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谋凤阙全文免费阅读_谋凤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谋凤阙

状态:已更新50.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9-29 23:28:59

简介:楚珺觉得,比穿越成一个年幼失恃的皇女还要倒霉的,就是发现大兴的皇女竟然也有皇位继承权。是被一丧心病狂的夺权者毁灭,还是搅和到夺嫡这一滩浑水里,这是个问题……啊呸!这哪里是个问题!穿越的第一要义就是活下去!夺嫡就夺嫡!她不但要活下去,还要活成一代女帝!639140207欢迎加来交流或者闲聊哦…

谋凤阙免费阅读

谋凤阙免费阅读第一章 旧梦

  第一章旧梦

  元楚珺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那个她最不愿意回忆的年纪,不能表达,不能行动,毫无反抗能力。她费力地从长案上坐起来,华丽的大殿空无一人,连虫鸣鸟鸣都听不到,只有可怕的寂静。

  楚珺正要抬头打量周围的情况,一双纤巧的手就将她抱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如画的面容,眼波流转,肤若凝雪,如瀑的青丝挽在脑后,鬓边簪着一支白玉莲花,更显得她面容无瑕。

  她开口的声音温柔婉转,却带了一点与这气质不相符的急促,显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珺儿,你听娘说,一会千万不要出声,千万别乱动,娘知道你明白娘说的话,”她把楚珺抱到大殿一角一个收物件的大箱奁边上,摸摸楚珺的脑袋,把楚珺放进箱奁里。

  箱奁很深,里面垫着软软的缎面垫子,她望着坐在箱奁里的楚珺,俯身趴在箱奁边沿落下泪来,“娘的珺儿不怕黑,不怕一个人,乖乖睡一觉,醒来又有玫瑰糕……”

  楚珺似乎想起眼下是什么情况,她急急地开口想告诉母亲快点离开,扶凤殿后门出去的假山后有一条通向严华殿的小路,没有别人知道。可开口发出的却是稚嫩的咿呀声。

  颜纱见此越发哽咽,摸了摸她的脸,狠了狠心就要起身。楚珺不由地焦急起来,伸手想抓住母亲不让她离开,却只抓到她衣襟扣上挂着的、天河石手钏下摇晃的流苏。

  颜纱顿住了,用指尖揾去自己脸上的泪,“珺儿,我的乖乖,我的女儿,”她爱怜地顺了顺楚珺的头发,把手钏取下来,让楚珺攥在手里,“只要你好好的,娘就不会后悔····”

  后悔?后悔什么?后悔跟父皇回来、后悔涉足宫廷这片污浊之地吗?

  她还没回过神,颜纱就迅速起身,将一块盖板盖在她头顶。她只能平躺下来。

  盖板卡在箱子边上的凹槽里,看起来是专门设计来藏东西的。盖板上传来大大小小不同物件的放置声,看来是颜纱在把箱奁里的东西重新放回去。随后一声闷响,楚珺知道这是箱盖合上了。

  眼前一片黑暗。盖板下的空间只能让楚珺堪堪翻个身。她趴在垫子上,看到箱子底边一圈有一束束微弱的光线透进来,这应该是提前做好的透气孔。这箱子下的夹层不是用来藏东西的,而是专门用来藏她的!做这个箱子可不是一两天的功夫,更何况还要掩人耳目,这样说来母亲早就知道今日的危险。

  楚珺混混沌沌一团乱麻的思绪似乎抓到什么突破点,她正要抓住这一点想把所有事理清,箱外传来的动静就打断了她的思路。

  紫檀木的琴身摔在汉白玉的地砖上,发出不甘心的悲鸣。楚珺仿佛听到裂纹在琴身上蔓延的声音、马尾琴弦断裂弹在地砖上的声音。她知道那是母亲惯用的琴,那道细细的裂纹从琴尾蔓延到琴身,在光滑微亮的紫檀木上格外突兀。她听到宫门关上,听到一个女子的低语,听到瓷器的碎裂声,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长久而刻薄的嘲讽诅咒···一个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让她在睡梦里都会惊醒的声音。

  她仿佛又回到那个可怕的下午,趴在窄窄的箱底,不敢动,不敢出声,连呼吸都极力掩饰。她听到各种各样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却再也没听到母亲的声音。四周的木板似乎渐渐向她挤压过来,让她喘不过气,在黑暗与未知的恐惧里一点点窒息。

  楚珺猛地睁眼,眼前水墨色的葛纱帐微微抖动。她缓缓坐起身,看到的是居室里熟悉的环境。

  又是这个梦。

  楚珺闭了闭眼,侧头看了看手腕,淡蓝色的天河石手钏依旧好端端地绕在她腕上。她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抬手撩起纱帐,穿上外衣和鞋子,推门走出去。

  “小姐,您起了?”正在院里给茉莉花浇水的翡扇见她出来,放下手中的水壶迎上去,看到她头发还披散着,“还早,我伺候您梳洗吧。”

  楚珺点点头,看着她把烧好的热水从厨房提出来,“玉屏呢?”

  “跟我一起晒了茉莉后就走了,现在应该在整理书房呢。”翡扇把绞好的帕子递给她,又拿了梳子帮她梳头发,等她擦了脸把帕子浸在水里时,翡扇正要把她光滑的长发盘起来。

  “简单束一下就好了,今天就要出发赶路了。”

  “您今天怕是走不成了。”玉屏笑盈盈地端着茶进来,“您瞧,今天泡的茶,茶叶都立起来了,可见有客要到了。”

  楚珺作势就要去打她,“你这妮子真不会说话,盼着我今天不能顺顺当当出门吗?”

  这一动不要紧,头发还在翡扇手里,她被头发一扯不由的向后一滞,翡扇抓着她的头发又被她向前一带,两个人就撞在一起。玉屏更是捧腹直笑,楚珺与翡扇伸手就去捉她,三个人闹做一团。

  用过早膳,楚珺去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确保东西都带齐了。她正在东厢房转悠,突然看到玉屏站在门口。“怎么了?怎么站在这,也不出声。”

  玉屏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小姐,还真被我说中了,今天可能真不能出发了,”她见楚珺停住手上的动作看着她,又接着道:“您也别恼,听到是谁您一定高兴……”

  楚珺最是没有耐心听她卖关子,直接去了外厅。掀开帘子,一个青衣少女背对她坐在桌边,翡扇正为她斟茶,她端着茶杯的左手露出一节藕荷般的皓腕。

  “青璇?!”楚珺的声音里尽是惊喜,“你怎么不打招呼突然就来了?”楚珺急匆匆地走过去双手按在她肩膀上不让她起来,“你怎么来的?宫里知道吗?柳嫔娘娘怎么说?”

  元青璇听她倒豆子似的一股脑儿说了一堆,忍俊不禁,“我的好姐姐,几个月不见,你絮叨的功夫又见长。”她拉过楚珺让她坐下,“我哪次出来不是得了父皇的允?父皇见不着你,叫我常来看看,也能有些安慰。”她呷了一口茶,才又接着说:“母妃很好,有我和父皇照应着。听我要来看你,还让我带了东西……”她指了指外厅前放着的一堆东西,“当然,更多的是父皇让我带给你的。”

  楚珺无奈,“你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不方便吧。”

  元青璇摆手,“来来去去都是这条路,每次都是父皇的近侍和御前侍卫护着,东西又不用我拿,能有什么不方便的。”她拉起楚珺的手,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倒是你,在这风景如画的世外桃源一个人享福,还不许我偶尔来打秋风?”

  楚珺知道这是青璇在开解她,也不复多言,笑着岔开了话题,“这次来打算待多久?”

  “我可不敢贪恋瑶谷的清福,况且,你这不是要出远门吗?”她看了一眼放在外厅收拾好的箱笼,“我还怎么好意思赖在这不走?”

  楚珺笑道,“怪我行程定得不巧。无妨,迟几日也耽误不了。”

  青璇正色道:“说正经的,我是真的不能久留。宫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母妃一个人在,我不放心。”

  楚珺知道她这是还有话说,也收了笑意,“到书房说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