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不负此生全文免费阅读_不负此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不负此生

状态:已更新40.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7-02 09:05:15

简介:  相遇只是安排,相恋只是计谋,当一切都与权力欲.望搭上了关系,诗薇还能怎么办?跟随温文尔雅的恩人远走他乡,几年之后却又再次与那负心之人相遇,转身离开还是摒弃前嫌......  新书《从良难嫁》出炉,大家能不能看看偶的新书!…

不负此生免费阅读

不负此生免费阅读第一章 初遇是君

  懿亲王府劲松院内,慕容文嘉悠然的侧躺靠在黑漆万字不到头三围罗汉床的锦缎迎枕上。身着宝蓝色家常锦缎袍子,敞着领子,露出一大片胸膛。

  器宇轩昂的脸带着冷峻,鼻如悬胆,浓眉下一双寒潭般的双睑,绝美的唇形,俊逸如谪仙。

  脚上亦是同色锦缎厚底靴,乌黑的头发上挽着一色的镶玉发带,这么长的头发顺搭着从脖颈散在胸膛。

  这边来通禀的侍扇看见主子这身装束小声嘀咕着:“爷这通身的的气派真不是盖的,单不看脸就让外边的姑娘喷鼻血。”

  慕容文嘉睨了眼侍扇道“编排主子,自去领板子。”侍扇喏喏道:”好爷哟,大人们都在偏厅的书房候着您呢,奴才伺候好您了自己去领板子.”

  慕容文嘉这才让侍扇伺候着更了衣,往偏厅的书房去了。

  屋里候着的人们看着慕容文嘉进来了,都齐齐的甩袖行礼:“参见王爷。”

  慕容文嘉往首座上坐下免了众人的礼,端起和田白玉茶盏噙了口进贡的雪顶含翠,方问朝中近日的动向,坐在左下首的李尚书说:“皇上今日提起边关战事,因援军未到,戍边战士节节败退,现下欲派兵支援,由秦大将军挂监军坐镇,由大殿下或者是殿下您挂帅,目的就是为了历练殿下胆识谋略,此番是殿下建立功名的大好时机啊。”

  慕容文嘉手抚着下巴若有所思:朝中分为三党,一党拥护自己,一党拥护大王,其余的则是中立,大王与自己是中宫所出,自古立嫡立长,拥护大王呼声高。

  也有大臣支持立贤,曰贤明者为君,自己虽不为长却也占嫡,大王因着天时地利人和,不把这些兄弟放在眼里。

  自己也多次受辱,更可恨的是抢走了自己心仪的女子。不经意又忆起大王当着宫人太监的面指着自己的额头骂王八羔子,当着众兄弟的面扇自己耳光,当着自己的面霸占了自己一点不敢亵渎的女子。

  只要是自己看重的他都抢,慕容文嘉想着想着忽觉头痛,遂叹了声:“都散了吧。”下边正在侃侃而谈的大臣听见,面面相觑,也不得不恭敬的行礼:“臣等告退。”

  他无力的揉揉太阳穴,吩咐道:“侍扇,备马。”

  守在门外的侍扇得令立马吩咐下去,自去取来王爷的白玉腰带,另捧了几把折扇伺候穿戴,侍扇低首将折扇高拖举着。

  慕容文嘉漫不经心的瞄着,忽看见一把扇柄有墨迹的竹骨折扇,这是江儿做的。

  湘妃竹骨,女儿家闺阁字体,滕了首念奴娇中的一句卷起千堆雪,写的时候还不慎滴了墨在扇柄,待送与他时,他嫌太女气,不肯佩,为此江儿还气恼了许久。

  现下,人已离去,留下这柄折扇,是给他的念想吧,带着刻骨思念的手握着折扇,握得了扇,握得住她的手吗?“把它放在书房吧”侍扇听着主子寂寥的声音,恭恭敬敬的退出将折扇亲自送往王爷卧房的书桌上。

  晨光熹微,雕楼画栋的丞相府更是气派,玎玲阁的绣床上一张熟睡的脸带着婴儿般的笑颜。

  一旁的丫鬟二丫小心翼翼的准备着小姐洗漱穿戴用具,一切准备停当,看小姐还没有醒,便轻轻坐在小姐的脚踏边。

  小姐的闺房里布置真是精细,上好梨木雕的贵妃卧榻,紫檀木带雕花的绣床,质地通透的白玉花瓶,还有好些不知道的摆饰,还有壁柜里的各种上好缎纱。

  二丫摸摸还生疼的胳膊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小姐一直这样睡下去那该多好啊,想着竟然笑出声来。

  突然一声喝:“捡着女婿了,傻笑个什么,吵着本小姐了.”诗薇杏目圆睁,说着拿起枕边的鸡毛掸子就是一通胡打。

  二丫忍痛求饶说知道错了,求小姐开恩。

  诗薇许是用力太大,震得虎口生疼,便将鸡毛掸子一撩,让二丫给净脸梳头。

  乌黑柔亮的秀发绾起一个凌虚髻,斜插一支白玉响铃簪,又选了一对串珠水晶耳坠,鬓边是点翠镶珠蝴蝶,皓腕是一对羊脂玉镯,百蝶穿花绯色抹胸外是月白底子樱花纹样宝蓝滚边缎面对襟半臂,下着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腰间束了兰色如意丝绦,一双并蒂莲花绣鞋被襦裙遮住。

  再看玉面淡拂,眉似新月,名眸善睐,樱桃檀口,衬着凝脂般的肌肤更是我见犹怜,起身拿着手帕出门。

  这厢丞相和丞相夫人正坐在首座上和底下的哥嫂们说话,看见带着丫鬟的人不快活的模样。

  丞相夫人早迎上去一把抱在怀里问:“诗薇啊你这又是哪里不痛快啊,怎的大清早这般摸样”.

  “还不是二丫这死丫头,扰人清梦,女儿带床气呢。”

  边上的二丫缩缩脖子跪下,边磕头边讨饶“夫人奴婢知错,求您饶了奴婢吧,下次不敢了。”

  这边丞相夫人一听,便不高兴的对身边的嬷嬷说“回头好好教你闺女,否则再有下次要发落了”钱嬷嬷低头称是。

  丞相这会子开口了“好了,下次伺候小姐警醒点,大清早的教训奴才不好看相,诗薇也起来了,准备早膳吧”。

  丞相夫人这才回到首座坐下。诗薇看爹娘坐好,便跪下磕头:“给父亲母亲请安”。

  丞相满意的捋捋胡须笑道:“夫人啦,诗薇虽然有些任性,却还知道给咱们请安,这闺女没白疼啊”。

  丞相夫人也笑着点头,说:“咱们儿子多,女儿却就这一个,宠就宠了,她一点不痛快,比我割肉还疼啊”。

  这厢下边首坐的大哥开口了:“爹娘宠坏小妹妹了,没得以后不好找女婿”。

  “咱们傅家的闺女还愁嫁,真是这样,小妹就在府里养着,绝不叫小妹受丁点委屈”诗琪说。

  “谢二哥,大哥你就不待见我。”诗薇控诉诗宏。诗宏开口道冤,大哥也是为你着想啊。

  正闹笑着,门外丫鬟行礼说:“主子,早膳准备好了”。

  于是大家相携着往膳阁去。饭毕,丞相及其兄长上朝房办差去了,诗薇因着想出府买胭脂,丞相夫人便让丫鬟张罗幕篱,带着几个丫头并小斯出街去了。

  京都甚是繁华,各种买卖营生在小贩的吆喝声中生机勃勃,远远飘来“卖糖葫芦哦”。

  诗薇带着丫头小厮兴冲冲的看着各色东西,发簪啊,香囊啊,风车啊,吹糖人啊,前边就是京都最好的胭脂铺了,美名曰:琼花楼。

  忽的前边一声尖叫:“哟,哪个不长行市的东西,这可是琼花楼上好的胭脂啊,就这样让你这猪拱了,可得赔啊。”

  一个插红着绿老(鸨)子叫嚷着,手指着的男子涨红了脸,双手一拱着赔不是:“在下无心之失,望各位夫人小姐见谅。”

  “成啊,赔了银子钱也就见谅了啊,多大点子事。”老(鸨)轻蔑的开口道,看他这身穷酸相。

  那男子愈发红了脸:“在下实在没有银子,还望各位夫人小姐海涵”。

  这边有一女子开口道:“妈妈,既然他没有银子,那就把他抓回去当小倌吧,这摸样可俊哟,可人疼的。”说着那几人身后出来几个彪形大汉就上手推搡开来。

  诗薇虽是千金小姐,遇着事也爱看热闹,,遂往前凑了凑。

  本抱着看好戏的心,不想看见那男子一身青衫长袍,发髻别着普通的青玉发簪,虽是一副落魄像,玉树临风,目若悬珠,唇红齿白。

  他微窘往那一站,诗薇觉得眼里只有那一个人,儒雅俊秀,好俊俏的郎君啊。

  隔着幕帘诗薇抬手招来二丫,拿过钱袋往那妇人面前一扔:“值什么,赔与你便是了。”

  二丫小心扯扯小姐衣服说:“小姐这些人像是那脂粉巷里的人,还是速速离去,莫要人说嘴。”

  诗薇白了眼并不理会,冲那老(鸨)子喝道:“你清点清点,够了速速走人,莫要夹缠。”

  老(鸨)子子翻着白眼俯身拾起钱袋,刚瞧一眼便合上说:“罢了,怪我出门没看黄历,就不与你计较了,回头再让琼花楼给姑娘们送货吧。”一甩手中帕子欢天喜地吆喝姑娘们且跟我回吧,冲那男子一啐道:“晦气。”男子更是无所适从。

  ,二丫小声嘀咕:“钱袋里的钱可够买那好几倍的胭脂了呢,小姐…..”诗薇一娇喝道:“多嘴的奴才。”

  男子深深一拱:“在下谢过小姐,敢问小姐府邸何处,日后好答谢小姐相助之恩。”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你我萍水相逢实在不必挂怀。”

  “恕在下唐突,今日之恩,他日必报,在下并非孟浪之人,还望小姐相告。”

  “虽不合规矩,但告知公子也无妨,吾家居丞相府。”

  男子再一作拱:“在下阮灏君。”

  诗薇也知大街上与男子攀谈实属不妥,揭开幕篱的纱围,复看男子一眼道:“就此别过。”

  携丫鬟小厮前去,阮灏君呆呆而立,满眼的是那惊鸿一瞥,如此佳人,许久才想起自己当街而立,又想到适才,觉得自己唐突佳人,脸上热度更甚,整整衣袍匆匆离去。

  不远处的天宏楼二楼靠窗的雅间里,一人负手而立,身后的侍扇说:“爷,刚才那位是丞相千金。”

  慕容文嘉清冷着脸道:“听闻丞相千金骄纵,今日到有所不同,只是着实大胆,与那些

  做皮肉生意的女人讨价,大街与男子攀谈,丞相府的家教竟是这般,这样的女子还真是少见啊。”

  侍扇听出爷话中的轻蔑,怕主子上火,恭敬递上菊花茶口中念念有词主子消消火。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