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回八零:你好,老公大人!全文免费阅读_重回八零:你好,老公大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重回八零:你好,老公大人!

状态:已更新53.0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7-01 00:00:00

简介:新文推荐《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会撩》前世,她是个乖乖女,任由父母安排她的人生,结果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生归来,她拒绝包办婚姻,不当扶弟狂魔,脚踹极品亲戚,狠撕虚伪闺蜜,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只是她的掌控之路才刚开始,就被某男强行接管了。“你的人生我来负责!我的下半生,你来掌控!”“不要脸!”“脸可以不要,但幸福不能不要!”这话,朱子冬无力反驳,可为什么要拖着她找幸福…

重回八零:你好,老公大人!免费阅读

重回八零:你好,老公大人!免费阅读第1章 乖乖女的下场

  “水,水……”

  做完肾脏摘除手术没多久的朱子冬,进气多,出气少的仰躺在床上,使出全身仅有的力气,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向坐在她床头的陈明燕讨水喝。

  陈明燕是朱子冬的妈妈。

  今年七十了,可身子骨却硬朗得很,这会儿子正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对坐在她对面的丈夫朱国安商量着朱子冬的后事,并满脸不满地愤愤说道:“这四丫头也太没用了,不过是割了一个肾而已,别人都好好的,她却半死不活了。我估摸着,她是熬不过今晚了。”

  朱国安的年纪也不小了,比陈明燕大三岁。

  可因为从出生到现在没干过任何的活,吃过任何的苦,身子保养得就跟六十多岁一样。

  听到陈明燕的抱怨,朱国安悠哉悠哉地吸了口烟,很是无所谓地说道:“死就死了呗,我们家丫头多得是,死了一个也没什么。何况死了才好呢,我刚打听了,隔壁县有儿子出车祸死了,赔了不少的钱。因为死前是个光棍,他们家正张罗着要给他们儿子配阴婚呢,说是肯出三万买具女尸。”

  “真的假的?三万!”陈明燕激动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面对陈明燕的质疑,朱国安不满地说道:“废话!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不靠谱过?”

  听到这话,陈明燕不屑地撇撇了嘴,但还是忍住没有争论,郑重其事地跟朱国安商量起,如何把朱子冬物尽其用,榨得她连渣渣都不剩。

  她道:“如果真的有三万,那四丫头死得也值了。不过,就这么只卖三万,我想想还是有些亏。要知道四丫头的一个肾都值一万呢!割了她一个,还剩下一个,这就是一万了。还有她的心、肺、肝,所有的器官都可以卖钱,甚至连头发都有人收购呢。你算算,这都多少钱了?少说也有十多万了吧!积攒起来都可以给我们家宝贝孙子在县城里买套商品房了!”

  听陈明燕这么的一算,朱国安的眼睛瞬间闪闪发亮起来,道:“你说得对!在把四丫头冲阴婚之前,我们得把她身上的器官都给卖了,要不然不就浪费了吗?我这就去联系医院!”

  说着话就直往外面走。

  陈明燕追出去,叮嘱说道:“货比三家,上次的医院,我觉得给我们的钱还是少了,反正四丫头现在还活着,我们可以慢慢找,找个肯出高价的医院也不迟。”

  朱国安、陈明燕出去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心如死灰的朱子冬。

  她没有想到,她爸妈这么狠,她还没有死呢,就已经在想着把她的肉体给利益最大化了。

  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就这么赤裸裸地商量着。

  朱子冬很伤心,也很绝望,泪水就跟开了阀门一样,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流淌出来。

  妈妈明明说了,只要她当个乖乖女,妈妈就会把她当宝贝一样宠着。

  可结果呢?

  年轻时候,辛苦做工得来的钱,妈妈一分不留地全拿走了。

  到了结婚年龄,为了能拿到丰厚的彩礼钱,把她嫁给了个身有残疾,脾气暴躁的老男人。

  现在,她年近中年,为了能够给侄子买辆车,把她的肾给卖了。

  她付出这么多,妈妈对她却一点都不好。

  这些年来,她真的是白活了!

  活在了妈妈给她的空话里,苦了自己一辈子。

  想想大姐、二姐、三姐,她们虽然没有自己听妈妈的话,妈妈对她们也颇有怨言,时不时地在自己面前咒骂她们,可她们的日子却没有自己这么的惨,活得有滋有味的。

  所以,这些年她真的错了!

  错得离谱!

  也莫怪活得这么的凄苦!

  正悔恨着,屋外突然传来了杂乱的争吵。

  “你们老朱家也太可恶了!朱子冬可是我用三千块钱从你们家买断的!既然花钱买了,那就是我老罗家的人了!死也是我们老罗家的鬼!你们倒好!偷偷地把朱子冬骗回家,带她去医院,把肾给卖了。卖了也就卖了,竟然还把钱给吞了,你们也太不地道了!简直掉钱眼里了!今个儿要是不把钱还给我,我跟你们没完!”

  这是朱子冬的丈夫罗良才的声音。

  对于这个丈夫,朱子冬也是满满地厌恶。

  时不时地打她不说,为了能够有钱抽烟喝酒,就把各种男人带回家,让她用身体换钱。

  一回想到跟罗良才将近二十年的婚姻生活,朱子冬只觉得恶心。

  她都不知道这些年都是怎么忍过来的。

  为什么就这么逆来顺受,随便这些人插手她的人生。

  可惜现在,她就算想明白也晚了。

  “朱子冬!你给我起来!别给老子装睡挺尸!咱们现在就去医院,把你的另外个肾也给卖了!卖了我好重新娶个年轻又漂亮的媳妇回来!反正你们家不地道,那就也别怪我对你无情!不管怎么着,也要把当年给你们家的彩礼钱给拿回来!利滚利的,之前的三千块,现在少说也要十万了!起来!快起来!”罗良才用力地拉扯着朱子冬,把她从床上拉到床下。

  朱子冬割肾的伤口在这几日严重恶化着。

  不仅如此,还扩散到周边的地方,整个人散发着股非常难闻的臭味。

  这会儿子被罗良才这么的一拉扯,伤口顿时就跟有刀子在割那般,痛得她冷汗直流,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

  还没等她缓过劲来,陈明燕冲了进来。

  见罗良才正用力拖拽着朱子冬,连忙上前拽住朱子冬的另外一条胳膊,不让罗良才带走。

  罗良才顿时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东西!老不死!快给老子放手!要是不放的话,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

  陈明燕不示弱地反击道:“你这个死瘸子!四丫头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受娘一日恩,她就要生生世世为我付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残废的瘸子!在床上也是个不顶用的死瘸子,也敢跟我争?啊呸!你尽快哪里凉快哪里待去吧!”

  “你!你!你这个脏婆子,骂谁是瘸子!老子好用的很!”

  “好用?怎么用?让你的拐棍用吗?那还不如让我家四丫头直接跟拐棍结婚!”

  罗良才被陈明燕给挤兑得,差点气晕过去,也不抢朱子冬了,直接扑过去跟陈明燕干仗。

  没有人争抢的朱子冬顿时就自由了。

  不过,她想更自由,不想再留在这个世界,看这些人恶心的嘴脸。

  朱子冬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用力往墙壁上撞去。

  顿时,鲜血四溅,头盖骨都被撞碎了。

  可就算如此,朱子冬却嘴角微翘,高兴地笑了起来。

  这辈子,她一直被人左右着。

  终于,在她的人生最后一刻,她不再被左右,头次有了自己的主意,勇敢地了断了自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