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契约婚宠之枕上暖萌妻全文免费阅读_契约婚宠之枕上暖萌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契约婚宠之枕上暖萌妻

状态:已更新112.9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1-31 23:40:10

简介:传言她是乔家私生女,声明狼藉,一朝携彩回国却成了华尔街尖端人才;传言他是顾家独子,手段狠厉,杀伐果断,短短时间就在商界杀出一条血路来;原本没有牵扯的两人却因为一纸协议绑定终生………

契约婚宠之枕上暖萌妻免费阅读

契约婚宠之枕上暖萌妻免费阅读001 交易

  奢华如宫殿的别墅中,此时觥筹交错,热闹非凡,在场的人皆非富即贵。

  人群的正中央,今天的主角乔依依,一身奢华装扮,白色丝裙上垂坠着一排排大小均等的璀璨珍珠,据说是为了今日,尹思贤特意让人去置办的大溪地的黑珍珠。

  乔依依傲然如公主一般,站在人群中央,接受着来自不同人的祝福,端庄优雅,仪态万千,一颦一笑间,风姿无限。

  上流名媛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

  正屋外面,乔烟庭看着里面的热闹,一颗心却越来越冷。

  今天,是乔依依二十岁的生日,却也是她乔烟庭生母去世的日子,前者众星拱月,后者无人问津。

  乔烟庭紧攥着手,手中母亲临死前给她的纸条此刻已经被攥得皱巴巴的了,如果不是母亲临死前死死拽着自己,逼着自己答应一定要找到乔振邦,也许这辈子,她都不想看到这些碍眼的人。

  但是,她终究还是来了。

  。

  乔烟庭此刻也是一袭白色丝裙,虽然款式旧了,可是用料考究,这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最值钱的东西了。

  想来也是可笑,她的母亲,一个名门闺秀,为了所谓的爱情,宁愿被父母赶出家门,可是结果换来的却是乔振邦决绝的抛弃。

  。

  许是因为今天来往宾客众多,乔烟庭那一身打扮,让人乍一眼看过去,倒像是穿了复古风的上流名媛,所以她一路走到里面,并不曾有人阻拦。

  直到走到正屋门口,那个跟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就这么大刺刺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万分讽刺又辛辣地告诉她,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有多可笑。

  乔烟庭紧了紧手中的纸条,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高挑的身材,精致如瓷娃娃一般的脸庞上略施粉黛,再加上一双素色的高跟鞋,乔烟庭自己都没有想到,就这么走进去,她就足以成为焦点。

  感觉到满堂的目光聚焦到同一处,原本满面微笑的乔依依在回头对上乔烟庭的那一瞬间,整张脸都扭曲了,她怎么来了?

  只是现在宾客众多,乔依依心里再不爽,面上都要装作高贵优雅的样子,而且她知道不用自己动手,她的母亲尹思贤会比自己更不愿意见到乔烟庭。

  果然,乔烟庭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才几秒钟,彩萨就走到了乔烟庭身边。

  “这里不欢迎你,麻烦你出去。”彩萨的声音很冷,对于乔烟庭母女,她从来都不需要客气。

  “我找我父亲。”乔烟庭没有理会彩萨的驱赶,而是直视她的双眼,淡然地说道。

  “这里没有你父亲,”这次说话的尹思贤本人,她看着乔烟庭,一双眸子里快要喷出火来了。

  太像了,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一样是狐媚胚子。尹思贤恨恨地想着,乔振邦被自己发现出轨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晃过,让尹思贤攥紧了拳头。

  “我找乔振邦,他就是我父亲。”乔烟庭对上尹思贤恶毒的眼神,却依旧不卑不亢地说着,她虽然一直生活窘迫,可是母亲一直尽自己所能地培养她,从小她就知道,软弱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

  “啪。”一个巴掌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落在了乔烟庭的脸上。

  尹思贤用力极大,乔烟庭一个踉跄,就这么摔倒在地上。

  尹思贤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妈不要脸就算了,怎么生了你这个小贱货更不要脸?爹你也敢乱认?就你妈那种性子,你还不知道有几个便宜爹。”

  尹思贤说这些话的时候,样子格外地狰狞,她心中满是恨,恨不得亲手撕了面前乔烟庭这张和张雪芝一样的妩媚俏脸。

  乔烟庭听着尹思贤的话,攥紧的双拳中,指甲深深地掐进肉中,几乎要把手掌掐出血丝来。

  看到乔烟庭要站起来,尹思贤不露痕迹地又狠狠补了一脚,让乔烟庭跌坐回了地上。

  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投向这里的目光越来越多,只是有一束目光极冷,几乎只是片刻停留,随即便毫无兴趣地移开了。

  “怎么了?这么大动静?”

  一直在另一边照顾宾客的乔振邦听到声音,几步走了过来,当看到躺在地上的乔烟庭时,脸色白了一下,随即便是一脸的不悦。

  “是我,烟庭。”乔烟庭看到乔振邦,起身说道,虽然并不对他抱什么希望,但是,母亲临终前的嘱托,她必须完成。

  “你怎么来了?”乔振邦看着此刻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的乔烟庭,整张脸紧绷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就是自己初遇张雪芝时,她穿的衣服。

  “妈不在了,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乔烟庭如实地说着,话语没有一丝感情,说话间,将那张几乎被捏烂的纸递到了乔振邦手中。

  乔振邦看着那张纸,身形一晃,差点没有站稳。

  而这一切落入尹思贤的眼中,更是辛辣的刺眼,几乎没有片刻犹豫,上前一把抢过乔振邦手中的纸撕成了碎片,同时,彩萨也对着乔烟庭动手了。

  “嘶……”刺耳的声音传来,乔烟庭身上的裙子被撕碎了,整个后背顿时裸露在外,格外地狼狈不堪。

  “啊……”乔烟庭惨叫着本能地护住了身上的裙子,这可是她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了。

  猛地,乔烟庭抬头,对上的却是尹思贤带着讽意的眼神,再看向乔振邦却只看到他一脸的冷漠。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乔振邦只冷漠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冷眼旁观了。

  乔烟庭看向乔振邦,眼中除了恨,再无其他,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冷笑了一声,她只替自己的母亲觉得不值。

  彩萨见状,知道乔振邦也不会管乔烟庭了,更是嚣张了,一把抓着乔烟庭,就把她往外拖去,尹思贤顾忌身份不好明着动手,那这可就是她表现的好机会了,彩萨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便更狠了些。

  别人看来,彩萨只是拉着乔烟庭出去,可是只有乔烟庭知道,彩萨暗中使了多少狠劲,被她拽着的胳膊生生被掐出了血印。

  可是乔烟庭却无力反抗,纤弱的她完全不是五大三粗的彩萨的对手。

  被狠狠摔到门外,乔烟庭躺在地上,好一会不能动弹。

  这时,一双明亮的水晶鞋出现在自己眼前,然后下一秒,水晶鞋的主人恶毒地踩住了她的手指,还用力地碾压了几下。

  锥心的痛楚迫使乔烟庭用力抽回了手,两根手指被硬生生刮掉了一层皮,鲜血淋漓。

  乔烟庭抬头对上乔依依那充满鄙夷的眼神。

  “小三的女儿就是一样的低贱,就你还想进乔家的大门,做梦。”乔依依看向乔烟庭,一字一句地说道,表情却依旧是端庄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乔烟庭看着乔依依,明明一样都是乔振邦的女儿,可是她高高在上,自己却如此卑微,乔烟庭顿时被仇恨吞噬,看着乔依依的眼神中满是冰冷恨意。

  “你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乔依依被乔烟庭的眼神惊到,说着,一脚踹在乔烟庭心口上,看着乔烟庭捂着胸口痛苦的模样,心里才好受了些,“你给我记住了,你在我面前,永远只能像一条狗一样。”

  乔依依说完,优雅地转身,踩着水晶鞋走回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地方,而乔烟庭却被丢弃在了黑暗中,带着一身的耻辱与伤痛。

  。

  院门外,此时一辆劳斯莱斯稳稳地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熨帖地穿在身上,周遭散发着淡淡的清冷气息,让周围的人看到他都不由得低下了头。

  只是此时的乔烟庭无暇去欣赏,只能狼狈地爬开,以避免更多的难堪。

  秦湛迈着修长的腿,走过乔烟庭身边时,双眉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再看到乔烟庭艰难地想要不挡着自己的路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不由得多看了乔烟庭几眼。

  秦湛弯腰扶起了乔烟庭,然后脱下西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谢谢。”乔烟庭很是感激,抬头看了一眼秦湛,这个恩情,她记下了。

  “不用。”秦湛没有多说什么,迈步向里走去。

  乔烟庭也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就迈步向外走去。

  才走没多远,就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去路。

  “乔小姐,我家夫人希望您过去一下。”黑暗中,乔烟庭看不清来人的模样,

  只能听到她低沉的声音。

  “你家夫人是谁?”乔烟庭有些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她并不认识什么夫人,更怕那是尹思贤设下的陷阱。

  “乔小姐,你现在无依无靠,只有我家夫人,能给你一条生路。”那人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就往回走去。

  乔烟庭看着黑暗中那人的背影,攥紧了拳头,她说的没错,自己现在无依无靠,连生存都困难,所以还有什么好怕的?况且如果是尹思贤的话,直接动手就好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弯弯绕。

  这么想着,乔烟庭就咬了咬牙,跟了过去。

  不远处,停着一辆宾利,看到乔烟庭走过来,一旁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恭恭敬敬地打开了后排的车门,示意乔烟庭上车。

  车后座此时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说她四十来岁,是从风韵和神态看出来的,但是她保养得极好,画着精致妆容的脸看上去也不过才三十岁的样子。

  “您找我?”上车以后,乔烟庭借着微弱的路灯光芒看向眼前的妇人。

  “乔烟庭,你母亲是张家的后人吧。”妇人突然开口,声音倒也算婉转好听,只是音调很是低沉,让人觉得不太好相处。

  “是。”乔烟庭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问自己的母亲,但是还是如实回答了。

  “好,我今天找你也很简单,一场交易,各取所需。”

  “您说。”既然是交易,那就最好不过了,乔烟庭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筹码可以作为交易,所以她自然觉得自己不会吃亏。

  “生下我顾家的血脉,我给你五百万,然后你拿上钱走人,这辈子,都不许和孩子相认。”萧语曼说的很直接。

  但是乔烟庭却是震惊了,她才19岁,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年纪生孩子。

  乔烟庭美丽的双眸中满是愤怒,觉得面前的这个妇人冒犯了自己。

  “你可以好好考虑,不同意也没关系。”见乔烟庭沉默了,萧语曼也不催促,只是又加了这么一句。

  乔烟庭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她乔烟庭就算饿死街头,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交易。

  可是才走出车门,乔烟庭看着不远处的豪宅,脑中充斥的全是乔振邦的冷血,尹思贤的恶毒以及乔依依的虚伪,再想起母亲死之前那悲惨的样子,只是为了让她能交的起下学期的学费,去捡那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塑料瓶,被卡车撞飞,血肉模糊……

  临死前还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纸,那是乔振邦写给她的第一封情书……

  如果不是因为尹思贤从中作梗,以她妈妈的学历和教养,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一想到这些,乔烟庭心中满是恨,滔天恨意几乎将她吞噬,她绝不能让母亲就这么白白死去,该讨的债,她会一点不少的讨回来。

  宾利车门被再次打开。

  “我有一个条件。”乔烟庭看着萧语曼,说道。

  “说。”

  “我要一千万。”只有有了这笔钱,她才能开始自己的计划,她不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

  “好。”萧语曼几乎一口答应。

  “什么时候?”

  “今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