

陈风眯起眼睛,打量了几人一番。

刘岩眼神飘忽不定,似乎极力避开陈风的视线。

秦小柔黛眉微皱,失望的说道:“陈先生,对不起了。”

陈风点点头,道:“没事,我先走了。”

“我送你一阵吧。”想起陈风就这样离去,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不论是对爷爷还是对陈风,都觉得过意不去。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庄园,陈风忽然问道:“对了,那个风水师,你们熟吗?”

跟在后面的秦小柔微微一怔,虽然奇怪为什么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但还是老老实实道:“他是爷爷请来的,他的师父在东区很有名气。”

陈风点点头,再次观察庄园的格局,眉头紧皱。

秦小柔以为他是震撼这座庄园的装饰,便说道:“陈先生,没事的,我们加个微信,交个朋友,你可以经常过来玩。”

陈风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这座庄园不对,这样吧,你送到这就回去吧,接下来,如果你爷爷还有别的情况,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再叫我。”

秦小柔想了想,不能寒了他的心,便答应道:“好。”

二人加了微信。

陈风一个人走出庄园,走出去老远,才终于拦了一辆出租车。

给了地址,出租车师傅说五十元。

陈风犹豫了一阵,决定走路回去。

姐姐重病在床,他没有多余的钱可供挥霍。

一分一毫都得积攒下来。

原本过来的时候,正是饭点,奈何秦家人没有请他吃一顿的意愿。

路边买了一包方便面,边啃边走。

从中午走到了晚上。

东海城最大的医院挺立在夜色中,姐姐就在里面住院,陈风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不知道自己学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能够治好姐姐的病。

他每次看到姐姐憔悴的模样,都会极为心痛和自责。

本来有了很大的希望,现在看来……

他又没有把握了。

秦天羽不管身价如何,毕竟不熟,治死了就治死了。

姐姐是唯一的。

他不敢冒这个风险。

看看她的窗户,就当做是看过她了吧。

陈风凭借记忆,搜索了一番,在医院后面住院的楼区中,找到了姐姐所在的房间。

房间亮着白炽灯,陈风静静看了半晌。

忽然,房中有个人走到窗口,打开窗户,弹下了一个还未熄灭的烟头。

陈风瞳孔猛缩。

随即,嘶声大喊道:“姐姐!”

那个人,陈风看得清楚,正是王洪的狗腿子!

王洪想欺负他姐姐时,他被人死死摁着!

这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死都不会忘了这一幕!

脚步生风,他用尽生平最大的气力,死命狂奔!

“有病啊,跑这么远?”

“撞到人了,你别跑!”

进了医院,陈风速度不减,一路狂奔。

“一定不要出事,一定不要出事。”

陈风喃喃自语,带着哭腔。

这个年纪轻轻就受尽羞辱,学会逆来顺受的人,此时泪花隐隐,心中绞痛。

不安、焦灼、恐惧、期待等情绪,反复横跳。

期待自己看错,期待姐姐没事。

更多的还是恐惧。

汗水流出以后很快消失,他自己都没有注意,体表有淡淡符文闪现,使得他不知疲倦。

走楼梯一口气上六楼,跑到重症监护室,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轻车熟路的来到姐姐所在的病房。

毫不犹豫,一脚踹去。

病房门轰然破碎。

陈风看着房中的一幕,目眦欲裂。

“啊啊啊……你们该死!”陈风怒吼,似野兽悲鸣。

小说《布衣神婿》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