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学
这里有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全文免费阅读_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

状态:已更新109.6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06-10 14:27:24

简介:推荐层层新文,戳上面↑《无耻小妻,染指腹黑总裁》结婚六年,她才了解到自己不过是他登上顶峰所踩的那块垫脚石。他断了她的腿,弄死了她的孩子,撞死她哥哥,气死她爸爸,抹黑她妈妈,到最后,冤枉她是野种夺了她的家产和她‘妹妹’双宿双飞。她逃,如丧家之犬生不如死,却还是逃不过他一手遮天的权利,惨死无人收尸。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她发誓要将所有害过她的人,她所受过的苦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讨回来…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免费阅读

一宠成瘾,首席的妻子免费阅读第1章 死不瞑目

  “好渴……”低声的轻吟声在破旧的房屋里响起,窗外斜斜的阳光照射进来,衬得伏在地上的人脸色苍白一片。

  白以初艰难的皱了皱眉,按了按扁平一片的肚子,撑着手肘慢慢的爬了起来。

  对,就是爬,那身破旧脏污的衣服底下,一只裤管空荡荡的,随着门外吹进来的灼热的风一前一后的摇摆着。白以初自嘲的笑了一声,扶着墙面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拖着左腿往前爬去,直至爬到门口的一个水龙头下,才仰着瘦弱的脖子,饥渴的喝着有些浑浊的水。

  又有两天没有吃饭了,不知道这样喝水还能撑多久。

  白以初喝完水,便全身无力的靠在破布破报纸堆起来的垃圾堆上面,闭着眼休息,等到那一阵阵的晕眩和无力过去以后,才重新撑着地面爬回了刚刚躺着的地方。

  门外蝉声阵阵,正午的阳光灼热异常,这样破旧的地方,一个人影都没有。

  白以初眯了眯眼,拿出旁边的一个破盒子,慢慢的打开,随即抽出三张报纸,用力的cJ平,平平整整的摆放在地上。报纸保存的很好,干干净净的和白以初所处的地方完全两样。

  “两年了……”

  白以初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是啊,两年了,她过着这样食不果腹睡不安寝颠沛流离宛如丧家之犬的日子两年了。而她有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全是那个男人造成的,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她又低头看向地面上的报纸,三张都是篇幅巨大的霸占了整个页面的新闻。

  “白斯集团继承人白以枫回A市参加妹妹的婚礼遭遇车祸,当场死亡。”这是她哥哥死亡的消息,只是为了参加她和那个男人的婚礼。两年前,她才得知那并不是一场交通意外,是有人蓄意为之。

  “白斯集团董事长白井方心脏病发,于半夜三点在医院不治身亡。”这是她父亲去世的消息,而她爸爸,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白斯集团大小姐白以初身份不明,经鉴定和白家二小姐并没有血缘关系。疑白井方第一任夫人红杏出墙和别人苟合所生。根据白井方律师所言,白以初没有继承白家财产的权利,白井方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归白家二小姐所有。”

  滕柏涵你这个畜生,连她去世多年的母亲都不放过,真正红杏出墙的是严丽如那个贱人,她的女儿白以儿才是孽种。他们联合起来害死她哥哥,害死她爸爸,剥夺了他们白家的所有财产,如今还将她害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畜生,畜生……

  白以初双眸赤红,每每想起这些,她就会全身发抖,恨不得将那几个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她的手深深的抓着空荡荡的裤管,视线微移,死死的盯着那只已经没有了的右腿。

  当初白以儿将她推向马路中间,她怀了五个月的孩子硬生生的死在了马路上,还赔上了她一条腿。

  呵呵,当初滕柏涵是怎么说的?他问医生,“这腿还能治吗?”

  她失去孩子痛不欲生心灰意冷,却还是在听到医生的答案时有了一丝的波动。“花费些时间,还是能痊愈的,只是走路有些吃力。”

  “那就截掉吧。”滕柏涵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对医生下了这样的命令。

  到底有多残忍,他才能这样冷漠的截掉和他同床共枕了六年的妻子的腿?到底有多残忍,才能让他不管不顾她肚子里流掉的孩子,甚至让医生给她做了绝育手术。

  她死死的盯着他拥着白以儿离去的背影,恨不得在他的背上剜出一个洞来。

  她就是这样将一颗心一整个人还有白家所有的一切,交到了这个畜生的手上,最后弄得自己一无所有。她该下地狱去的,她要去给父兄赔罪,是她太愚蠢太痴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可是那个男人,由始至终,不过是为了他们白家的产业而已,如此而已。

  她是一颗棋子,他只能踩着她,才能一步一步的往上攀爬,一步一步的登上只手遮天的顶峰。然后,弄死她的孩子,截掉她的腿,扭断她的手指,甚至,想要她的性命。

  白以初将报纸重新叠好,默默的一张一张的放进盒子里。随即又慢慢的站起来,靠在门边闭着眼。

  不,她还有机会,只要活着,她还有机会让他们尝尝那些她所受的苦。

  即使喝着浑浊的水,吃着垃圾堆里的食物,忍受着蚊虫跳蚤的啃食,每到下雨天就痛得死去活来的左腿,甚至一出门就被人扔石子扔鸡蛋的悲惨。这一切,她都能承受,她都可以忍着。

  白以初冷冷的笑着,抬头盯着远处的那栋大厦,随即死死的朝着自己的胳膊上拧了一圈,直至淤青显现出来才停止。她就这样每天看着,每天提醒自己那栋原本属于他们一家的大厦,如今被几个畜生给霸占了,只有这样,她才能忍受着这每日每夜的折磨。

  活下去。

  白以初抓过一边的拐杖,朝着门外走了出去,看到远处的垃圾桶,眸子闪过一丝疼痛。随即,她将垃圾桶翻了下来,赤着手翻找着一个接一个肮脏的袋子。

  她已经饿了两天了,再不吃东西,她撑不下去。可是这地方人烟稀少,垃圾桶里面的东西也少的可怜。找了好半晌,才找到一个已经馊了的剩菜,那上面叮满了苍蝇,看起来黑乎乎的一团。

  白以初将苍蝇挥开,脏污的手直接抓了进去,一口一口的塞进了嘴里。她已经感觉不到恶心了,两年来这样痛苦的生活,已经让她习惯了,现在估计任何东西,她都能一口咽下去。

  “我们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啊,臭死了。”身后忽然传来娇柔的声音,很熟悉很熟悉,熟悉到白以初瞬间绷紧了神经,只能拼命的拽紧双手,才能不转身扑上去撕了声音的主人。

  白以儿

  没想到两年后,她竟然会在这里听到她的声音。那么她说话的对象是……

  “行了,别吵。”

  果然是滕柏涵。

  “可是这里真的好臭,你看看那边那个乞丐,还将垃圾桶都翻出来,咦,好恶心。”

  白以初甚至猛然一僵,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行,不能让他们发现,不然她必死无疑。她好不容易从他们的魔爪下逃出来了,甚至躲在这里一步都没有离开,现在被发现她就功亏一篑了。

  她会被重新抓回去,滕柏涵会重新找来那些男人来侮辱她,生生的折磨死她,她不能让他们发现。

  身后的声音停止了,白以初能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盯在她的身上,锐利的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给灼伤。

  许久,才听到滕柏涵冰冷的声音响起,“走吧,我们回去。”

  白以儿松了一口气,脚步快了几分,“走了走了,真恶心。”

  恶心?白以初冷笑,慢慢的收紧拳头,一直一直等到那两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她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睁着赤红的双眼,抓着脏污的袖子抹了一把嘴角。

  看来这里是呆不下去了,滕柏涵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又无缘无故的离开,多半是已经看出她是谁了。她不是个傻子,以滕柏涵这样的身份,若不是得到消息知道她可能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踏足这样的地方的。

  白以初咬着牙,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回破落垃圾房里面,将里面的盒子给拿了出来,宝贝一样的抓在自己的怀里,便又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离开。

  谁知刚走到大路上没几步,后面忽然传来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白以初豁然回过头去,瞪着眼看着那辆工程车疯了一样的朝她驶来。她心里猛然一咯噔,忙往旁边急着走了几步。下一秒,那工程车也转了个方向,速度更快的朝着她飞驰而来。

  白以初能清楚的看清那中年司机狰狞的表情,她明白了,是滕柏涵想要她的命。

  车子越来越快,这是条大路根本就没有巷子可以钻。滕柏涵是算准了路线非要她的命了,白以初拖着一条断腿,吃力的往前跑着,那只残存的脚不小心崴到扭曲了,她还在忍着痛往前拼命的走。

  她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砰……”尖锐的刹车声戛然而止,白以初被极快的车速撞出二十多米后轰然落地,撞翻了那里的一个垃圾桶,惊走了无数的苍蝇和老鼠,血留了一地。

  她就这样睁着眼睛,死死的瞪着,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心中有股怨气久久不散。

  若有来生,她一定要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受尽折磨而死。

继续阅读