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狂傲医女全文免费阅读_狂傲医女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狂傲医女

状态:已更新36.9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11-20 11:25:00

简介:南丞相府因异病惨遭灭门,唯有丞相之女南窃衣苟活,幸被七香庄少主所救。两年后,新帝登基,窃衣借狂医之名出庄,寻找灭门真相;谁知半路又杀出了个妖孽凛墨;然皇座上的那位也在暗箱操作…一场江湖与朝廷的暗斗,一场复仇之旅。往事回首,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狂傲医女免费阅读

狂傲医女免费阅读第一章 丞相府灭门

  天润元五年,异病肆虐。病者,以食活人之血自救,丧失本性;被食血者,亦染此病。然,此病尚无医治之法,唯有焚病者体方可止之…

  “小姐,小姐,小姐你慢点。小姐,不要再跑了,奴婢追不上您。”

  “嘿嘿,朱儿,快点,你还要不要你的香囊了。”,“哎哟,疼死我了,我的屁股。啊,爹!”南窃衣忙站了起来,顾不得拍屁股。

  “窃衣,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儿。我丞相府的女儿日后定是要进宫侍奉皇上的,再不济,也是个太子妃。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是个大家闺秀。罚你一日不得出门,《女戒》抄十遍!”

  “是,爹。”朱唇轻启,声如黄莺,窈窕身姿微欠,俨然一大家闺秀,却不合时宜的偷偷吐了吐舌头。

  丞相之女南窃衣六岁便能作诗,轰动京都,年芳十三,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以一支“女儿舞”唯帝胄之家所称赞。坊间嗟叹丞相之女身材高挑,颜如桃花,是京都不可多得的大美人,命带富贵。谁曾想被世人传赞的第一美人,确是眼前的淘气小儿。

  “宋管家,送我回屋休息吧。”南丞相抚了抚额头,脸色苍白。

  “爹,你是不是不舒服。女儿扶您回屋休息。”窃衣欲上前,却是被南丞相挡了回去。“你还是去抄你的《女戒》吧,好好学学怎么做个大家闺秀,也不枉你娘生前对你的寄托。”

  又拿娘挡我,“是,女儿告退。爹也好生休息。”

  南丞相望着远去的身影,暗暗叹道,“这孩子,越来越像她娘了。”

  屋里,窃衣百无聊赖的握着笔,把笔转来转去,纸上却是一个字也没有。朱儿将晚饭送了进去,见到此景,有些急了,“小姐呀,你怎么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写。这要是明天老爷知道了,不得打死你。”

  窃衣用笔点了点朱儿的额头,不紧不慢的道:“不要急嘛,大不了,把之前抄过的拿出来顶一下。整天抄这些有的没的。若我生来就是个男儿身就好了。”

  朱儿替窃衣布好了菜,将窃衣的书桌又归置整齐了,“小姐就别做白日梦了。快洗洗手吃晚饭吧。”窃衣起身,忍住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朱儿你也别瞎操我的心了,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哦,还有,现在是晚上。”

  朱儿不太明白,直到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一声惨叫,“啊!!!!小姐,你怎么,又胡闹起来了!”窃衣耸耸肩,悠哉游哉吃起了饭。

  一夜好眠。次日,窃衣睁开了惺忪的眼,幽幽支起身子,伸伸懒腰,“今日怎么不见朱儿催我起床。朱儿!朱儿!”窃衣见没人搭理自己,便起床自己穿起了衣服。“嗯…反正今日朱儿不在,那我就穿那件白纱衣。”窃衣从柜底揪出那件绣有暗纹的白衣。平日里朱儿觉得窃衣穿白衣着实太素了,且白色又不是很吉利。“我就看白色挺好的,简洁又大方。”穿好了衣裳,窃衣又为自己轻绾了个髻,以一银簪固定,旁又粘了个钿。

  窃衣踏出了屋,发现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真真奇怪,难道都被叫去说教了?那我先去看看爹好了。”窃衣一路赏了赏花,顺便又喂了把鱼,才慢悠悠的走到南丞相的屋前。

  一阵叩门声,却没有人回应,“爹,你在吗?”,窃衣又叩了叩门,“爹,女儿进来了?”

  窃衣推开了门,一阵吱呀声,屋里有些黑,窃衣在门口看不太真切屋里的情况。“爹?”窃衣踏了进去,看南丞相坐在桌前背对着自己,轻轻一盈。

  “爹,女儿来看你了。今日您的身体可有好些?”窃衣走到南丞相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南丞相。

  南丞相机械的扭过头,看见窃衣便猛地扑了过去,窃衣被吓得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只见南丞相张开了嘴,尖尖的獠牙沾满了鲜血,作势就要向窃衣咬去。窃衣看着诡异的一切,呆住了。突然,那边宋管家扑了过来,挡在窃衣前面。

  “小….小姐…你快走呀…”窃衣看着宋管家同样满嘴獠牙,“小姐…你快逃吧….逃得越远越好…..老奴…只能…护小姐到这儿了…”

  窃衣被泪水糊了双眼,只能傻傻的猛冲。宋管家看着窃衣的背影,欣慰一笑…

  那头窃衣跑出了府,完全失了方向,差点和一辆正疾驶的马车撞个正着,窃衣倒在马车前,依然未缓过神儿来,突然小声嘀咕起来:“异病,是异病!香囊…那个,是朱儿的香囊,难道,府上上下…”。那那车前做这个黑衣男子,见窃衣并无起来的趋势,遂认为又是个碰瓷儿的,冷声喝道:“前方何人,竟敢拦着我家主子的马车。”

  “疾迟,不得无礼。”车内的男子淡然的开口,听不出任何感情。

  而此时,窃衣突然站了起来,跪在马车旁,“小女窃衣,求公子救我家上下几十人口,小女甘愿做牛做马。”

  “你怎知我会救呢。”那马车的主人又开了次口,依旧不带感情。窃衣强忍着泪水,止不住哭腔:“疾迟乃七香庄少主得利手下。七香庄少主医术高明,定能救我家人。”

  马车里没有什么动静,那车里的少主似是叹了口气,声音微缓,像是在自言自语,“恐怕,是来不及了。”

  窃衣突然昏了过去,那名唤疾迟的男子疑声道:“少主?”

  “将她送到马车上吧。”这句话,同样不带任何感情。

  车上的男子,看着窃衣略显痛苦的睡颜,轻轻抚了抚她微皱的眉头,“呵,白衣吗…”

  此时的丞相府,早已被官兵团团围住,火光冲天。

  一把火,烧光了丞相府的所有。丞相府灭门惨案,一时成了坊间百姓无人不谈的话题,至于那京都第一美人,有人说,她早已葬身在火海之中;也有人说,她成了丞相府唯一幸存的人。

  “不论她是否活着,都一定要找到她。”

  “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